信陵君窃符救赵

公元前258年,秦国加快了吞并六国的脚步,战争变得越来越频繁。借着长平之战的胜利,秦国进而围攻赵国首都邯郸,希望能一举拿下赵国,再吞并其他五国。赵国形势格外危急,其他各国畏惧秦国的兵力,都不敢出兵支援。当时的魏国和赵国接壤,两国之间又有婚姻关系,所以赵国派人到魏国请求支援。
 
对于魏国来说,赵国一旦被攻破,那么魏国也难以自保。但当时的秦国国相范雎曾经被魏国国相魏齐投入监狱,几乎屈打致死,所以他对魏国格外憎恨,派秦军攻击魏国,魏国已经自顾不暇。
 
魏国有位公子无忌,是魏安釐王同父异母的弟弟。魏安釐王上台后封他为信陵君。信陵君为人和蔼、礼贤下士,只要是有才能的人,他都以礼相交,从不因为自己身份显赫而怠慢他人。久而久之,方圆几千里的士人都知道了信陵君的名字,争相前来投靠,他的门客高达三千人之多。由于有信陵君在魏国,他又有这么多有才能的门客,所以长达十几年都没有一个诸侯国敢来侵犯魏国。
 
魏国有个七十多岁的隐士叫侯嬴,被人尊称为侯生,在大梁夷门做守门人,生活困难。信陵君听说了他,带着礼物前去结交。侯嬴不接受,说:“我几十年来都重视节操,不会因为生活清苦而接受您的财物。”信陵君于是专门为他摆了酒席,请了很多宾客。宾客全部到齐后,信陵君才亲自驾着马车,把左边的上位空出来去迎接侯生。
 
侯生毫不谦逊,撩起衣服直接上车,坐到左边的座位上。他一边这么做,一边观察信陵君。只见信陵君表情谦和恭敬。侯生又说:“我有个开肉铺的朋友,就在街市上,委屈您路过那里的时候,让我顺便拜访他。”信陵君就亲自驾着马车来到了闹市上。侯生下车去看他的朋友朱亥,故意站在那里东扯西扯,暗暗地观察信陵君。信陵君的表情更加平和恭谦。这时信陵君的厅堂里坐满了王侯将相,只等他回来开宴。闹市里的人看到信陵君,纷纷前来围观。信陵君的随从都在小声抗议,说侯生不识抬举。侯生偷眼看信陵君,只见他面不改色,仍然恭敬谦和,这才和朋友告辞上了车。
 

信陵君访侯嬴 清 吴历 信陵君,即魏无忌,战国时魏国人,安釐王异母弟。封于信陵,故称信陵君。门下有食客三千,为战国四公子之一。

宴会上,信陵君把侯生带到上座,一个一个地向他介绍在场宾客,这让宾客们很是不解。宴会到高潮,信陵君走到侯生面前向他敬酒。侯生这才说:“今天的事,就是侯嬴给公子的回报。我不过是个看门的人,公子却降尊纡贵,亲驾马车来接我。众目睽睽之下,我也不该去拜访朋友,公子却答应了我,还站在那里等我。我故意这么做,观察公子的态度,公子的表情却越来越谦和。这让大街上的人都觉得,我是个小人,而您是个君子,这都是为了成就公子的名声啊。”
 
信陵君深为折服,宴会结束以后,侯生就成了他的上等宾客。侯生又说:“我今天拜访的朋友是屠户朱亥,他很有才干,但不能被世人理解,所以才隐身在闹市中做了屠夫。”信陵君于是前去拜访朱亥,去了好几次,朱亥却来而不往,不回访信陵君。信陵君不知何故,纳闷极了。
 
这时候,赵国兵败,邯郸告急。赵王的弟弟平原君娶了信陵君的姐姐,平原君屡次写信向魏王和信陵君求助。魏王让将军晋鄙带十万士兵赶去支援,秦国派人威胁说:“秦国拿下赵国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现在谁敢出兵支援,一旦打下了赵国,第一个就去攻打它。”魏王害怕,忙让人前去阻拦晋鄙,以支援赵国为借口停在邺城,前后观望。
 
魏王不出兵,平原君派人接二连三来找信陵君,责怪说:“我之所以愿意和公子家联姻,就是因为觉得公子高风亮节,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不会作壁上观。现在邯郸马上就要失守了,魏国却不派兵,公子的高风亮节哪里去了?更何况公子就算不管我,难道连自己的姐姐也不管不顾了吗?”信陵君听了日夜思虑,带着门客想方设法请求魏王出兵。但魏王畏惧强秦,始终不听
 
。信陵君见魏王态度坚决,知道此路不通,于是决定自己带门客前往支援,与赵国同生共死。他们一行路过夷门,看到侯生,就把情况告诉了他。告别的时候,侯生说:“公子尽力吧,臣不能同行。”信陵君走了几里,越想越不快,问道:“我对侯生还不够好吗?天下人都知道我是怎么待他的,可现在我就要去和秦军决一死战了,他连句送别的话都没有。难道是我做得还不够吗?”于是调转车马,回去找侯生问个明白。
 
侯生已经等在那里了,见到信陵君,笑着说:“我早知道公子会回来。”信陵君诧异。侯生又说:“公子爱才举世皆知,现在遇到困难却想不出方法,只能和秦军硬拼,这和把肉扔到老虎嘴里有什么不同呢?如果只能想出这样的办法,这么多门客又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公子对我这么好,您要走了我却不送别,我知道您一定会觉得惋惜,回来找我。”
 
信陵君恍然大悟,忙向侯生施礼,请他出谋划策。侯生等所有人都退出去才说:“听说魏国的兵符就放在魏王卧室里,最得宠的嫔妃如姬每天都要去那里。又听说如姬的父亲被杀,如姬想为父报仇,三年都没实现,是公子派人为她报了父仇。如姬想报恩,万死不辞,只是找不到机会。公子只要开口,如姬肯定答应。拿到兵符,就可以执掌军权,援赵退秦,这对其他的五个国家,也是大功一件啊。”
 
信陵君按他的话去做,果然拿到了兵符。临上路的时候,侯生又说:“请让我的朋友朱亥和公子同去。公子独自带兵符前往,晋鄙不一定相信,或许会向魏王求证。他如果听您的当然好;如果不听,朱亥可以杀了他。”信陵君一听落下泪来。侯生不解,问:“公子为什么要哭,难道是怕死吗?”信陵君回答:“晋鄙是个老将军,如果不听我的就要被杀掉,我是想到这里才会哭的。”
 
信陵君前去邀请朱亥的时候,朱亥说:“我不过是个屠夫,公子却几次前来看望,我没回访,是因为觉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现在公子有难,正是我报答的好机会啊。”说完,欣然同往。信陵君又去同侯生告别,侯生说:“我本该和公子同去,但是年迈体衰上不了路。我会计算公子的行程,在您赶到晋鄙军营的那一天面北自杀,以此送行。”
 
信陵君赶赴邺城,见到晋鄙,以符为凭要求代领兵马。晋鄙不信,说:“率领十万兵马可是重大的责任,大王怎么会让你单枪匹马地来取代我?”朱亥见状,拿出藏在袖子里的铁锤把他当场锤杀。这一天,侯生果然面北而死。
 
信陵君于是得以带兵援赵,解邯郸之急。秦军退兵后,赵王和平原君亲自前来迎接。信陵君窃符救赵,赵王很感激,对他长鞠两躬说:“自古以来,没有谁能比得上公子您的贤德啊。”就连平原君也说,自己比不上信陵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