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说赵太后

公元前266年,赵惠文王去世,他的儿子孝成王成了赵国国君。赵国政权交替、动荡不安,秦国借机大举兴兵进攻赵国,连占赵国的三座城池。赵孝成王年纪小,所以由母亲赵威后执掌国政。虽然有廉颇、蔺相如、平原君这样的大臣辅政,但赵威后刚开始接触政事,政局不稳,赵国形势危急。
 

雕花纹漆几面 战国中期 古人席地而坐,用几来凭靠。

赵国靠自己的力量难以抵御秦兵的攻击。赵威后不得已,只好向国力强大的齐国求援。齐国虽然答应出兵援助,但按照惯例,赵国必须派一名王室成员到齐国做人质。齐王提出,赵威后要把自己的小儿子长安君送到齐国,齐国才能放心发兵。
 
一边是家国患难,一边是骨肉至亲,赵威后陷入两难的境地。她舍不得把最疼爱的小儿子送到齐国,固执地不肯答应齐国的要求。但国难当头,大臣不厌其烦的上奏惹恼了赵威后,赵威后不再顾及赵国危在旦夕的形势,一心想保护自己的小儿子,甚至扬言说:“谁再敢说把长安君送到齐国作人质,我一定吐他一脸口水!”大臣们虽然心急如焚,但看到赵威后如此抗拒,也只好停止了劝谏。
 
赵威后和大臣们针锋相对,谁也不能说服谁。眼看秦兵压境,赵国面临国破家亡的危机,左师公触决定前往赵宫,觐见太后。赵威后一听说触要进宫,立刻明白他是为了送长安君去齐国的事而来。于是她摆好阵仗,气势汹汹地等着他,准备给他一番大骂,吐他一脸口水。
 
赵威后盛气凌人,触为了避免和她硬碰硬引起争执,于是作出一副年迈体衰的样子,一路小跑又跑不快,亦步亦趋,蹒跚着进来。见到太后,先道歉说:“我老了,腿脚不灵,走得稍微快一点儿都有问题,所以这么长时间没能进宫来看您。我自己拿身体做借口,私下原谅自己,但又怕太后的身体有什么问题,所以觉得还是来看看您。”太后木着一张脸,说:“我也就坐着车子才能走动走动。”触又关切地探身问:“每天的食量还够吧?”太后仍然冷着脸:“不过喝点稀饭。”触不看她的脸色,自顾自地说:“我现在也没有食欲,吃不下东西,但是坚持着让自己走路,每天能走个三四里,活动多了就吃得下饭了,身体状况也能好一些。”赵威后面色和缓了,说:“我就不行。”
 
触看太后的面色和缓了,知道她放松了戒备,借机说:“我最小的儿子舒祺,没什么出息,但我年纪大了又最疼他,想让他填补黑衣卫士的空缺,当个侍卫,将来保卫王宫。这点心愿冒死前来请求,太后就答应了吧。”赵威后说:“没问题,多大岁数了?”触说:“十五岁。虽然年纪还小,但能在我进坟墓以前,把他托付给您,也算了了一桩心事。”赵威后好奇地问:“你们男人,最疼爱的也是小儿子吗?”触说:“比女人还疼。”太后笑了,放下警惕说:“还是女人更疼吧。”
 
触知道赵威后上钩了,立刻把话题转了向,说:“我自己觉得,比起疼长安君,您还是更疼燕后。”太后说:“你想错了,我疼燕后,远远比不上疼长安君。”触说:“要说父母疼爱子女,就必须要为他们作长远打算。当年燕后出嫁,您拉着她的脚跟不让她走,跟在她身后,边哭边送她。您伤心是因为她嫁得这么远,您惦记她,这场景现在想起来都让人心酸。但是她出嫁以后,您再怎么惦记她,祭祀的时候也还是为她祷告说‘千万不要被赶回来啊’。这难道不是因为您考虑到她的长远前途,希望她的子孙后代一代一代地做燕王吗?”太后说:“说得不错。”
 
触接着说:“从现在的赵王往前推,推到三代以前,甚至赵国刚成立,那时被封为国君的人,他那些被封侯的子孙,还有没有能继续被封侯的呢?”赵威后回答:“没有吧。”触又说:“那么赵国以外,其他国家那些国君被封侯的子孙,还有没有继承人呢?”赵威后摇头:“这我也没听说过。”触说:“这就是了。这些人,灾难来得早的就落到了自己头上,来得晚的就祸及了子孙。难道是因为君主的子孙自己不好吗?不是的,而是因为他们地位尊贵、待遇优厚,自己却没有功劳,白占了这么多宝物才会引来祸患啊。现在,长安君的地位这么尊贵,您封给他这么多肥沃的土地,又赏赐给他这么多珍贵的宝贝,却不让他趁现在的机会为国立功,将来您不在了,长安君靠什么在赵国站稳脚跟呢?所以我才说,您疼爱长安君比不上疼爱燕后,您为他打算得太短了啊。”
 
赵威后无言以对,只好说:“好吧,随便你把他派到哪儿去吧。”接着就为长安君准备了上百辆车,把他送到齐国。齐国接到人质后,这才发动救兵。
 
这件事后来被子义听说了,他感慨道:“国君的亲骨肉尚且不能无功受禄,更何况是为人臣下的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