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名家赵孟

元朝年间,出现了一名书画大家,因其开创了元朝的新画风而被誉为“元人冠冕”,又因其在书法方面的深厚造诣,特别是在行书和楷书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而名列“楷书四大家”之一,他就是人们所熟知的“松雪道人”赵孟頫。
 
赵孟頫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十一代孙子,尽管赵孟頫出身显赫,无奈生不逢时。他出生时正值南宋末年,当时的南宋政权在内忧外患的双重威胁之下,已经岌岌可危。
 
赵孟頫幼年时期,家境还算殷实,父亲在朝中为官,位高权重,只可惜在赵孟頫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已经离开了人世。从此赵家家道中落,赵孟頫也吃了不少苦头。
 
赵孟頫天分奇高,从小就在父亲的教导下,对书画和诗文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成年之后,恰逢宋元交替的年代,社会动荡不堪。赵孟頫空有满腹才华,却没有机会像从前的读书人那样报效国家,于是隐居乡野,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
 
。直到三十二岁那年,赵孟頫才被当时在位的元世祖忽必烈召入大都,入朝为官。此前,忽必烈对赵孟頫的才华已有耳闻,见到本人以后,更对赵孟頫欣赏有加。因为忽必烈的格外厚待,赵孟頫在元朝的官场上并未遭遇什么挫折。后来,忽必烈驾崩,赵孟頫依靠的大树就此倾倒。赵孟頫心中明白,元朝官场内部尔虞我诈,自己应早早退出,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于是,没过多久,他便以生病为借口,辞官回到江南。
 
四年后,赵孟頫再度被朝廷启用,担任集贤直学士。这是一份与官场争斗基本没有交集的闲职。在此后的十一年间,赵孟頫一直顶着这个闲职,在江南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可令赵孟頫没有想到的是,元仁宗竟会突然将他召回京城任职,并且一路高升,最终官拜从一品的高位。
 
赵孟頫前半生饱经忧患,后半生却否极泰来,不仅在书画艺术等方面成就突出,而且深受当时在位的元仁宗的赏识。在元朝这个对文人极度轻视的朝代,赵孟頫可说是文人之中罕有的幸运儿。
 
前半生长期的闲居生活,让赵孟頫有了充足的时间来追求艺术上的进步。他是个绝对的全才,诗文、书法、绘画、金石、鉴赏、音乐,无所不通,这其中尤以绘画和书法的成就最高。
 
赵孟頫在绘画方面也是个天才,无论是写意画还是工笔画,无论是水墨画还是青绿画,都难不倒他。在宋末元初的绘画领域,赵孟頫可谓标新立异,他提出了“作画贵有古意”、“云山为师”、“书画本同来”等一系列颇有建设性的主张。在赵孟頫看来,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画家,基本功一定要扎实,在此基础上,才能进一步寻求进步与突破。他提出要将书法与绘画结合起来,让绘画更具文人气息,用绘画来表情达意。
 
在中国绘画史上,赵孟頫成就显赫,地位突出,对文人画的发展进步更是发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明朝著名文学家王世贞曾经指出:“文人画起自东坡,至松雪敞开大门。”以此肯定了赵孟頫在中国绘画史上承前启后的伟大地位。
 
在书法方面,赵孟頫同样无一不通,无论是篆书、隶书,还是行书、草书、楷书,他都挥洒自如。赵孟頫的书法深受王羲之的影响,不仅如此,他还独创了别具一格的“赵体”,在楷书方面的突出成就,让他和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被并称为“楷书四大家”。
 
赵孟頫的妻子名叫管道升,人称“管夫人”,她自幼学习书画,在书法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其行书和楷书皆与丈夫赵孟頫很是相像。东晋的书法界出了一位流芳百世的“卫夫人”,元朝年间又出了这位“管夫人”,这两位在书法领域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书法家,被后人并称为“书坛两夫人”。
 
赵孟頫在书画艺术上取得的成就令无数书画家自惭形秽,不过,他以宋太祖后裔的身份进入元朝为官,却引来了诸多非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