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忌谏齐王

田齐桓公午也就是蔡桓公,讳疾忌医,最终病死。公元前356年,他的儿子继位,是为齐威王。齐威王迷恋弹琴,经常独自在宫内抚琴,却不理朝政。其他诸侯国见齐威王终日弹琴,无心理政,便三番五次地兴兵进犯,齐国总吃败仗。韩、赵、魏的军队都打到齐国边界了,齐威王还是置之度外。有人曾多次劝诫,让齐威王以国家为重,但根本不奏效。有时,齐威王被说烦了,还会杀掉觐见的大臣。几年过去了,齐国越来越衰败。
 
邹忌在田齐桓公午时就在朝为官,见齐威王因弹琴荒废国政,便自称是古琴高手,要觐见齐威王,为他抚琴。齐威王听到奏报非常高兴,立刻召见了邹忌。
 
邹忌走进内宫,听到齐威王正在弹琴。一曲听完,他连声称赞,说好琴艺。齐威王便问邹忌,自己的琴艺好在哪里。邹忌说:“大王的弹奏指法熟练,大弦的声音庄重如一位明君,小弦明朗如贤臣,每个音符都和谐动听,灵活多变又非常恰当,就像国家清明的政令,如此悦耳,琴艺当然很好。”
 
接着,邹忌又说:“弹琴和治国的道理一样,要专心。七根琴弦就像君臣之道,君王就像大弦掌控全局,小弦就如臣子的辅佐配合,该弹哪根弦,不该弹哪根弦,就好像国家的政令,配合协调了,于琴才能弹奏出美妙的乐曲,于国才是君臣各尽其责,使国富民强、政通人和!”
 
齐威王赞赏道:“先生说得极是。既然先生深通乐理,一定也弹得一手好琴,就请先生试弹一曲吧。”
 
邹忌却只调试琴弦,齐威王有些着急,催促他快点弹奏。过了一会儿,琴弦调试好了,邹忌却两手离开琴,只做出抚琴的架势,并不弹奏。齐威王非常生气,指责他欺君。邹忌说:“我是琴师,专门靠弹琴为生,当然要研究乐理和弹奏技巧,可大王是国君,却对国事不理不睬,这跟我抚琴不弹有什么区别?”
 
齐威王一下醒悟过来,说:“有道理,我明白了!”于是齐威王拜邹忌为相国,封于下邳(今江苏邳县西南),号成侯,和邹忌商讨治国定霸大业。
 
邹忌担任相国后,淳于髡前来见他,向他提出建议,说:“没经过校正的大臣,就不负重;没经过调试的琴瑟,就不能奏出乐曲。”意思是说,一个国家的政治,就像大车运载、琴瑟和弦一样,需要法令制度约束,百官同心协力。邹忌接受他的意见,颁布法令,监督官吏,法办不法官员,打击官员们的歪风邪气,由此树立了正气,政治清明。
 
邹忌有气度,又有才干,辅助齐威王持政治国,是齐威王的得力助手。不仅如此,他还身高八尺有余,是个相貌俊美的美男子。
 
一天早上,邹忌穿戴好衣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问他的妻子:“我与城北的徐公,哪个更美呢?”他的妻子答道:“您非常美,徐公比不上您!”城北的徐公在齐国以美貌出名。邹忌不相信自己会比徐公美,又去问他的妾:“我与徐公相比,哪个更美?”妾也答道:“徐公怎么会比得过您呢?”
 
第二天,有位访客来拜见邹忌,邹忌与他相对而坐,闲谈起来,邹忌问客人:“我和徐公相比,谁更美呢?”客人答道:“徐公的美及不上您啊。”又过了一天,城北徐公拜访邹忌,邹忌仔仔细细地打量他,自认为不如徐公美,后来,他又对着镜子端详,更感觉相差甚远。晚上,他躺下休息,却怎么也不能入睡,思考着这件事,领悟道:“我的妻子说我比徐公美,是因为偏心于我;妾说我更美,是出于对我的畏惧;客人也认为我更美,是因为有求于我啊。”
 
于是,邹忌入朝拜见齐威王,对他说:“我已经确定自己不如徐公美。但是我的妻子偏心于我,我的妾畏惧我,我的客人对我有所求,都说我比徐公美。如今,齐国的国土方圆千里,城池有一百二十座,王宫内王后嫔妃和左右近臣,没有不偏心大王的;朝中大臣,没有不害怕大王的;齐国上下,没有不对大王有所求的。这样看来,大王受到的蒙蔽确是非常严重。”
 
齐威王点头道:“您说得对。”于是决定广开言路,悬赏求谏,便发布诏令:“不管是官还是民,能够当面指责寡人的过失的,给予上等奖赏;能上书劝诫的,给予中等奖赏;能在众人面前谈论朝政,并让寡人知道的,给予下等奖赏。”
 
齐王开张圣听,齐国果然发生变化。诏令颁布之初,大臣们都踊跃前来进谏,宫门前,庭院内,总是有很多人等着进谏。几个月后,就只是偶尔有人来进谏。一年后,就是人们想进谏,也没什么好进谏的了。
 
燕、赵、韩、魏四国听到这件事,都来齐国朝拜。这就是所谓身居朝廷,内政修明、政治正义,不必用兵,就能战胜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