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荆请罪

战国七雄中,秦国最强,总欺负其他弱小的国家,赵国就是备受欺凌的弱国之一。
 
当时赵国有一位将军,名叫廉颇,他骁勇善战,曾经多次率军打退秦兵的攻击,迫使秦国与赵国议和。在一场攻打齐国的战役中,廉颇率领军队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把齐军打得落花流水,一举拿下了齐国的阳晋。这件事使他威震各个诸侯国,赵国也成了秦国以外,其他六国中最强大的国家。赵惠文王很高兴,论功行赏,封他为左上卿。正因为有廉颇,所以秦国虽然对赵国虎视眈眈,却不敢贸然前来攻打。廉颇为此洋洋自得,觉得自己是赵国最重要的人。
 
赵国还有一个名臣,就是蔺相如,他出使秦国,保全了和氏璧,把它安然地送回赵国。赵王对他格外赞赏,为了表彰他的功绩,封他为上大夫。
 
几年以后,秦军攻打赵国,杀死赵国两万多名士兵。秦王又一次耍花招,派使臣出使赵国,约赵王在两国交界的西河外渑池相会。赵王畏惧秦国的兵力,怕秦国把他扣下,当人质要挟赵国,不敢去,于是和大臣们商议。蔺相如说:“如果不去,就等于向秦国示弱,不能不去。”赵王这才决定带蔺相如前去赴会。廉颇带兵护送他们,在边境做好防御的准备。
 
宴会上,秦王趁着酒兴说:“听说赵王喜欢音乐,请您弹弹瑟吧。”赵王无法拒绝,只好弹起来。秦王立刻让史官写道:“渑池会上,秦王与赵王同饮,命赵王鼓瑟。”
 
赵王蒙受了这样的耻辱,蔺相如不能坐视不管。他走上去,站在秦王面前说:“听说秦王擅长演奏秦乐,请让我为秦王献上缶,借此互娱吧。”秦王大怒,不同意。蔺相如于是捧着缶走上前,跪请秦王演奏。秦王仍然不同意。蔺相如威胁说:“我和大王之间的距离不到五步,五步以内,足以把我的血溅到大王身上。”秦王身边的侍卫举起刀,准备杀掉蔺相如。蔺相如怒目圆瞪,大喝一声,吓退了他们。秦王没办法,只好随便敲了一下缶。蔺相如立刻也让赵国史官写道:“渑池会上,秦王为赵王击缶。”
 
秦国不肯就此罢休,宴会中,秦国大臣对赵王说:“请你们赵国拿十五座城献给秦王做寿礼。”蔺相如马上反击:“请你们秦国把国都咸阳送给赵王做寿礼。”直到宴会结束,秦王也没能占到上风。他知道廉颇已经在边境布了兵,只好放赵王回去。赵王回国后,认为蔺相如保住了赵国的尊严,功劳比廉颇大,把他封为上卿,职位比廉颇还高。
 
廉颇听说了很不服气,他想:“我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他蔺相如不过会逞口舌之利,凭什么职位比我还高?”他对周围的人说:“等我见了蔺相如,一定让他好看。”这些话被蔺相如知道了,每到上朝的时候,他就推说自己有病,不去上朝,避免和廉颇碰面。他还吩咐手下,如果碰见廉颇的人,一定要谦让,不要起争执。他自己乘马车出门的时候,一旦看见廉颇的高头大马,或者听说廉颇过来了,就立刻吩咐车夫掉头回去,或者躲进小巷子里,让廉颇先过去才肯出来。
 
手下的人不明白,问他:“您的职位在廉将军之上,为什么还要害怕他呢?您这样躲着他,只会让他更不把您放在眼里。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个耻辱啊。”蔺相如回答:“廉将军比秦王,谁更厉害呢?”下人说:“当然是秦王。”蔺相如说:“对啊,我连秦王都不怕,更何况廉将军呢?但是你想,秦国之所以不敢攻打赵国,就是因为赵国有廉颇和蔺相如,两个人一文一武,好像两只臂膀,结成一条心,才会让秦国畏惧。如果我们自己人打自己人,一个伤了或者另一个残了,赵国等于失去了一只手臂,不正给了秦国机会吗?你们说,是私人恩怨重要,还是国事更重要呢?”
手下人听了心服口服,从此以后,碰见廉颇的下人总是小心避让。这些话传到廉颇耳朵里,他觉得愧疚极了,于是脱掉上衣,赤裸肩膀,背着一根荆条,让门客引领他到蔺相如家道歉,请他鞭打自己。蔺相如忙赶出来,把荆条扔到地上,双手搀扶起他。两个人从此握手言和,变成了生死之交,齐心协力为赵国效劳。
 
廉颇和蔺相如交好,使赵国内部的文官武将团结一心,赵国越来越强盛,一度成为其他诸侯国的保护墙,秦国有十多年的时间不敢再出兵攻打赵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