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氏代齐

公元前379年,齐康公去世,齐国姜氏政权被田氏所取代,这时人们称齐国为“田齐”。姜子牙为周王朝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周武王将齐国分封给他。当时齐国实力就不容小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到了齐桓公姜小白时,齐国更是数一数二的大国。不过,恐怕连姜太公也不会想到,最后他的封地竟会从他的后代手中丢掉,田氏家族将成为它新的主人。
 
陈完是陈国陈厉公的儿子。他出生后,陈厉公为他卜了一卦,卜辞上说陈完的后代将会成为帝王,但是不在陈国。陈厉公半信半疑。果然,陈厉公死后陈完就离开了陈国。
 
公元前672年,陈完独自来到齐国。齐桓公想要任命他为卿,陈完推辞说:“我只是个逃命的人,你不杀我就已经很知足了,不敢再接受那么高的职位。”于是,齐桓公就让他担任工正。不久,一个大夫想要把女儿嫁给他。为此,他还专门算了一卦,卦上说他女儿嫁给陈完,她的第六代后人就会做高官,第九代后人就会成为君主。于是,这个大夫就把女儿嫁给了陈完。
 
陈完死后,他的后代都一直留在齐国当官。过了五代后,他的后代田桓子无宇得到齐庄公的宠信。田无宇去世后,他的儿子田乞在齐景公手下当官。这个齐景公是个昏君,他整天只知道自己享乐,完全不顾百姓死活,晚年更是荒淫无度,贪图享受。国库里的粮食即使发霉了,他也不肯施舍给灾民。另外,他还抓了很多的百姓为他建造宫殿,对待反抗的百姓,他下令砍掉他们的手脚,百姓对他非常的不满。这时,田乞趁机想出一个办法收买民心。他将齐国的量制由四进制改为五进制,百姓借粮时,他就用五进制,还粮时他又用四进制。这样大斗借出,小斗收回,百姓就得到了好处。他们纷纷感谢田乞。很快,田氏家族变得强大起来。
 
有一次,齐景公派晏婴出使晋国,晏婴私下对叔向说:“齐国最终会是田家的。”几年后的一天,晏婴陪齐景公休息时,齐景公看到自己居住的豪华宫殿,叹气说:“我死后,谁会居住在这儿呢?”晏婴说:“假如正像你说的那样的话,恐怕只有田家了,田家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大的功德,但他有恩于百姓。君主您征税多,而田乞却施舍多,民心都向着他呢!如果你的后代稍微做得不好,那么田家就会把握齐国大权。”听到这些话后,齐景公很是担忧。他向晏婴寻求办法,晏婴告诉他以礼治国。虽然齐景公也很赞同,只是为时已晚,几年后他就去世了。他最后也只是控制田家的势力,根本没做些取得民心的事情。
 
在齐景公病重后,他让国夏、高张为相,辅佐他的儿子荼为太子。田乞得知后不高兴了,他想让景公的另一个儿子阳生为太子。齐景公死后,田乞假装拥护高、国二相,暗地里却挑拨离间。他对高、国二相说:“最初大多数大夫都不想立荼为太子,你两位辅佐荼即位后,大夫们都想准备谋反呢!”接着,他又对大夫们说:“相国很可怕,他想要除掉我们这些不支持太子即位的人。趁他还没动手,我们先干吧!”于是,田乞带着大夫们领兵攻入宫廷,高、国二相急忙迎战。不料,最后失败。
 
随后,田乞把逃到鲁国的阳生接回自己家中。然后召来众大夫前去他家喝酒。这之前他把阳生装在一个袋子里,中途打开袋子放出阳生说:“这才是齐国的国君。”众大夫磕头拜见。这时,一位大臣说:“你们都忘记景公的遗命了吗?”众大夫略有反悔之意,阳生就叩头说:“看我可以就立我,不可以就算了。”到了这种境地,众大夫也只好同意。阳生史称齐悼公,他即位后,田乞任相国,独揽齐国大权。
 
田乞死后,齐悼公被杀,他的儿子即位,也就是齐简公。这时,田常在齐国担任左相,监止担任右相。齐简公宠信监止,田常心生嫉妒。于是,他还是用父亲田乞的老办法,用大斗把粮食借出,小斗收回。齐国大夫们上朝进谏,要齐简公废了田常的相位,齐简公并没有当回事。不久,齐国百姓都归附于田家门下。这时,监止的同族子我对田家的一个远房同族说,他要灭掉田家。不料,这个田家的同族将子我的话悄悄告诉田常,他说:“子我将要诛灭田家,如果你不先下手,灾祸就要降临了。”得到消息后,田常带领人马入宫要杀掉子我,齐简公准备下令抓住田常。他身边的一个人说:“田常不是作乱,他是在保护君王的安全。”于是,齐简公就没有下令抓田常。但是,田常听说齐简公发怒后,他害怕齐简公杀掉自己,就干脆率兵准备杀掉齐简公,结果齐简公逃跑了,监止被杀。4年后,齐简公被田常派的人杀掉。接着,田常让简公的弟弟即位,他自己担任相国。经过两次的武装斗争,田氏掌握了齐国大权,同时,削弱了姜姓大族的权力,姜氏的势力更加微弱了。
 
田常死后,过了69年,田家两代人担任了两朝相国。到了齐康公时,田和是齐国的相国。齐康公沉溺酒色,不理朝政,田和就把他赶到海滨的一座城。不久,田和要求周天子立他为诸侯,周天子准许。公元前386年,田和成为齐侯,至此齐国的姜氏政权完全被田氏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