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豹治邺

公元前406年,魏文侯任李悝为相,实施改革,以增强魏国实力,同时,因为邺地和韩、赵相邻,是军事重地,因此派西门豹去当邺令。西门豹初到邺地,发现这里百业废弛,田地荒芜,人烟稀少,一派萧条冷清的景象,立即深入民间,查问疾苦,并把地方上德高望重的人召集起来,向他们了解情况。
 
他们告诉西门豹,都是因为要给河伯娶亲,才使本地人口稀少,百姓贫困。
 
原来邺地有一条河,名叫漳河。每年雨季到来时,漳河都会泛滥成灾,淹没农田庄稼,冲毁百姓的房屋。但是当地官府不思治理水患,却请来几个女巫,希望她们施法压制水灾。女巫说,漳河之所以泛滥,是因为河伯想娶妻而不得,只要每年给他娶一个美貌的妻子,他就不会兴水患,祸害百姓了。以给河伯娶亲为名,邺地的三老、廷掾加重百姓们的赋税,每年搜刮的钱财有几百万,但其实,他们只留出其中的二三十万用做娶妻的费用,剩下的就和女巫们平分后,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到了要给河伯娶媳妇的时候,女巫就四处巡查,看到哪个穷苦人家的女儿漂亮,就马上下聘礼,说河伯要娶她为妻,然后,就把她安置在河边一座房子里。这座河边的房子是专门给河伯的新娘子用的,有专人提供饭食。新娘子跟家人分开,要独自在那里面生活。十几天后,他们就把新娘子好好地打扮起来,并把床铺枕席也装点一番,就让新娘子坐上去,连人带床铺一起放入河中,让她往河中央漂,床在水面上漂一阵就会沉下去。邺县里有女儿的人家,都怕自己的女儿被选中做河伯的妻子,纷纷带着女儿逃离了这里。时间一久,城里的人口就越来越少,因此邺城都快成了一座空城了。
 
西门豹当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只是嘱咐他们说,等给河伯娶亲的时候,让三老、巫祝和百姓们到河边去送送新娘子,还说到时候一定要通知他,他也要去送送那个女子。
 
到了为河伯娶妇那天,西门豹亲自来到河边,看到三老、廷掾、乡绅和地方上的百姓等在河边聚集了两三千人,女巫也带着十多个女徒弟来到河边,她和徒弟们全都打扮的非常隆重。
 
人都到齐了,西门豹亲自主持河伯的“婚礼”。仪式举行之前,他说:“叫新娘子过来,我要替河伯看看够不够漂亮。”很快,人们就搀扶着一个女子来到西门豹跟前。西门豹煞有介事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摇摇头说:“这个女子长得不太好看,河伯肯定不会喜欢,就劳烦大巫婆去跟河伯说一声,我要重新帮他物色更漂亮的,晚几天再送过去。”说完,不容分说,命令差役们一起抱起大巫婆,抛到了河中。等了一会儿,他又说:“巫婆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让她弟子去催催她吧!”说着,又把一个弟子抛到了河里。又等了一会儿,他说:“这个弟子怎么也这么磨蹭?换另外一个人去催,让她们快点回来!”接着又抛了一个弟子到河中。
 
等了一小会儿,西门豹说:“巫婆和她的弟子都是女人,估计是交代不清楚,这样吧,再麻烦三老替我去传个话。”接着三老也被抛到河中。这次,西门豹整了整官服,毕恭毕敬地站在河边,看着河中央,好像真的在等河伯的回话。
 
他在河岸上就这样等了很久,长老、廷掾等站在一边,吓得腿直打哆嗦。终于,西门豹开口说:“看来河伯很好客,把巫婆和三老等人都留下了,这可怎么办呢?不如再派一个人去把他们叫回来。”
 
长老和廷掾吓得面如土灰,连忙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西门豹说:“好吧,先留下你们再等会儿。”过了一会儿,西门豹又说:“你们起来吧,看来河伯把他们留下了,众乡亲都不用等了,回家去吧!”邺地的官吏和百姓都吓得目瞪口呆,以后,再也没人敢提要给河伯娶妻的事情了。
 
西门豹通过这件事,惩治了地方恶势力,教育了广大的百姓,接着他又颁布律令,禁止巫风盛行。
 
为民除害后,西门豹便开始治理漳河,亲自率人勘测水源,发动百姓开通了十二条水渠,把黄河水引来灌溉农田,使大片田地可以旱涝保收。邺地的百姓越来越富足,原来那些逃跑的人也都会来了。
 
西门豹在发展农业的同时,减免赋税杂役,“寓兵于农,藏粮于民”,百姓听到号令,马上就能集结成军队。在西门豹的治理下,邺地民富兵强,成为魏国东北重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