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室砥柱狄仁杰

狄仁杰是唐朝非常有名的政治家,在武则天统治时期做官多年,深得武则天的信任。
 
狄仁杰出生在一个官宦之家,因为科举考试成绩优异而走入仕途。公元686年,狄仁杰出任宁州刺史。宁州位于今天的甘肃正宁、宁县一带,唐朝时是各民族杂居之地。狄仁杰采取“抚和戎夏,内外相安,人得安心”的策略,通过安抚少数民族的方式,使他们与汉族百姓和睦相处。在他的治理下,宁州的经济得到了发展,百姓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当地的百姓都非常感谢狄仁杰,立碑歌颂他的功德。御史郭翰到宁州巡察时,歌颂狄仁杰的宁州百姓将道路围得水泄不通。郭翰回京后,把狄仁杰的功绩奏报上去。因此,狄仁杰被提拔为工部侍郎,充江南巡抚史。狄仁杰来到江南后,看到江南地区不在祀典的祠堂遍布,给当地的百姓造成了非常大的负担,便奏请朝廷将祠堂焚毁。朝廷看到狄仁杰的奏章有理有据,便同意了他的请求。于是,焚毁江南地区一千七百多所祠堂,当地百姓无不欢呼雀跃。
 
此后,狄仁杰的才干得到了充分发挥,名声也越来越响亮。武则天非常器重他,便把他任命为户部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虽然做了高官,身居要职,但狄仁杰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懈怠,他反而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一天,武则天对他说:“你在南方做官的时候,政绩非常不错,可仍然有人诬蔑你。你想知道诬蔑你的人是谁吗?”狄仁杰回答说:“陛下认为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就会加以改正;陛下如果认为我没有犯错,那就是我的幸运。我并不想知道是谁诬蔑我的人。”狄仁杰这种宽以待人的态度让武则天十分钦佩。
 
狄仁杰心胸宽广,从不妒贤嫉能,他还经常向武则天推荐人才。武则天对他说:“我希望得到一个能够担任宰相的人才。
 
”狄仁杰说:“苏味道和李峤都非常有才华,但他们并不能算作非常优秀的人才。如果陛下希望寻找一个特别优秀的人才,那就非荆州长史张柬之莫属了。他才华出众,是当宰相的最合适人选。”
 
武则天觉得狄仁杰的话非常有道理。可是,她并没有立即把张柬之提拔为宰相,而是提拔为洛川司马。
 
几天后,武则天再次让狄仁杰推荐宰相的人选。狄仁杰说:“上次我推荐的张柬之,并没有被陛下任命为宰相。”武则天说:“他不是已经受到重用了吗?”
 
狄仁杰说:“陛下把他提拔为洛川司马,的确是重用了他。但是,我是把他当作宰相的人选推荐给陛下的。”
 
在狄仁杰的一再坚持下,武则天把张柬之提拔为刑部侍郎,不久后提升为宰相。张柬之当上宰相之后,帮助武则天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
 
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一心想要武则天册封自己为太子。武承嗣认为,狄仁杰必定会阻碍他的计划,于是就与酷吏来俊臣相勾结,以谋反罪名将狄仁杰等几位朝中大臣投入监狱。
 
当时的法律规定,如果审问时立即承认谋反的罪名,就可以避免受刑。狄仁杰知道,来俊臣心狠手辣,自己只有先保住性命,才有机会揭穿他们的阴谋。因此,当来俊臣审问他的时候,他立即承认自己的确打算谋反。来俊臣看到狄仁杰对谋反的罪名供认不讳,非常高兴,他派人把狄仁杰收监,不再严密监视。狄仁杰拆开被子,将被面撕下一块,把自己被冤枉一事一五一十地写在上面,放到棉衣里,然后请看守监狱的人把棉衣送到家中。他的儿子狄光远找到了写有冤情的被面,之后去找武则天告状。
 
武则天把狄仁杰等几位被诬陷谋反的大臣召入宫中,询问道:“你们既然声称自己没罪,为什么要承认谋反呢?”
 
狄仁杰镇定自若地回答说:“如果不承认,恐怕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武则天又问:“为什么要写谢死表?”狄仁杰回答说:“我并没有写过谢死表。”
 
武则天派人取出谢死表,狄仁杰看后,对武则天说,谢死表并非他所写。武则天派人调查,这才知道谢死表是伪造的。于是,武则天便明白狄仁杰等人的确蒙受了不白之冤,就将他们全部释放。狄仁杰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保住了性命。
 
后来,武承嗣又多次派人请求武则天把他立为太子,武则天一时拿不定主意,便征询狄仁杰的意见。
 
狄仁杰说:“如果陛下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那么陛下死后就可以被后代供奉在太庙里。如果立自己的侄子当太子,反正我是没有听过哪位皇帝把自己的姑姑供奉在太庙里!”
 
武则天说:“这是我的家事,你不要干涉。”
 
狄仁杰非常严肃地回答说:“四海之内全是陛下的领土,因此四海之内都是陛下的家事。我是陛下的大臣,帮助陛下更好地治理天下是我的本分。因此,这件事我又怎么能够不干涉呢?”
 
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导,狄仁杰终于说服了武则天,将庐陵王李显立为太子。如此一来,唐朝宗室得以重掌天下,狄仁杰为唐朝宗室立下了大功。因此,后人把他称为“唐室砥柱”。
 
狄仁杰年老后,武则天不再直呼他的名字,而是称他为“国老”。狄仁杰曾多次想要告老还乡,但都没有获得武则天的同意。武则天知道狄仁杰日夜操劳,便告诫朝中大臣们说:“你们不要拿一些无关轻重的事情去麻烦国老了,只有军国大事才可以让他处理。”公元700年,狄仁杰因病去世。武则天追封他为文昌右相,谥为文惠。唐中宗李显继位之后,追赠他为司空。唐睿宗继位后,又把他封为梁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