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帝煤山自缢

在中国历史上,以自杀殉国的亡国皇帝有三位,其中就包括明朝的第十六位皇帝明思宗朱由检,另外两位是金国的金哀宗完颜守绪和南宋的皇帝赵昺。
 
明思宗朱由检是明光宗朱常洛的第五子,明熹宗朱由校之弟,于天启七年(1627年)遵熹宗遗诏继承皇位,次年改年号为“崇祯”。崇祯帝并不昏庸,反而是一位勤政爱民、节衣缩食的君主,一心想着要如何治理好国家。他即位伊始,就大力清除了魏忠贤等阉党,一度使明朝有了中兴的可能。可是,由于明朝后期的几位皇帝基本上都贪图享乐,长年不理政事,任由宦官执掌生杀大权,所以明朝的根基已经摇摇欲坠了。国库空虚,宦官横行,百姓流离失所,各地纷纷举起造反的旗帜,起义军势如破竹,直逼京城。另外,朱由检根本无力控制朝中的朋党之争,所以他的政策也受到了士大夫集团的摆布。面对这种危机四伏的政局,朱由检殷殷探求治国方略,事必躬亲。他平反了冤狱,全面考核官员,起用了一批贤臣,力戒廷臣交结宦官,整饬边政,令袁崇焕全力收复辽东失地,因此政局比前两朝有了明显的改观。不过,由于朱由检对外廷大臣不满,加上他疑心病甚重,所以他在清除了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之后,又重用了另一批宦官,致使统治集团的矛盾日益加剧。而这时的崇祯帝,再想独挽狂澜也已经力不从心了,只好不断反省,并四下罪己诏,承认是朝廷的政策失误及天下局势的险恶使民众受难,希望可以挽回民心。可是,由于他听信谗言,错杀了袁崇焕等爱国将领,以致孤立无援,所以根本无力挽救明朝于危亡之中。
 
崇祯十七年(1644)正月初一,闯王李自成在西安称帝,国号“大顺”。随后,李自成就分兵两路向北京进军。崇祯帝立即拜大学士李建泰为督师,命他出京抵御大顺军,可是他却无力阻止李自成大军的前进。崇祯十七年三月的前半个月,对崇祯帝来说可谓艰难的最后时日,他一边征调各方的“勤王”之师,一边筹措军饷。可是,当他要求皇亲国戚、高级官僚等一律按照官爵高低捐献军饷时,他们却都不愿意响应,就连富可敌国的国丈、太师周奎也只肯出几两银子。无奈之下,崇祯帝只好五下罪己诏,并大赦天下,虽然崇祯帝确实诚心要振兴朝纲,但是由于为时已晚,已经无济于事了。
 
三月十二日,农民军逼近北京郊区,朝野震动,君臣全都束手无策,只能坐以待毙。十五日,农民军抵达居庸关。监军太监杜之秩和总兵唐通不战而降,轻易地让出了捍卫北京的最后一道关隘。巡抚何谦与总兵马岱临阵脱逃,致使农民军于次日黎明就攻下了京郊昌平,并于当天夜晚沿沙河直达北京外城的平则门,沿途火光冲天。而这时候,朱由检还在宫中按部就班地考察三十三名候补知县呢,当他看到太监送来的紧急公文时,顿时脸色骤变,却束手无策。十七日,农民军东路进至高碑店,西路进至西直门外,开始炮轰城墙,李自成亲自指挥大军环攻九门。崇祯帝和大臣们像往常一样齐聚在紫禁城内,相对而泣,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中午时分,农民军开始攻打平则门、彰义门、西直门,而守城的官兵都是一些老弱残兵和太监,他们根本没有战斗力,只能靠城外阵地上的火车、巨炮、蒺藜和鹿角等障碍物来作掩护。十八日,李自成指挥农民军冒雨攻打彰义门,并对城楼上喊话,表示希望与明军和平谈判,得到答复后就立刻派已经投降的太监杜勋入城与皇帝讲和。
 
杜勋快速奔进紫禁城,首先向崇祯帝传达了李自成要求开门迎降之意,然后劝崇祯帝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不要与兵强马壮的李自成大军抗衡,接着转达了李自成的谈判方案:
 

从景山眺望紫禁城
 
割让西北地区给李自成建国称王,拔发一百万两银子犒赏农民军。崇祯帝向内阁首辅魏藻德征求意见,老奸巨猾的魏藻德却害怕承担责任,任凭崇祯帝再怎么询问,他都一言不发,只是一味地鞠躬。崇祯帝无奈,只得命令杜勋出城给李自成传话:“朕计定,另有旨。”这句话虽然只有六个字,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否定了和谈的可能。也就是说,崇祯帝只有顽抗到底了。接着,他下了第六道罪己诏,然后命令驸马都尉巩永固护送太子出京南下,却因巩永固无力冲出重围而作罢。
 
李自成在得知了崇祯帝的态度之后,下令全力攻城。于是农民军架飞梯奋力越墙,太监曹化淳献彰义门投降。与此同时,德胜门、平则门这两座外城也不攻自破。接着,宣武门、正阳门、朝阳门等内城的守军也都不约而同地打开了城门,不战而降。而这时崇祯帝还深居内宫,根本不知道内外城均已被农民军攻破。三月十八日夜里,农民军就控制了整个内城,距离紫禁城仅咫尺之遥。
 
这时候,京营总兵早已自顾不暇地逃命去了,士兵们也已经涣散逃亡,太监们向崇祯帝报告内城已经陷落,并劝皇上“急走”。当时,崇祯帝还不相信内城已经陷落,就带着心腹太监王承恩跑到了煤山(今景山)上四处瞭望,在发现城外和彰义门一带的连天烽火之后才确信内城已破,不禁哀声长叹,然后绝望地返回乾清宫,命令成国公朱纯臣统领诸军和辅助太子朱慈良,简单叮嘱了三个儿子几句话,然后就命令太监带着他们更衣出逃,逼周皇后以身殉国,用剑砍伤长女长平公主的手臂,杀了幼女昭仁公主及几个嫔妃,然后换上便服与太监王承恩等数十人经东华门到达朝阳门,假言王太监奉命出城,可是守门的人却说要等天亮后验明身份才能出城。崇祯帝又赶到安定门,却因为门闸太重而无法打开城门,他的求生之路被彻底截断了,所以他只好又返回宫中。十九日清晨,李自成大军浩浩荡荡地开进了紫禁城。崇祯帝亲自鸣钟召集百官,却没有一人响应。崇祯帝见大势已去,就带着太监王承恩进入内苑,脱下龙袍,愤然地在衣襟上写道:“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致逆贼直逼京师,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然后与王承恩自缢于煤山的寿皇亭树下,明朝至此宣告灭亡。
 
崇祯帝死时,宫内的人都没有发现,李自成进宫之后就四处寻找,直到二十二日才发现这位僵死的君主。四月初,李自成派人草草地将崇祯帝与周皇后合葬于昌平的思陵。崇祯帝死后不久,清军入关,成为中原大地新的主宰。
 
崇祯帝生不逢时,无力回天,就这样走完了他充满悲剧色彩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