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王”刘瑾被诛

刘瑾是陕西兴平人,六岁时被太监刘顺收养,遂改姓刘。孝宗在位时,他负责侍奉太子朱厚照。他知道太子将来会继承皇位,因此千方百计地讨好太子,希望太子即位后可以感念他这个功臣,给他权势和富贵。
 
由于他善于察言观色,而且会随机应变,因此深得太子信任。弘治十八年,太子朱厚照即位,是为明武宗。此后,刘瑾多次升迁,并坐上了司礼监掌印太监的宝座。
 
武宗无道,喜好声色且狂放不羁,自称威武大将军朱寿,而且宠信太监。当时,刘瑾和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聚、谷大用、张永等太监都深得武宗宠信,被称为“八虎”,刘瑾为“虎王”。这些太监千方百计地鼓动武宗寻欢作乐,他们则瞒着武宗胡作非为。
 
武宗最信任刘瑾,因此命他掌管京城的精锐守卫部队。刘瑾大权在握之后,就开始趁武宗骄奢淫逸之机把持朝政。刘瑾不但把持朝政,而且乘机排除异己,致使朝中许多正直官员都被迫害。与此同时,他还勾结左都御史刘宇、吏部尚书焦芳等奸佞小人,逐步扩大自己的势力。
 

明武宗朱厚照像
 
朝臣们见武宗被太监们搞得不理朝政,纷纷劝谏。武宗起初不以为意,后来听说天象有变,才打算把刘瑾贬到南京。大臣们认为刘瑾是个祸根,如果不除掉他,早晚会出事,于是准备一起劝武宗杀掉刘瑾。
 
与刘瑾狼狈为奸的焦芳立刻向刘瑾告了密。刘瑾闻讯大惊失色,赶忙召集其他七名太监,到武宗面前哭诉、求情。武宗念及刘瑾曾经忠心地照顾过他,不但赦免了他们,还让他们分别掌管司礼监、东厂和西厂。
 
当时的司礼监是重要的内宫官署,有一名掌印太监和八九名秉笔太监。在明朝,如果有皇帝不勤于政务,就会让司礼监的秉笔太监代为批示百官的奏章,这就给太监提供了胡作非为的机会。此外,司礼监的太监还有传达皇帝旨意的特权,这则给太监制造了篡改圣旨的机会。刘瑾是司礼监的主管,完全具有专横跋扈的条件。他首先报复了那些曾经使他身陷绝境的大臣,报复方式有罚米供应边疆和身体处罚等。有许多大臣都因为罚的数目太大而破产。至于身体处罚,对他们实施廷杖,致使许多大臣被当场打死。此外,刘瑾还造了一种重达一百五十斤的大枷,致使那些遭他迫害的大臣几天内就被大枷压死。
 
刘瑾还借故罢免、廷杖或诬陷可能威胁到他的劝谏官,并命令所有劝谏官在寅时(早晨三点到五点)入朝,酉时(下午五点到七点)退朝,目的就是让他们没有精力弹劾自己。
 
刘瑾在排除异己时,简直是为所欲为。他曾经找了一个借口,一次把二十多个平时只对他作揖而没有磕头的翰林院官员或调职或贬为平民。渐渐地,他清除了所有曾经得罪过他的大臣,此后他就开始为所欲为了。他深知武宗爱玩,就用打球、跑马、带鹰抓兔等方法缠住武宗,并且专挑武宗玩得兴起时向武宗禀告政事。武宗此时只顾玩乐,自然不愿意被打扰,因此总是心烦地让他看着办,并斥退了他。刘瑾表面上装出一副办事不力的样子,心里却美得不行。就这样,刘瑾轻易地达到了专权的目的,世人都暗地里称武宗为“坐皇帝”,刘瑾为“立皇帝”。
 
刘瑾为了增强自己的权势,还建立了权力在东厂、西厂和锦衣卫之上的特务组织内厂,以此来监督官吏和百姓。权力的集中刺激了他的贪欲,他开始利用权势公然收受贿赂。各地官员入京朝觐或升迁,都要给他送礼,否则这些官员就会官位不保。如果有人升了官,那么这个人得立即使用重金“谢”刘瑾,送少了可不行,因为有可能马上被撤职,但是如果赶紧追加银子,马上又能恢复官职,官位基本上成了刘瑾捞钱的工具。另外,刘瑾还派亲信到地方任职,以便为其敛财。
 
刘瑾接受别人贿赂之后,自然得枉法行事,以至制造了许多冤狱。不过,后来有一段时间,刘瑾竟然拒绝收受贿赂,因为有亲信说,行贿者的钱基本上都是行贿者借刘瑾的名义从官府盗取或剥削百姓所得的,给刘瑾的仅占十分之一,但是百姓却会因此把怨气都集中到刘瑾身上,因此不宜受贿。刘瑾觉得这种说法很有道理,于是开始拒绝贿赂,甚至像个清官一样惩罚行贿者。但是,由于他生性贪婪,所以他不可能改掉收受贿赂的习惯。
 
权势和金钱使刘瑾渐渐迷失,最后竟然动了篡位之心。再加上刘瑾专权使朝政混乱;收受贿赂使地方官员加重了盘剥百姓的力度,从而使地方矛盾激化,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因此终于在正德五年(1510年)引发了安化王叛乱。
 
正德五年四月,都御史杨一清和太监张永受武宗之命平定了安化王叛乱,并在向武宗报告战况时罗列了刘瑾的十七大罪状。原来,“八虎”中的其他人早已因为刘瑾不肯分权而对他怒目相向了,这是刘瑾没有想到的。武宗自然不信,第二天就抄了刘瑾的家,结果不但搜出金银数百万两、珍宝无数,还发现了印玺、玉带等物,并在刘瑾经常拿着的扇子中搜出了两把匕首。事实摆在眼前,武宗也不得不相信刘瑾谋反了。谋反可是第一重罪,于是武宗下令将刘瑾凌迟处死。
 
凌迟即千刀万剐,行刑时将受刑者身上的肉一刀刀割去,使受刑人饱尝痛苦,然后慢慢死去。这一刑法在明朝时期比较精细,大多数凌迟都超过千刀。那些曾经被刘瑾害过的人家,纷纷花钱买下刘瑾的肉吃下,以解心头之恨。不可一世的刘瑾,就这样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