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长勺之战

齐桓公即位后,大败支持公子纠前来挑衅的鲁国,并胁迫鲁国杀了公子纠,稳固了统治。他任用管仲为相,在管仲的辅佐下,齐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都得到长足的发展。桓公看到齐国社会稳定,物质繁荣,兵强马壮,便决定兴师伐鲁,报复鲁国一年以前替公子纠争位的宿怨,同时想征服鲁国,向外扩张齐国的势力。但是,管仲认为称霸的时机未到,劝齐桓公内修政治,多与他国结交,继续等待时机。但是齐桓公急于称霸,根本听不进管仲的意见。
 
公元前684年春,齐桓公发兵攻打鲁国,齐军侵入鲁国境内。
 
齐国和鲁国都是西周时期分封的重要诸侯国。鲁国都城曲阜(今山东曲阜),辖区主要是今山东西南部地区,它较为传统,一直遵循着宗周社会的礼乐制度,到了春秋时期,只称得上一个二等诸侯国。而齐国是西周开国功臣姜太公的封地,都城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今山东北部地区的广大地域都在它的管辖范围内。那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太公及其继任者都励精图治,推行了正确的发展政策,因此经济发达,国力雄厚,从西周至春秋,齐国在各诸侯国中一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鲁国和齐国相比,不管是疆域还是国力上,都处于劣势。
 
但是一年前,鲁国被齐国大败后,国君鲁庄公为了防备齐军的进攻,就加强军队训练,赶制各种兵器,同时整修内政,取信于民。当齐桓公率齐军逼近鲁境时,鲁庄公决定动员全国力量抵抗齐军的进攻。齐军兵强马壮,再加上一年前曾战胜鲁国,士气正盛,为了暂时避开齐军锋芒,鲁庄公率军撤退到有利于反攻的长勺(今山东曲阜北郊)地区。
 
就在鲁庄公准备应战时,鲁国民间有个叫曹刿的人,要求觐见庄公,为之谋战。曹刿很有谋略,却确有政治远见,他怀着一颗救国的决心,去见鲁庄公。
 
曹刿问庄公:“您依靠什么同齐国作战?”庄公答道:“像衣服饮食这些东西,是用来安身立命的,我不敢独自占有,一定拿来和人分享。”曹刿说:“这些不过是小恩小惠,而且也不能惠及全国的百姓,百姓作战时不会奋不顾身的。”庄公说:“祭祀时,一定对神明诚信,不敢虚报祭品牺牲的数量。”曹刿说:“这点诚意难以使人信服,未必能感动神明,神不会因此保佑您。”庄公说:“民间的大小案件,虽然不能做到明察秋毫,但一定要处理得在情理之中,不让人们受冤屈。”这时,曹刿才说:“这倒是尽到了君主的责任,百姓可以听从你,可以去战斗了。”接着,曹刿自告奋勇,请求随庄公奔赴战场。
 
于是,庄公和曹刿同乘一车前往两军对阵的长勺。周朝时,两军作战讲究遵循一定的军礼:双方在阵前列好阵势,击鼓而进,行进五十步后停下,重新整顿队伍,直到两军相接,冲入敌人的军队中,阵势才会混乱。
 
两军列阵毕,鲁庄公见齐军攻击鲁军阵地,就想下令马上应战。曹刿劝阻说:齐军士气正盛,我们没有胜利的把握,不能出击。于是,庄公下令鲁军不许出击,只让弓箭手防御,稳住阵势。齐军斗志昂扬,却没有厮杀的对手,又遭遇弓箭的压制,无法冲进鲁军阵地,只得退了回去。退回阵营的齐军稍事休整,马上又展开了第二次的进攻。这次,曹刿还是坚持劝庄公不要出击,稳住阵势固守。齐军气势汹汹地攻过来,没人迎击,还是被弓箭抵制,攻不进阵内,只好再次退回到原阵地。齐军的将领认为鲁军不出来应战,是被他们吓怕了。于是,很快展开了声势浩大的第三次进攻。经过前两次的进攻,齐军的士兵们已经很疲惫了,士气衰竭。但是,鲁军依然阵势严整,斗志高昂。曹刿见战场形势已发生了变化,认为出击时机已到,于是马上建议庄公出兵反击齐军。庄公亲自擂起战鼓,命令出击。鲁军将士早就摩拳擦掌,听到出击号令,个个奋勇争先,锐不可挡。齐军被打得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战场上,鲁军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庄公传令乘胜追击。但曹刿告诉庄公不要急于追击,然后自己登上战车向齐军败退的方向望去,又下了车察看了一下战场,这才让庄公发布追击的命令。鲁军士气高昂,对齐军紧追不舍,终于把齐军赶出国境,还俘获了大量甲兵和辎重,赢得了长勺之战的胜利。
 
鲁军获胜后,鲁庄公终于忍不住与曹刿论及战争胜负的原因。曹刿说:用兵打仗要凭勇气,第一次击鼓命令前进时,勇气最盛,第二次时,勇气就已经弱了下来,而到第三次时,勇气就已经衰竭了。敌人三鼓,士气衰竭,我军初鼓士气正盛,“彼竭我盈”,哪有不胜的道理?至于为什么没有马上追击的问题,曹刿则说:齐国是大国,兵力素来很强,怕他们是故意败退,设下埋伏。登车看到他们军旗兵器东倒西歪,下车看到他们战车留下的车辙也非常杂乱,这才断定他们是真的战败,于是同意下令追击。鲁庄公听后,心悦诚服,点头称是。
 
齐鲁长勺之战,规模虽然不大,却在政略、战略和策略上体现了古代一些可贵的军事辩证法思想,反映了弱军对强军作战的基本规律。这场战役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中,以后发制人、敌疲再打的防御原则取胜而著称。
 
鲁国干涉齐政的战役和齐国侵犯鲁国的长勺之战,都是发生在齐鲁之间,结果却大不相同,充分说明了正义和不义之战,就算是古代只能靠冷兵器作战的条件下,最后的胜利也总是属于正义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