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逍遥自得

战国时,孟子是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同一时期,道家思想的代表人物是庄子庄子名周,是老子哲学思想的继承者和发展者,后人将他与老子并称为“老庄”,其哲学思想体系也被尊为“老庄哲学”。
 
庄子是楚庄王的后裔,出生时家世已经没落,后因乱迁至宋国蒙,做过蒙地的漆园吏。但后来发现世道污浊,内心深处充满对世态的悲愤与绝望,认为在这样黑暗的现实中,做官会扭曲人的自然本性,因此厌恶当官,“终身不仕”,过起了安贫乐道的隐居生活。庄子觉得在贫贱的生活中,他可以遗世独立,自得其乐,保持精神上的逍遥自在,因此虽然贫穷,却鄙弃荣华富贵、权势名利。
 
有一次,庄子去拜见魏王。魏王见他穿着粗布补丁衣服和用草绳系着的破鞋,问他:“先生,怎么落得如此潦倒的地步啊?”庄子觉得他的说法不对,纠正道:“我现在的样子是贫穷,不是潦倒。不能将自己的德行彰显于世的人,才算是潦倒。如今我穿着破衣烂鞋,您看到的是贫穷,不是潦倒,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生不逢时啊!大王,您可曾见过身姿敏捷的猿猴,它们在高大的楠木、樟树上,攀援跳跃,来往自由,就算是神射手后羿、逢蒙,看到它们恐怕也无可奈何。可是,一旦它们来到荆棘丛中,就会变得畏首畏尾,施展不开,看上去僵硬笨拙。这并不是因为它们的身体不灵活了,而是受环境所迫,不能施展自己的才能了。如今的世道,昏君当道,乱臣逞能,我就是不想潦倒,恐怕也办不到。”
 
庄子继承并发扬了老子的道家思想,是个惊世骇俗的哲学大家。“道”一词是道家思想的精华。庄子的“道”是天道,是效法自然的“道”,本质上是虚无的。它不受时空的限制,是个永恒的存在,同时,它又蕴含于天地万物之间,无所不包,无所不在。人的形貌是道给予的,而人的形体是天给予的,我们不应该因为好恶而残生伤性。因此庄子主张“清静无为”。
 
庄子和弟子走到一座山的山脚下,看到溪流旁边耸立着一棵高大的树木,它枝繁叶茂,高大挺拔,非常引人注目。这样一棵树木长在山林间居然没被人伐去做木材,让庄子觉得很奇怪,便向伐木者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伐木者则不屑一顾地说:“这树的木头没什么用处。用它来造船,会沉到水里;用它造棺材,很快烂掉;用它做工具,很容易坏掉;用它做门窗吧,又很潮湿;用来做柱子,就容易招来虫咬。这棵树的木头没什么用处,所以可以长长久久地在这里,以致长得如此高大。”
 
庄子听了这话,对弟子说:“这棵树因为不能成材才能够一直立在这里,这不就是没有用处的好处,没有作为反而对自己有利吗?”
 
弟子觉得很对,连连点头称是。庄子又说:“树因为无用,而免于被砍伐;祭祀河神时,头上长白毛的牛,长痔疮的人,被巫师认为不祥,而免于投进河里;征兵时,身有残疾者可以不用应征入伍,而可以终老至死。身体上的残疾都可以养身保命,那无德无才的人就更可以了。树木没有用,才不会被砍伐;人没有才能,也可以保存自身。”最后,庄子说这就是“无用之用”。
 
庄子主张天人合一,物我两忘,因此在面对生死时,表现得非常通达。庄子的妻子去世时,他的好朋友惠子前去吊唁。惠子到了庄子家,却看见他盘着腿坐在地上,敲着盆唱歌。惠子很生气,指责道:“人家和你相伴一生,相夫教子,孝敬老人,操持家务,现在辞世了,你不哭也就算了,竟然还敲着盆子唱歌,真是太冷血了。”庄子说:“不是这样的。开始时,我是非常悲伤难过的,可等想通了生死的道理后就不悲伤了。如今她虽然死了,却还是存在于自然之中,我却悲号,觉得自己真是不同自然的安排,因此就不再悲哀,而唱起歌来了。”
 
庄子认为存在于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是一样的,人身处其中,应融入万物,物我合一。他希望精神不受束缚,形体也可以不依靠外力,达到逍遥自在境界。他曾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翩翩起舞,无所拘束,非常自在惬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庄周。当他想过来时,发现自己僵卧在床,原来是庄周。梦中的情景是那么逼真,他恍惚间觉得很疑惑,到底是自己在蝴蝶的梦中,还是蝴蝶在自己的梦中呢?
 
庄子还是个文学家,而且文采更胜老子,有《庄子》一书传世。《庄子》是与《道德经》齐名的道家经典。其中的文章汪洋恣肆,充满浪漫主义色彩,对后世文学有很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