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不韦迎异人归秦

长平之战以前,赵国国力不输秦国,秦国两次进攻赵国,都被赵将廉颇打退。为了议和,秦国把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异人送到赵国做人质。异人是安国君排行居中的儿子,庶出,母亲夏姬并不受宠。异人被送到赵国后,秦国仍然时常派兵攻打赵国,因此赵国人并不善待他,让他左右为难。异人在赵国过着被囚禁一般的日子,生活困难,失意潦倒,车马和钱财都十分紧缺,更觉得自己的一生都要耗在赵国了。
 
吕不韦原是卫国人,经商为生。他奔走各地,贱买贵卖,积累了万贯家财。他的生意做大以后,卫国这样的小国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商业需求,于是他来到了赵国。赵国是当时中原的交通要塞,经济发达,有利于发展商业贸易。吕不韦在邯郸做生意的时候,偶然见到了异人,他以商人的精明头脑意识到,这个人“像个罕见的货物,可以囤积起来,等待时机出手”,于是想方设法同异人结交。
 
吕不韦先买通了异人身边看守他的侍卫,使自己得以前去拜访异人。他对失意中的异人说:“我能让你光耀门楣。”异人不相信,苦笑着说:“你先光耀自己的门楣,再来光耀我的门楣吧。”吕不韦回答:“你不明白,我的门楣就是要靠你的门楣来光耀的啊。”异人孤身在异乡,身边没有心腹知己,很快就把吕不韦视为不可缺少的人。
 
吕不韦的这番话,异人心知肚明。他在赵国茫然度日,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于是向吕不韦请教。吕不韦说:“秦王老了,太子是您的父亲安国君。我听说,安国君最宠爱的妃子是华阳夫人,但华阳夫人至今没有子嗣。以华阳夫人受宠的程度,绝对可以左右安国君的想法。您有二十多个兄弟,排行不前不后,没什么特别的长处,不受宠,又长期在赵国,就算秦王不在了,安国君做了君王,您也没有资本和兄长还有其他兄弟争太子啊。”异人说:“是,你说得没错,可我能怎么办呢?”
 
吕不韦说:“您没什么钱又寄人篱下,不可能拿出礼物承欢亲友,壮大势力。我虽然也算不上富有,但还是愿意提供钱财给您,为您跑一趟秦国,见见安国君和华阳夫人,让他们立您做太子。”
 
话说完,吕不韦真的拿出五百金给异人,让他置换车马,广交幕友。同时,他自己也带着五百金,买了些奇珍异宝,西去咸阳,打通门路。他先拜访了华阳夫人的弟弟阳泉君和大姐,让华阳夫人的姐姐亲自出马,到华阳夫人那里做说客。
 
姐姐劝妹妹说:“年轻的时候可以靠美貌得宠,可总有一天会年老色衰的,你又没有子女可依靠,到时候该怎么办呢?不如趁早在太子的儿子中,选一个才干不错又孝顺你的人,认做儿子,立为王位继承人。这样,丈夫在的时候,你可以妻凭夫贵,一旦丈夫不在了,继承王位的人是你的儿子,又可以母凭子贵,就不用害怕会有失势的一天了。听姐姐一句话,不趁现在得宠的时候积累资本,以后不得宠了,太子还会听你的吗?我这里有一个人选,就是送到赵国做人质的异人,这个孩子品行不错,自己也知道按排行不可能做继承人,而且他的生母也不受宠。如果扶他做继承人,他一定感恩戴德,对你终生孝敬,那你一生的尊崇不就有指望了吗?”
 
这番话说到了华阳夫人的心坎上,她深以为意。吕不韦借机把带来的珍奇玩物送给华阳夫人,顺便夸奖异人的聪慧贤德,说他门客满天下,还说:“我们异人把夫人当成了天,因为想念夫人和太子,夜不能寐,终日哭泣。”
 
华阳夫人听了很高兴,于是找机会对安国君说,在赵国作人质的异人很有才干,很多人都夸奖他,然后哭诉道:“我有幸得太子宠爱,只是没有儿子,心中不安,希望能让异人做儿子,立为继承人,也不至于将来没有着落。”安国君同意了,把异人立为继承人。确定继承人以后,安国君和华阳夫人送了很多礼物给异人,并请吕不韦做他的老师,异人的名气越来越大。
 
有一天,异人和吕不韦在一起喝酒,吕不韦的姬妾赵姬前来献舞,异人很喜欢她,向吕不韦索要。赵姬于是成为异人的夫人,很快生下儿子,取名赵政。不久,秦国再攻赵国,围困了赵都邯郸,形势危急,赵国人想杀掉异人泄恨。异人慌忙和吕不韦商议。他们重金买通了守城的官吏,仓皇逃到秦国大营。他们走得匆忙,把赵姬和儿子赵政留在了赵国。赵国人没抓到异人,就想杀掉他的妻儿。赵姬躲在赵国富户的家里,假装是他们的女儿才逃过了这一劫。
 
异人回到秦国后,吕不韦让他身穿楚服去见华阳夫人。华阳夫人出身楚国,见到这样的异人格外高兴,于是给异人改名叫子楚。不久秦王病逝,安国君继位,没几天,安国君突然中毒身亡。公元前251年,异人成了秦国的新国君,尊华阳夫人为太后,以赵政为太子,吕不韦为相,封万户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