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海瑞

海瑞,海南琼山(今海口)人,为人正直,为官清廉且严惩贪官污吏,深受百姓爱戴,是明朝著名的清官,被后人称为“海青天”。
 
海瑞幼年丧父,和母亲相依为命。海母像孟母一样深知幼儿教育的重要性,因此她在儿子年幼时就让儿子读《孝经》、《尚书》、《中庸》等圣贤书,希望儿子能够具有正确的儒家思想。不过,海母对待儿子过于苛刻,她剥夺了儿子像其他孩子一样玩耍的权利,致使海瑞虽然博学多者,却因为性格孤僻而无法与人很好地相处。
 
嘉靖二十八年(1550年),三十五岁的海瑞中举,担任福建南平教谕。督学官到南平县视察工作,海瑞和另外两名教官前去迎见。在当时的官场,下级迎接上级时一般都要伏地通报姓名。海瑞旁边的另外两名教官都是这么做的,可是海瑞却只行了抱拳之礼,三个人摆成的架势就像一个笔架。督学官见状,愤怒地训斥海瑞不懂礼节,海瑞不卑不亢地说:“按大明律法,我堂堂学官,为人师表,对您不能行跪拜大礼。”弄得这位督学官也没有办法。海瑞则因此而落下一个“海笔架”的美称。
 
过了几年,海瑞因为考核成绩优秀而升任浙江严州府淳安县知县。这时的明朝,社会风气腐败,达官贵人经州过县时除了要用盛宴款待他们之外,还要送上厚礼。这样的风气逐渐蔓延开来,甚至连一些公子、衙内路过地方时,地方官员也要隆重接待。淳安县位于南北交通要道,接待应酬多如牛毛,再加上当地经济比较落后,所以百姓苦不堪言。海瑞到任之后,严格按照标准接待官员,即便是权贵也不例外。一天,总督胡宗宪的儿子胡公子路过淳安县。驿站官员送来饭菜,胡公子见不是山珍海味,认为驿站官员有意怠慢自己,于是气得掀了饭桌子,并喝令随从将驿站官员五花大绑,然后吊在树上用皮鞭狠狠地抽打。海瑞听差役汇报了胡公子的暴行之后,立即赶了过来,说:“以往胡公去各地巡查时,命令所经之地不要太铺张。这位公子的阵势如此强大,必定不是胡公子!”接着,海瑞就将胡公子沿途勒索的金银财宝全都充了公,并把胡公子赶出了淳安县,然后立刻派人给胡宗宪送了一封信,一本正经地禀告说:“有人自称胡家公子,沿途仗势欺民。海瑞想胡公必无此子,显系假冒。为免其败坏总督清名,我已没收其金银,并将之驱逐出境。”胡宗宪收到信后,并没有怪罪海瑞。海瑞就这样巧妙地抵制了胡公子的巧取豪夺。
 
都御史鄢懋卿巡查淳安县时,酒饭供应也十分简陋。海瑞高声说县邑狭小,不能容纳众多的车马。鄢懋卿虽然非常气愤,但是由于他早已听说过海瑞的清名,所以只好恨恨地离开了。
 
海瑞还力行清丈,颁行一条鞭法,并且屡次平反冤假错案,严厉打击贪官污吏。这些措施有利于老百姓,因此深得民心。
 
也是在嘉靖二十八年,海瑞回乡祭祖,耳闻目睹官军杀害黎族同胞,于是愤慨地上呈了《治黎策》和《平黎疏》,阐明处理民族矛盾的意义和方法,建议开辟道路、设立县城以安定乡土,为海南的平稳统治作出了很大贡献。
 
后来,海瑞因为曾经得罪鄢懋卿而被巡盐御史袁淳治罪,然后被贬为兴国州判官。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海瑞在吏部尚书陆光祖的举荐下升任户部云南司主事。这时,大奸臣严嵩已经倒台,可是世宗朱厚骢依然不理朝政,整日深居在西苑,专心地设圪求道。朝中大臣没有敢直言时政的。海瑞买来一个棺材,告别妻子,遣散童仆,然后上疏批评世宗迷信巫术、生活奢华、不理朝政,劝说世宗重理朝政。世宗读罢,愤怒地把上疏扔在地上,下令赶紧抓捕海瑞,以免他逃跑。宦官黄锦对世宗说,海瑞向来很傻,听说他上疏时自知犯上,所以买棺别妻,等候朝廷治罪,他是不会逃跑的。世宗听了,无言以对。不久之后,世宗又反复读了海瑞的上疏,一会儿暴怒不已,一会儿又长叹不止,心里非常矛盾,只好把上疏留在宫中数月,并说:“这个人可和比干相比,但朕不是商纣王。”世宗还说:“如果朕能够在偏殿议政,岂能遭受这个人的责备呢?”接着,他就逮捕了海瑞,追究主使的人。狱词送上之后,世宗将其留在了宫中。户部有个司务叫何以尚,他揣摩皇帝没有杀死海瑞之心,于是上疏陈请释放海瑞,世帝大怒,命锦衣卫将何以尚杖责一百,昼夜用刑审问。宰相徐阶力救海瑞,尚书黄光升则把海瑞上书比作儿子骂父以减轻海瑞的罪责,并乘机把海瑞留在狱中。同年十二月,世宗驾崩,穆宗即位,海瑞和何以尚才获释。
 
穆宗隆庆三年(1569年),海瑞升任右佥都御史,他一如既往地惩治贪官、打击豪强,修筑水利工程。在百姓当中流传着这样一段称颂他的歌谣:“海刚峰,不怕死,不要钱,不吐刚茹柔,真是铮铮一汉子!”由此可见海瑞“不吃软怕硬”的精神。因此,百姓都称他为“海青天”。不久,海瑞就因为为人刚正、为官清廉而被排挤,此后就长期赋闲在家。
 
万历初期,张居正主持朝政。他虽然敬仰海瑞的为人,而且有朝廷官员屡次举荐海瑞,但是他都没有任用海瑞,因为他认为海瑞过分正直。有一年,张居正之子在海瑞的家乡参加科举考试,海瑞听说之后,立刻用书信告诫考官不要造假,结果张居正之子果然没有考中。张居正很生气,命令巡按御史去考察海瑞。御史去考察海瑞时,海瑞杀鸡款待御史。御史见海瑞住所简陋,生活清苦,叹息而去。张居正听完御史的汇报,也一阵长叹,打消了惩治海瑞的念头。
 
海瑞在家闲居了十六年,直到万历十三年(1585年)才再次被起用。在此之前,神宗屡次要召用海瑞,但是由于主持国事的阁臣暗中阻止,所以神宗只好任命海瑞为南京右都御史。诸司向来苟且怠慢,海瑞身体力行矫正弊端,继续禁止私自受贿,严惩贪官污吏。当时,海瑞已经七十二岁了,他上疏说自己已经衰老垂死,愿意效仿古人尸谏,希望神宗可以采用明太祖“枉法达八十贯即判处死刑”的律法来惩治贪官污吏。此外,他还言辞恳切地议论了时政。有御史弹劾海瑞,说臣子劝皇帝用暴虐刑法是错误的。神宗虽然也认为海瑞的言论有过失,但是他知道海瑞是忠诚的,因此并没有治海瑞的罪。
 
海瑞一生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可是他的婚姻生活却很不美满。由于母亲的苛刻教育,海瑞始终不知幸福为何物,甚至还总是给妻子带来不幸。他一生娶过三个妻子,还纳了两个妾。第一个妻子为他生了两个女儿,后来因为与海母不合而被休。第二个妻子进门才一个月也因为与海母不合而被休。至于第三个妻子,则无故暴死。其中一个妾,也在第三个妻子暴死之前自杀身亡。可是,海瑞对母亲却非常孝顺,甚至到了三四十岁还和母亲睡在同一间屋子里,完全无法独立。所以,海瑞婚姻生活的不幸与海母有着莫大的关系。
 
万历十五年(1587年),海瑞死于任上。海瑞临死时,还惦记着自己欠了户部五钱柴火钱。海瑞去世时由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王用汲照料,王用汲看到海瑞的家境甚至不及一些贫寒的文人,忍不住哭了起来。百姓们得知海瑞的死讯,都穿着孝服为他送葬,哭声百里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