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实行“万历新政”

张居正,字叔大,号太岳,湖广江陵(今属湖北)人,明代政治家、改革家。他在任期间推行的万历新政,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国内的各种矛盾,为明朝延续了几十年的寿命。
 
张居正七岁通六经大义,十二岁考中秀才,十六岁中举,二十三岁考取进士,授编修官一职,后升任翰林院侍讲学士。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张居正二十六岁,他向世宗呈递了《论时政疏》,首次系统地阐述了他的改革主张,但是并未引起重视。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张居正以养病为借口回到了家乡,深切体会到人民生活的疾苦,政治思想也逐渐成熟。三年后,张居正回到翰林院供职,准备相机而动。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奸相严嵩倒台,张居正的老师徐阶继任首辅。徐阶上任后,和张居正联合起草了世宗遗诏,纠正了世宗时期大兴土木的弊端,为蒙冤的朝臣平反,受到了官民的普遍欢迎。两年后,张居正在徐阶的推荐下,成为裕王朱载垕的侍读。徐阶这一做法可谓深谋远虑,因为裕王将来很有可能会继承皇位。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世宗驾崩,裕王即位,即明穆宗。明穆宗就是隆庆帝,他从小就因为不受父亲的宠爱而养成了谨慎、仁义的性情,后来因为两位长兄先后早死才成了皇帝。他即位之后也从来不做任何重要的政治决断,以至于经常被大学士们安排去参加一些盛大典礼以树立威望。隆庆帝不愿干预朝廷具体事务的态度,或者说他的无能,使得那些有能力的官员能够放手去行使朝廷权力。隆庆帝即位之后,张居正如愿地以裕王旧臣的身份被擢为吏部左侍郎兼文渊阁大学士,进入内阁,参与朝政。几个月之后,张居正又改任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逐渐有了施展政治才能的机会。不久,徐阶因年迈多病而被迫告老还乡,内阁大权主要由高拱掌握。高拱在任期间,由于他过于自负且专横跋扈,所以经常招来同僚的非议。隆庆六年(1572年),正值盛年的穆宗因沉迷于媚药驾崩,皇位由其子神宗继承。神宗就是万历皇帝朱翊钧,他即位时年仅十岁,所以朝政由其母李太后处理。李太后非常信任张居正,神宗对张居正更是信任有加,张居正趁新皇登基之际,联合李太后与太监冯保,以“专政擅权”之罪把高拱打回了原籍。这么一来,张居正就成了首辅,从此独掌国家军政大权长达十年之久。
 


张居正为皇帝编著的《帝鉴图说》
在这十年里,备受朝廷重视的张居正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史称“万历新政”。
 
政治上,张居正认为当时朝野泄沓成风,民不聊生,主要原因是“吏治不清”,所以他上疏实行了“考成法”。考成法类似于现在的政绩考核制度,它以“尊主权,课吏职,信赏罚”为方针,明确了各级官员的职责,督促各级官员按要求完成每年的考核任务;如果有人不能如约完成任务,就要被贬职,直到被贬为平民百姓。它的主要目的是打压官僚玩忽职守、争权夺势的腐败之风,使吏治分明。在实行考成法时,镇守云南有功的沐朝弼屡次犯法,张居正就改立沐朝弼的儿子袭爵,派飞马前去捆绑沐朝弼。沐朝弼没有反抗,后被张居正幽禁在南京。当时,“盗贼”骤然群起,甚至抢劫官府库房,地方政府常常隐瞒这类事情不上报,张居正下令如有隐匿不报者,必将撤职查办,地方官也不敢再隐瞒。
 
万历五年(1577年),全国的钱粮年收入达四百三十五万余两,比隆庆时的年收入二百五十余万两之数增加了将近一倍(《明通鉴》卷六七),扭转了国家财政长期亏虚的状况。张居正自言:“近年以来,正赋不亏,府库充实,皆以考成法行,征解如期之故。”
 
除了实行考成法之外,张居正还以六科控制了六部,又用内阁控制了六科,全权控制了朝政,将他在十三岁时写下的“凤毛丛劲节,直上尽头竿”这一理想变成了现实。
 
军事上,张居正令戚继光镇守蓟门(今河北迁西西北),李成梁镇守辽东(今辽宁辽阳),又在长城山海关至居庸关段加修了三千多座“敌台”,加强了北方的军事防御力量。此外,张居正还起用了凌云翼、殷正茂等将才,平定了南方少数民族的叛乱。
 
经济上,张居正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第一,清查土地。张居正认为,“豪民有田不赋,贫民曲输为累,民穷逃亡”是“国匮民穷”的根源,于是他在万历六年(1578年)下令重新丈量全国的土地,清查漏税的田产,大大增加了朝廷的赋税。第二,改革赋税,实行“一条鞭法”。“一条鞭法”的主要内容是将一县之赋役全都并为一条,它旨在完全取消赋税,使里甲体系无论是在形式上还是实质上都不再存在,并使任何残留的人头税都并入田赋之中,而纳税人可以通过分期支付单一的、固定的白银来履行纳税义务,不给官吏贪污的机会。赋役折银这一改革措施,也是商品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它使奄奄一息的明朝重新获得了生机。
 
在边疆地区,张居实施了互市政策,使得北方的俺答长久没有来犯,保持了边疆政治、经济的稳定。
 
万历九年(1581年),五十七岁的张居正因劳累而病倒,次年病逝。这时候,神宗已经是二十岁的青年了,他把张居正的当权视为自己的失位,于是站在了张居正的对立面。张居正效忠国事,在神宗看来却是蔑视主上。再加上有人告张居正家财万贯,于是神宗立即下令抄了张居正的家,并取消了张居正的一系列改革措施,还收回了他之前赐给张居正的四代诰命等玺书,以罪状示天下。张居正险遭鞭尸,其家属饿死的饿死,流放的流放。
 
神宗断送张居正改革的行为,使朝纲逐渐倒退至嘉靖时政令不通的糟糕状态,加剧了通货膨胀,使得普通民众生活更加困苦,断送了明朝迎来中兴的希望,最终导致崇祯年间的财政全面崩溃,实际上是为明朝自掘坟墓。
 
直到天启二年(1622年),一代名臣张居正才得以复官复荫,可惜世间已经没有张居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