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宁远大捷

天启至崇祯年间,明朝与后金的斗争进入了激烈的状态,积弊已深的明朝在后金铁骑的践踏下,只能做垂死挣扎。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明朝却有一位将领打了胜仗,他就是袁崇焕。
 
袁崇焕字元素,广州府东莞县(今广东东莞)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中三甲第四十名,赐同进士出身,授福建邵武知县。袁崇焕到邵武上任之后,做了许多利国利民的事,比如为民救火、平反冤案等。虽然他身在福建,却非常关心国家大事,尤其是辽东的情况。为了有朝一日可以为辽东战事出一份力,他招募了一批壮丁进行操练,还经常跟那些与他志同道合的人谈论战事,这为他后来的军旅生涯做了初步的准备。
 
天启二年(1622年),袁崇焕遵照朝廷的规定,到北京接受政绩考核。在此期间,袁崇焕抽空视察了边塞,了解了辽东的形势。这时的辽东,形势越来越危急,先是抚顺、清河、开原、铁岭、辽阳、沈阳失陷,然后整个辽宁都被后金占领了。自努尔哈赤攻陷抚顺以来,明朝在辽东的总兵官总共阵亡了十四人,举国上下的官员谈敌色变。袁崇焕就是在这种严峻的局势下只身视察边塞的,从边塞回来之后,他向朝廷详细地说明了关上的形势,并上奏说:“予我军马钱谷,我一人足守此!”朝廷见他既有见识又很英勇,就破格提拔他为兵部职方司主事,命他监管关外军,不久后又升他为山东按察司佥事、山海监军。
 
袁崇焕赴任之后,上《擢佥事监军奏方略疏》,自请练兵选将,整械造船,以固守山海,进而慢慢收复失地。当时,山海关以外的广大地域还是漠南蒙古哈剌慎等部的领地,袁崇焕只好在关内驻军了。后来,朝廷对关外的蒙古部落实行了“抚赏”政策,以期能够与他们联合对抗后金。一些蒙古部落首领同意接受“抚赏”,于是袁崇焕就受辽东经略王在晋之命到达了山海关外的中前所(位于今辽宁绥中)。随后,王在晋又命他赶赴前屯(今辽宁绥中前屯)安置流民。袁崇焕领命之后就穿丛林、过荒野,连夜赶到了前屯,其英勇令将士们赞叹不已。王在晋见他如此英勇,越来越倚重他,题请朝廷擢升他为宁前兵备佥事。
 
在军事问题上,王在晋曾经主张以八里铺为山海重关,袁崇焕认为此举不妥,并将自己的见解上奏给了朝廷。朝廷派大学士孙承宗亲自前往山海关视察。孙承宗经过实地考察,认为宁远(今辽宁兴城)才是山海重关,于是听从了袁宗焕的建议,还自请督师辽东。至于王在晋,则被调任为南京兵部尚书。天启三年(1623年)春,袁崇焕受孙承宗之命安抚哈刺慎各部,然后由八里铺移师到宁远,收复了二百七十里失地。次年,宁远城竣工,然后逐渐变成了关外重镇。天启五年(1625年),孙承宗因柳河之战失利,屡次被弹劾,只好请辞,辽东经略一职由兵部尚书高第接任。高第认为关外根本不可守,所以他在上任之后就力主尽撤宁锦之兵于山海关内,袁崇焕极力反对:“兵法有进无退。三城已复,安可轻撤?锦右动摇,则宁前震惊,关门亦失保障。今但择良将守之,必无他虑。”并说誓死也要坚守宁前。同年十二月,袁崇焕升任按察使,仍然主管宁前事宜。
 
天启六年(1626年)正月,后金兵渡辽河,部分明军望风而逃。袁崇焕听说之后,与总兵满桂、参将祖大寿、守备何可纲等人发誓死守宁远。二十三日,努尔哈赤率后金军至宁远,并自称其率领的三十万大军必然能破城,令袁崇焕投降。袁崇焕早已探知对方只有十三万的兵力,且已发誓要死守宁远城,于是率部以火器迎战,共歼敌一万七千余人,史称宁远大捷。在这场战役中,后金将士虽然也全力抗敌,但是仍然避免不了伤亡。努尔哈赤自称:“自二十五岁起兵以来,征讨诸处,战无不捷,攻无不可,惟宁远一城不下。”
 
宁远大捷之后,袁崇焕被敕封为安边靖虏镇国大将军,次年,袁崇焕又全权掌管了关内关外的一切事宜,可谓荣耀等身。不过,立下如此大功的袁崇焕,最后却没能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