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膑庞涓斗智

孙膑是战国中期齐国人,兵圣孙武的后人,他少时孤苦,四岁丧母,九岁丧父,他年长后拜鬼谷子为师,学习兵法。和孙膑一起学习兵法的还有一个师弟,名叫庞涓。庞涓很聪明,学业也很好,可是他的天分没有孙膑高,因此总是比孙膑略逊一筹。孙膑不但悟性很高,而且坦荡仁义。鬼谷子见他在军事方面有极高的天分,品德又好,就单独把孙武的《兵法十三篇》传授给了他,孙膑只用三天就把十三篇熟记于心,把书还给了师傅。拜师学艺期间,孙膑、庞涓二人感情很好。可庞涓心胸狭窄,为人奸诈,但他善于伪装,表面上对孙膑很好,其实非常嫉妒孙膑。孙膑心地善良,对庞涓以诚相待,一直把他当成好兄弟。
 
孙膑、庞涓跟随鬼谷子学艺几年后,兵法、韬略大有长进。这时,魏惠王效仿秦孝公,用重金招贤纳士。庞涓本来就是魏国人,贪图名利,不愿在深山里继续受苦,因此虽然学业未完,仍决定下山。孙膑送他下山,临别时,庞涓向孙膑保证,日后自己受到重用,一定会向魏王举荐他。孙膑很感动,两人就此告别。
 
庞涓到了魏国,想尽办法终于见到魏惠王。他倾尽所学,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一番治国安邦、统兵打仗的策略,并称自己可以使魏国兼并其他六国。魏惠王听言很是高兴,任命他为元帅,执掌魏国兵权。庞涓虽及不上孙膑,但也的确是有本事的。他指挥魏军与周围的各小国开战,连连战胜,使宋、鲁、卫、郑等国臣服于魏。很快庞涓被封为上将军,成为魏国举国闻名的人物,魏惠王对他更是信任有加。
 
庞涓享受着春风得意的日子,同时心里一直有个隐忧,那就是孙膑。他深知说到用兵,自己的才能远不及孙膑,孙膑一旦出山,就会对自己的地位构成严重的威胁,可是他也曾向孙膑许诺要把他举荐给魏惠王。正在庞涓寝食不安,不知该怎么办时,魏惠王已从墨子那里了解到了孙膑的才能,让庞涓写信请孙膑出山。原来,墨子和鬼谷子是好朋友,他去探望鬼谷子时,发现孙膑才华出众,就向魏惠王推荐了他。事已至此,庞涓只好照办。
 
孙膑接到庞涓的信,很是感激,便辞别师傅,下山来到魏国。庞涓表面上笑脸相迎,心里却非常不高兴。很快魏惠王见到孙膑,对他十分敬重,想任命他为副军师,和庞涓一起执掌兵权。这使庞涓心里暗暗嫉妒,他最不想和孙膑一起,于是就说让孙膑担任副职,在自己之下,是委屈了他的才能,建议魏王让他先当客卿。客卿是一种空享较高礼遇,并无实际权力的职位。魏王也不想怠慢了孙膑,就采纳了庞涓的建议,还很赞赏庞涓的为人。
 
庞涓担心孙膑的军事才能一旦展露,就会超过自己,便暗地里密谋除掉他。后来,在与孙膑闲谈中,庞涓得知孙膑和齐国的亲戚失去联系很久,便心生一计。于是他找人假扮齐国人来见孙膑,说是他的堂兄给他送来一封信,信中请孙膑回齐国,为齐国效力。孙膑自知身在魏国,便回信婉言谢绝了。庞涓更改了信的内容,制造孙膑暗通齐国的假象,然后把信拿给魏王。魏王勃然大怒,宣布孙膑私通齐国,将他抓捕,并施以膑足、黥脸之刑,即挖去膝盖骨,在脸上刻字。
 
庞涓把孙膑接回住所,暗地里派人监视,并请他把《孙子兵法》默写下来。孙膑感其不弃之恩,夜以继日地抄写。后来,照顾孙膑的仆人听说庞涓打算等孙膑写完兵书就饿死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孙膑。孙膑这才恍然大悟,回想过去种种,意识到正是这个自己当成兄弟的人的加害,自己才落得这个下场,他心里又痛又恨,心想要想报仇就一定要先摆脱庞涓的控制,于是心生一计。
 
第二天,孙膑又开始默写兵书,写着写着,突然两眼翻白、四肢乱颤,不一会儿就昏倒在地。醒过来后,他就又叫又闹,时哭时笑,还无端地发怒,抓起写好的兵书扔进了火盆里,自己也扑了过去。人们大惊失色,赶紧把他救起,并向庞涓禀报说孙膑疯了。
 
庞涓闻听奏报,便赶去孙膑的住处,亲眼看到他疯疯癫癫的,还是不肯相信他疯了。于是,庞涓下令把孙膑放到猪圈里,孙膑披头散发,在猪圈的泥水里摸爬滚打,弄得全身都是猪粪,却还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有人给他送来饭食,他一把将饭食打翻,反而抓起猪粪放到了嘴里。这时,庞涓才有些相信孙膑是疯了。但他生性多疑,仍派人监视孙膑的举动,得知孙膑满身污秽地到处乱爬,不管是马棚还是猪圈,困了就睡在那里。终于,庞涓相信孙膑是真的疯了,便渐渐放松了对他的监视。
 
孙膑一边装疯,一边寻找脱身的机会。当初是墨子向魏王举荐孙膑的,孙膑落得如此境遇,墨子知道他很冤枉,也知道孙膑是装疯避祸。他把孙膑的处境告诉了齐国的大将田忌,并盛赞孙膑的才能和智谋。于是,田忌派使者到魏国去营救孙膑。
 
一天晚上,使者偷偷拜访孙膑,趁着天黑用假孙膑把真孙膑换了出来,藏在自己的车子里,然后快马加鞭,赶紧离开了魏国。等到庞涓发现孙膑逃走时,孙膑已经回到了齐国。孙膑回到自己的母国,见到大将田忌。田忌非常爱惜孙膑之才,就将他留在自己的府中,以上宾之礼待他。
 
齐国君臣常以赛马赌输赢作为娱乐,比赛时将马分为上、中、下三等,分三场对等竞赛,赢得场数多的为胜。田忌的马没有齐王的马好,因此常常三场全输,他非常丧气。一次孙膑观看了比赛,然后给田忌出主意,调整赛马出场的次序,用自己的上等马对齐王的中等马,用自己的中等马对齐王的下等马,用自己的下等马对齐王的上等马。比赛结束,田忌以三场两胜赢得比赛,让齐王非常惊讶,因为田忌很少能赛赢。这件事虽小,却足以体现孙膑足智多谋,田忌非常钦佩他,趁机向齐王推荐他。齐王接见了孙膑,发现他果然谈吐不凡,见解独到,的确是个奇才,便对孙膑以“先生”相称,对其非常敬重。
 
孙膑逃走后,庞涓依然在魏国执掌军权,总想依靠战功提高自己的声望。公元前354年,庞涓率领八万魏军攻打赵国,赵都城邯郸被围,派人到齐国求救。齐王知道孙膑善于用兵,就想任命他为将军,率军救赵。孙膑以自己身有残疾辞谢,请派田忌为将,自己从旁辅佐。于是,齐王就让田忌任主将,孙膑任军师,率军前往救赵。
 
田忌想带大军直奔邯郸,与魏军正面交锋,以解赵国之围。孙膑认为魏国的精锐都在围困赵国,此时国内兵力空虚,因此建议田忌发兵攻打魏都大梁,这样可以迫使魏军回军自救,以解赵国的困境,同时,还可以使魏军疲劳,而齐军则以逸待劳。田忌觉得这个计策很好,当即采纳,率领齐军杀往大梁。
 
齐军压境,大梁被围,庞涓果然顾不上攻打邯郸,赶忙率大军驰援大梁自救。魏军走到桂陵,陷入齐军包围,因为急于行军,士卒们奔波劳累,被齐军打得落荒而逃,主将庞涓被活捉。魏国向齐国求和,孙膑训导了庞涓一番,将他放回魏国。虽然孙膑没有杀庞涓,但这一战也是对庞涓一次重击。这就是著名的“围魏救赵”。
 
十几年后,庞涓又联合赵国攻打韩国。韩国抵挡不住赵、魏两国的联合进攻,于是派出使臣向齐国求救。齐国内部有主张观望的,有主张救援的,两种意见相持不下。齐王问孙膑的意见,孙膑则提出综合两种意见,先答应韩国的要求,让他们全力拼杀,等待救援。然后,等他们两败俱伤时,再出兵攻魏。这样就可以不费力气打击疲惫的魏军,解救危难中的韩国。齐王很赞赏这个计策,在魏、韩两军交战一年后,再次以田忌为主将,孙膑为军师,前去救援。
 
孙膑故技重施,和田忌率军直接攻向魏国的都城大梁。庞涓听说大梁被围,怒气冲冲地率军回到大梁。孙膑说魏军自恃勇猛,急于求战,可以利用这个心理装出胆小怯战的样子,以诱敌深入。于是让田忌带领军队撤退,并且每天减少做饭的灶数。
 
庞涓率军赶回大梁,齐军已经撤走。魏军果然紧追不舍,一连追了三天,开始时齐军的营地有十万灶,第二天就剩五万灶,到了第三天就仅剩三万灶了。庞涓见状以为齐军怯懦,暗自得意,便率领精锐加紧追赶。
 
孙膑知道庞涓中计,计算魏军的行程,估计到了晚上他们就赶到马陵了,便在马陵设下埋伏。
 
马陵道是一条狭窄的小路,位于两座高山之间,树多林密,山势险要,易进难出,是个伏击歼敌的好战场。孙膑下令砍倒树木,堵塞道路,并选中路旁的一棵大树,刮去一段树皮,在树干上写道:“庞涓死于此树之下!”然后,他又命弓箭手埋伏在马陵道两边,并告诉他们,那棵刻字的树下一燃起火光,就朝那里放箭。
 
傍晚,庞涓率领的魏军骑兵果真来到马陵道。士卒报告说前方道路被乱木堵住了,庞涓赶紧上前查看。他看到树木横七竖八,只有路旁一棵大树屹立不倒,树皮上好像还有字,于是命人点起火把。当他拿着火把来到树下,刚看清“庞涓死于此树之下”几个字,猛然意识到中计了,但为时已晚,还没等他喊出“撤退”,齐军万箭齐发,魏军当即乱作一团。庞涓知道败局已定,无力回天,拔出佩剑自刎而死。
 
齐军乘胜追击,大败魏军,俘虏了魏太子申带回齐国。孙膑也因为这一仗声名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