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桓公醉中丧命

鲁桓公,名轨,是鲁国的第十五任国君。他的父亲为鲁惠公,母亲本是惠公的宠妾。惠公的正室去世,轨的母亲才被立为夫人,轨也因此被立为世子。惠公去世时,轨还年幼,不能处理政事。群臣经过商议,决定先由年长庶子息姑做国君,他就是鲁隐公。鲁国还有另外一位公子名翚,字羽父,阴险狡诈,想要挑拨隐公和太子轨的关系。他对隐公说愿意替国君除掉太子轨永绝后患。没想到隐公闻言,怒斥了他一顿,表示王位本来就是轨的,现在轨已成年,自己很快就会让位。羽父又羞又恼,怕轨知道会报复自己,又心生一计。他连夜去见太子轨,进谗言说:“主公怕你来争位,想要谋害你。”轨不知是计,信以为真,请羽父帮他想办法。羽父就说,为了免于被害,就要先下手为强,接着出主意说,主公每年都会去城外拜祭,那时会住在寪大夫家,到时候,先派人冒充仆人在附近埋伏,趁主公熟睡把他刺死,以后,再把这杀君之罪归于寪大夫。轨允诺事成之后,让羽父做太宰。羽父便去按计划实施,隐公果然被谋害,轨当上了国君,他就是鲁桓公。
 
鲁国是小国,而与之毗邻的齐国在周武王分封给姜尚时就是一个大国。齐国经过几代人的治理,如今在诸侯中地位更是举足轻重。鲁桓公即位时,已经年长但还没有娶妻,于是鲁国大臣便建议说,齐国的公主文姜本来想与郑国的世子忽联姻,但遭到忽的拒绝,我们不妨此时与之缔结婚姻,以求得庇护。于是鲁桓公便命人到齐国去提亲。
 
齐国国君齐僖公有两个女儿,都是绝色的美女。长女名宣姜,嫁到了卫国,次女名文姜。文姜生得堪称国色天香,绝世佳人,不仅如此,她还学识渊博,出口成章,所以才取名为文姜。有这样的女儿,僖公也感到很骄傲。后来,齐僖公与郑庄公结盟于石门,有意与郑国联姻,提出要把文姜许配给郑国世子忽,于是两国约为婚姻。
 
庄公回到郑国后,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儿子忽。忽说现在郑小齐大,自己身为男儿,志在自立,不想高攀,拒绝了这桩婚事。庄公见儿子这么有志向也很高兴,就没再勉强。后来齐国使者到郑国,听说郑世子不想高攀,回去后便告诉了齐僖公。僖公只说,这事以后再说。
 
后来,齐国被西戎侵扰,郑国和齐国为盟国,郑庄公马上命世子忽率军前往援救,击退了西戎的侵犯。僖公感于忽的英雄气概,重提婚事,没想到世子忽不想仰仗婚事来强国,坚持拒绝。关于郑世子的英名文姜已是有所耳闻,听说双方有意联姻,当然喜不自胜。可是后来,她又听说这桩婚事遭到世子忽的拒绝,而且态度很坚决。文姜自负美丽多才,做梦也没想到会遭人退婚,受了不小的打击,觉得受到莫大的羞辱,怎么也想不开。她整日郁郁寡欢,顾影自怜,时间一长心中郁结难解,竟生了一场病,落得忽冷忽热,精神恍惚,茶饭不思,面容日渐憔悴。
 
文姜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名叫姜诸儿,是齐国的世子,仅比文姜长两岁。文姜惆怅难解,越来越憔悴的样子哥哥都看在了眼里。姜诸儿生得唇红齿白,是个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男子。但是他举止轻佻,是个酒色之徒。如见两人都已长成,哥哥粉面朱唇,妹妹如花似玉,两人倒算是一对金童玉女,只可惜他们是血亲兄妹。可是这两人却毫顾忌,常常并肩携手,互相调戏,一点不避男女之嫌。齐侯宠爱子女,觉得兄妹亲近没什么不好,也没在意。
 
姜诸儿知道妹妹病了,就以探病为名,直接进入妹妹的闺房,一天,僖公来看文姜,看到诸儿在其闺房,两人甚为亲昵。嘻公大怒,痛斥诸儿不顾兄妹之礼,并责令他以后不用亲自去探病。不久,嘻公就给诸儿办了婚事。诸儿新婚,当然就顾不上妹妹,兄妹间的来往就少了。文姜深闺寂寞,思念哥哥又说不出口,病情反而加重了。
 
就在这时,鲁桓公派来的求亲使者到来。齐僖公以女儿还在病中为借口,说这事以后再说。但是,王宫里的人把鲁侯来提亲的事,告诉了文姜。文姜生病本来就是因为被退婚想不开所致,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喜讯。很快她心里就疏解了,病也渐渐好了起来。后来,齐鲁共会于稷,鲁桓公又当面跟僖公提起了联姻的事情。齐僖公答曰明岁再议。就这样又过了一年,鲁桓公又亲自去向齐侯提亲。齐僖公见他如此殷勤,终于答应了这桩婚事。
 
姜诸儿听说文姜要嫁到别国去了,顿觉不舍,旧情复萌,让宫人送了花朵给文姜,还特别附了一首诗,写道:“桃树有华,灿灿其霞,当户不折,飘而为直,吁嗟复吁嗟!”
 
看到哥哥写的诗,文姜明白其中之意,也写诗一首,回复给他:“桃树有英,烨烨其灵。今兹不折,柜无来春?叮咛兮复叮咛!”
 
不久,鲁侯派人到齐国迎亲。齐僖公为了避嫌,拒绝了姜诸儿要送文姜去送亲的请求,命诸儿守国,亲自将女儿送到了鲁国成亲。自此齐鲁两国来往频繁,关系甚密。齐国是大国,文姜又生得花容月貌,因此鲁桓公很重视这个妻子,对她也非常宠爱。文姜为鲁桓公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姬同,次子姬季友。但齐僖公怕兄妹相见,会旧情复燃,令家族蒙羞,因此一再拒绝文姜回齐国省亲。
 
鲁桓公十四年,齐僖公去世,姜诸儿继位,即历史上的齐襄公。鲁桓公前往齐国吊贺,文姜本想同往,但是考虑到齐国是大国,新君初立,肯定会有很多小诸侯国为了巴结大国前去道贺,去了姜诸儿恐怕也顾不上自己,最后还是没去。又过了几年,桓公要到齐国和襄公在泺水(今山东历城西北)会晤。文姜终于沉不住气了,说自己想念家人,要鲁桓公带她一起回齐国。鲁桓公觉得妻子嫁到鲁国已经十几年了,一直没回过娘家,便答应带她同去。
 
齐襄公听说鲁桓公带着妻子来访,心下暗喜,亲自到泺水迎接,把鲁侯夫妇接进了齐都,并大摆筵席,款待他们。仍有旧情的两人再次相见,此时的姜诸儿已经身为国君,俊美之余又添了几分英武,而文姜也美貌之余又添了几分成熟的风韵,这时,再也没有妨碍他们的齐僖公了,襄公的妃妾们当然也不敢说些什么。
 
文姜自宫中返回驿馆后,鲁桓公与她大吵一架,戳破他们兄妹的丑事,但自知身在齐国,也不好发作,于是称要即刻动身返回鲁国。
 
齐襄公这边已经得到消息,妹妹跟妹夫大吵了一架,鲁侯要马上回国。他不想让文姜走,同时也知道如果让桓公返国,两国免不了一场大战,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于是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派人去请鲁桓公,说要在牛山为其设宴饯行。鲁桓公虽然恼怒也还知道自己身为鲁国国君,如今身在齐国,不能和齐国撕破脸,于是强压心头的怒火,派人先护送夫人出城,只身前去赴宴。
 
席间,齐襄公非常殷勤,频频劝酒,鲁侯则闷闷不乐,只顾借酒浇愁,不一会儿就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了。襄公让公子彭生把鲁候扶上车去,跟鲁侯乘一辆车送出城去。彭生力大无比,到了城外,见鲁侯睡得很沉,便将其杀死。文姜忽闻丈夫去世,不知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于是下令暂停前行,就地扎营护丧,并派人向齐襄公报信。齐襄公很快赶到,假意悲痛,命令厚殓鲁桓公,并以“饮酒中毒,肝脏受伤而亡”,向鲁国报丧。
 
鲁国众臣听到鲁桓公的死讯,非常意外,也都怀疑其中必有阴谋,但当务之急是稳定国内局势,于是先让由世子姬同继位,即鲁庄公,然后派人到齐迎回鲁桓公尸首安葬。
 
齐襄公为了消除鲁人的怀疑,让彭生当了替死鬼,把责任全都推给了他,并处死了彭生。
 
文姜无颜回鲁国,住在了鲁国和齐国的边境,继续和齐襄公来往。后来齐国发生内乱,齐襄公被杀,齐襄公的弟弟公子小白辗转继位,就是齐桓公。后来,齐鲁局势发生巨变,文姜这才回到鲁国,帮助儿子鲁庄公治理鲁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