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之变

1449年,明英宗朱祁镇御驾亲征,结果在土木堡被瓦剌大军击溃。明军陷入了瓦剌大军的包围圈,最终全军覆灭。明英宗沦为瓦剌的俘虏,他宠信的大宦官王振则被明军将领所杀。历史上将此次事件称为土木之变。
 
朱祁镇是明宣宗朱瞻基的长子,朱瞻基在位时,将其册封为太子,朱瞻基去世以后,便由朱祁镇继承皇位,史称明英宗。明朝历史上出现了几位极富传奇色彩的皇帝,朱祁镇就是其中之一。
 
朱祁镇的生母只是一名普通的宫女,机缘巧合下被皇帝临幸,之后便怀上了朱祁镇。当时统领后宫的是胡皇后,在后宫之中唯一有资格与之抗衡的就是孙贵妃。孙贵妃的父亲是朝中重臣,她自幼就在皇宫中长大,与朱瞻基称得上是青梅竹马。因为她生得十分美貌,所以朱瞻基一直都很喜欢她,明成祖朱棣在位时,她就嫁给了朱瞻基。后来朱瞻基登基成为明宣宗,便将她册封为贵妃。
 
孙贵妃深受明宣宗的宠爱,但她并不满足于此。她一直暗自觊觎皇后之位,想方设法要取而代之。然而,胡皇后贤良淑德,深明大义,任谁都不能从她的言行举止中挑出半点毛病。再加上她又是明成祖亲自为朱瞻基挑选的皇后,所以尽管朱瞻基对她并不喜爱,但还是没有半分废后的念头。基于以上几点,要想扳倒胡皇后,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过,孙贵妃并不死心,她思索良久,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朱瞻基一生只有两个儿子,朱祁镇是他的长子,另外还有一名次子朱祁钰,也就是后来的景泰帝。朱祁镇出生时,他的父亲朱瞻基已经三十岁了。中国古代普遍早婚早育,三十岁才有第一个儿子实属罕见,更何况朱瞻基还是一国之君。
 
胡皇后一直没有为朱瞻基生下子嗣,孙贵妃也是一样,而孙贵妃想到的登上皇后宝座的突破口正在于此。那名宫女也就是朱祁镇的母亲被皇帝宠幸并怀孕的消息传到了孙贵妃耳中,孙贵妃便悄悄地将这名宫女藏了起来,悉心照料。与此同时,孙贵妃又对外谎称自己怀孕了。等到宫女生下朱祁镇以后,孙贵妃就制造出了朱祁镇是自己所生的假象。孙贵妃买通了御医、宫女、太监等一大批人帮自己演完了这场戏,最终成功赢取了朱瞻基的欢心。
 
朱祁镇出生的第二年,朱瞻基就下令册立朱祁镇为太子,之后又将胡皇后废掉,册立孙贵妃为皇后。至此,孙贵妃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夙愿。不过,朱祁镇的生母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为了免除后患,朱祁镇一出生,孙贵妃就派人将她杀害了。
 
朱瞻基是个短命的皇帝,不到四十岁就与世长辞,其子朱祁镇即位时才只有九岁。朱祁镇登基以后,朝中的三名重臣杨士奇、杨荣和杨溥要么隐退,要么去世。这三位重臣人称“三杨”,他们从朱棣在位时就开始辅佐朝政,历经四朝天子,为明朝立下了汗马功劳。等到朱祁镇统治时期,这三人都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只能从明朝的政治舞台上退出了。
 
此后,明朝的统治日益腐败,宦官的势力越来越大。朱祁镇在位时,对宦官王振十分宠信。王振本是乡间的一名教书先生,生活穷困潦倒。后来,他下定决心要改变现状,于是选择了自阉进宫,谋求出路。当朱祁镇是太子的时候,王振就进入东宫开始服侍他。朱祁镇一直对他信任有加,几乎已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朱祁镇刚即位时,因为年纪太小,便由太皇太后和“三杨”辅政。这段时期,王振并不敢轻举妄动。等到太皇太后去世,“三杨”先后隐退,王振就开始联合宦官邹东来结党营私,干涉朝政。王振作为明朝首个专权的太监,就此拉开了明朝太监误国的大幕。
 
明太祖和明成祖在位期间,多次以武力击退蒙古大军,蒙古各部落因此大受打击。不过,从明成祖在位后期,蒙古部落的势力又开始膨胀起来,其内部分裂为瓦剌、鞑靼和兀良哈三个部落。这三大部落彼此争执不断,互较短长。等到朱祁镇统治时期,瓦剌部落的实力最为强大,其首领也先率领族人成功地征服了其他两个部落。
 
也先为人非常狡猾,他假意对明朝政府示好,背地里却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对明朝用兵。驻守边疆的明朝将领察觉到他的意图,先后多次上书向朝廷禀报这一军情,无奈始终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在这段时期,也先不断派出使臣到明朝进贡。对于从国外赶来进贡的使臣,明朝政府都会按照他们的人数给予十分丰厚的赏赐。随着也先派出的使臣人数的不断上升,明朝政府需要给予他们的赏赐也在不断增加。1449年,也先派出了两千名使臣来到北京进贡,却谎称总人数为三千,以此骗取巨额赏赐。王振在察觉到也先的用心之后,不禁勃然大怒,下令削减对瓦剌使臣的赏赐。这样一来,便给了也先率先出兵的借口。
 

土木堡遗址
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瓦剌大举攻明。明英宗在宦官王振的怂恿下,率50万大军亲征土木堡。结果王振死于乱军之中,明英宗被俘。
 
瓦剌与明朝之间的战争爆发以后,王振极力怂恿朱祁镇御驾亲征,以留名青史。朱祁镇这一年才二十出头,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被王振一怂恿,便开始蠢蠢欲动。很多大臣对此都持反对意见,认为皇帝此举太过冒险。然而,朱祁镇心意已决,无论谁来劝说,都不能叫他打消亲征的念头。
 
没过多久,朱祁镇就带着一支号称五十万的大军北上讨伐瓦剌。在行军途中,朱祁镇多次收到朝臣的奏章,恳请他班师回朝,朱祁镇都不予理会。
 
也先得知朱祁镇御驾亲征的消息以后,便假意撤退,以此来麻痹明军,然后趁他们不备时,再伺机出动。明军果然上当,在与瓦剌军的交战中惨败,死伤人数众多。
 
等到朱祁镇率军抵达大同时,收到消息称明军已在大同以北地区被瓦剌军击溃。现在瓦剌军队已设下埋伏,明军若是继续北上,势必损失惨重。
 
因为连日以来,降雨不断,导致明朝军队在进军大同的途中历尽艰辛。朱祁镇和王振都没有行军打仗的经验,此行连粮草都没有带齐。将士们饥寒交迫,士气低迷。面对这样的情况,朱祁镇和王振最终商定要班师回朝。
 
王振是河北蔚州人,离开家乡多年,一直没有机会衣锦还乡。此次班师回朝,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王振向朱祁镇提议修改行军路线,从蔚州绕道返回京师。随行的大臣纷纷表示,此举会延误撤军的最佳时机,若是瓦剌大军乘机追上来了,后果必将不堪设想。只可惜朱祁镇和王振一意孤行,执意率领数十万大军转道蔚州。
 
也先得知这件事以后,马上派兵前来突袭明军。几天后,明军抵达土木堡。此地周围全是山脉,地势高低起伏,行军非常困难。这时,蒙古大军已经快要追过来了,情况异常危急。大将邝埜提议大军撤到怀来暂作躲避。王振却唯恐大军在撤退途中会将自己家乡的农田踩踏,因此断然拒绝了邝埜的提议。
 
当天晚上,明军就被瓦剌大军包围了。瓦剌军占据了土木堡唯一的水源,导致明军将士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滴水未沾。也先看准时机,派出使臣假意与明军议和,同时作势撤兵。
 
朱祁镇和王振身处困境,心焦似火,见到瓦剌撤军,急忙命令明军将士去取水解渴。将士们饥渴难耐,一时间全都乱了方寸,拥堵在路上动弹不得。就在这时,忽然从四面八方涌来大量瓦剌骑兵,一举将数十万明军击溃。明军死伤惨重,几乎全军覆灭。混乱中,朱祁镇原本打算突围出去,后来眼见突围无望,便从马上跳下来,坐在地上,静静地等候被捕。很快,他就被一名瓦剌士兵俘虏了。这名瓦剌士兵见他衣着出众,推测他的身份一定很尊贵,便带着他去见也先的弟弟赛刊王。
 
朱祁镇见到赛刊王,主动向他发问:“你到底是也先,伯颜帖木儿,还是赛刊王?”他高高在上的语气让赛刊王大吃一惊,后来也先也听说了此事,急忙派使臣前去辨认他的身份,这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明英宗朱祁镇。
 
朱祁镇被俘,王振则被杀。杀死王振的并非瓦剌军,而是保护朱祁镇的大将樊忠。樊忠痛恨王振连累明军几十万将士惨死,连英宗皇帝都沦为了瓦剌的俘虏。愤怒的樊忠举起了沉重的铁锤,冲着王振的头部就是猛烈的一击,王振就此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