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康中兴

攻占帝丘后,寒浞以为已经灭绝了夏王朝的子孙,从此可以坐拥江山了。于是,他变本加厉荒淫暴虐,搞得民怨沸腾,朝廷中的人也对他甚是不满。可是寒浞万万没想到,帝丘被攻破时,夏王相的妃子后缗已经怀有身孕。为了保留夏王室的这一线血脉,后缗不顾悲痛,舍弃尊严,从狗洞里爬出。后缗本是有仍氏部落首领的女儿,逃出来后,她就逃到了有仍(今山东济宁市南)娘家。
 
第二年,后缗在有仍生下了一名男孩,取名少康。少康自小在外祖父家生活,聪明过人。其母不忘国耻,少康刚懂事时,就开始把夏王朝失国的惨痛历史讲给他听,并嘱咐他日后一定要光复夏朝,一雪前耻。于是,少康从小就立志要发愤图强,夺回天下。
 
少康长大之后,外祖父让他在自己的手下当了一名牧正,负责管理畜牧。他立志自强,管理畜牧耕织之余,从不懈怠修养身心,一有机会就学习带兵作战的本领,为复兴夏王朝做准备,同时还要防备寒浞的追杀。
 
没有不透风的墙,夏王室还有个少康存活的消息传到了寒浞的耳朵里。寒浞大吃一惊,整日里如坐针毡,他料定少康不除,后患无穷。于是,立刻派自己的儿子寒浇火速赶往有仍,去追杀少康。
 
少康得到消息,日夜兼程逃到了有虞氏避难。有虞氏收留了少康。经过观察,他发现少康举止大气,有风度,就让他担任有虞氏管理膳食的庖正,学习理财的本领。少康非常聪明,把账目管理得井井有条。有虞氏见少康如此精明强干,绝非等闲之辈,日后必有大成。于是,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了他,还把纶邑封给他,并赏他五百名士兵。
 
纶这个地方不大,方圆只有十里,但这里的土地都是良田,气候也很适宜发展生产,而且还有五百人供他管辖。
 
少康不忘国耻父仇,就以纶为基础,刻苦习文练武的同时,体察百姓疾苦,宣传祖先禹的功德,广交天下勇士贤臣,招募夏朝余众,并广施义德。他收纳那些因不能忍受寒浞的暴虐统治而逃出来的百姓,积极地储备力量,为光复夏王朝做准备。少康的努力和贤德争取到了人民的支持,很多夏朝的旧臣前来和他会合。夏朝遗臣伯靡,在寒浞夺取王位后,逃亡到有鬲氏的属地(今山东德州市平原县西北),在那里招集流亡,积蓄实力,暗中联络斟灌氏和斟寻氏族人残存的复仇之师。伯靡听说少康以纶为基础在积蓄力量,就应少康之召,将有鬲的军队都带去投奔少康,协助他复国。
 
有姻亲部族有虞氏的帮助,还有伯靡这样忠心耿耿地老臣辅佐,在加上少康自己的苦心经营,纶这个方圆只有十里的地方,一支精锐的复国之军迅速发展起来。他们努力发展生产,勤于练兵习武。少康经常亲自深入百姓中间,了解疾苦;对军队里的将士都爱护有加,常和他们一起狩猎练兵,鼓舞士兵士气;同时,继续在军民中间宣扬先祖夏禹的功德。这期间,夏朝流亡在外的官吏和被寒浞驱逐的夏族人陆续前来投奔,少康也把他们编入军队,加以训练。经过他的努力,少康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复国准备,开始部署进攻寒浞的战争。
 
少康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寒浞的主要力量各个击破。他先派将军女艾混入浇的属地,打探虚实,得知寒浇军队内部矛盾正在加剧,正是攻打的大好时机。于是少康率有虞氏大军趁其不备,朝寒浇的封国攻来,一举攻下,并斩杀了寒浇。
 
接着,少康又派儿子杼攻打寒浞次子寒戏的封地戈邑,首战告捷,夏军士气高昂,戈邑的守军无力抵抗。杼收复了戈邑,并将寒戏斩首示众。
 
少康的复国大军先后攻克了寒浞的两大封国,收复了中原大部地区,削弱了寒浞的力量。
 
接着,少康率军从纶出发,沿黄河浩浩荡荡地奔向寒浞的都城。夏军一路势如破竹,将寒浞一族斩尽杀绝。少康夺回了王位,建都阳夏,恢复了夏王朝的统治地位。
 
少康历尽种种艰辛磨难,终于光复了夏朝,他从政后,励精图治,勤于政事,注重取信于民,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百姓的政策,国力迅速恢复。在他的治理下,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生产、文化都得到长足发展,他也因此得到了各部落的拥戴,夏朝再度兴盛,这就是历史上的“少康中兴”。
 
从“太康失国”到“少康中兴”,夏朝的统治中断了四十余年。夏朝的建立是中国“家天下”的首创,夏启是第一个名副其实的国君,太康是最早的昏君,开了历代篡夺政权的先例,至少康还都,出现了中兴的形势,夏朝完成了中国历代治乱兴衰更替的第一个循环。这说明,国家建立初期,各阶级和统治集团内部就存在这复杂的矛盾斗争。不过也正因如此,才有很多传奇故事流传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