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分晋

晋文公、晋襄公之后,晋国王权衰落,国政被一些卿大夫把持。到春秋晚期,晋国政权被赵、魏、韩、范、智、中行氏六家卿大夫控制着,史称“六卿”。后来,范氏、中行氏两家被灭,到晋出公时,晋国只剩智伯瑶、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四家大夫把政,四家中以智氏最强。
 
晋出公不甘心当傀儡,秘密地向齐鲁两国借兵,试图除掉四卿。没想到齐、鲁两国不但没借兵,还把这消息告诉了智伯瑶。于是智伯瑶联合另外三卿出兵攻打晋出公,晋出公被迫逃跑,后病死在路上。晋出公死后,在智伯瑶的建议下,宗室姬骄被立为国君,史称晋哀公。
 
智伯瑶与晋哀公的父亲有私交,他利用这层关系,影响和操纵哀公,从而控制了晋国的大局。智伯瑶大权独揽,变得越来越骄横跋扈,野心也膨胀起来,不甘于和其他三家分权的现状,想要独吞晋国,一支独大。他的谋臣给他出主意,让他假借晋哀公的名义,向其他三家征地,就说是为与日益强大的越国争夺霸权用的。这样如果他们同意割地,就达到了蚕食他们的目的,如果他们不同意,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发兵攻打他们。智伯瑶觉得这个办法很好,马上依计而行。
 
韩、赵、魏三家得到征地的通知,知道智伯瑶不怀好意。韩康子本想断然拒绝,但他的家臣段规说,智伯瑶这个人阴险狡诈,刚愎自用,索要不成肯定会发兵攻打,再者,他贪心不足,除了跟韩家,肯定也跟其他家伸手了。不妨等别人拒绝他出兵攻打时,坐收渔利。韩康子觉得这办法可行,便决定先受点损失,伺机而动,因此派使者给智伯送万家之邑。
 
智伯见韩康子这么容易就交出了土地,满心喜悦,就等着魏氏也把土地送来。魏桓子当然也不愿意把土地分给智伯瑶。他的谋臣任章跟他分析说,智伯瑶轻易得到土地,一定会更加地骄傲狂妄,不可一世,那时必然轻敌,而失去土地的各家联合起来,对付一个骄傲轻狂的敌人,结果不言自明,因此他建议魏桓子先不要爱惜土地,等形势扭转,智氏失势时再说。于是魏桓子也给智伯瑶送了万家之邑。
 
智伯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两个万家之邑,非常得意,跟赵襄子索要蔡、皋狼之地。赵襄子早就与智伯瑶结怨。当年,智氏率军伐郑,赵襄子还是赵氏世子,进入都城时,赵襄子曾受到智伯瑶的侮辱,赵襄子对他早就怨恨不已。后来,智伯瑶还曾干预赵家家政,企图动摇赵襄子世子之位,赵襄子对他更加愤恨。这次智伯瑶索地,襄子断然拒绝。智伯瑶当即联合韩、魏两家,想以三家的军士一举消灭赵氏。
 
赵襄子见形势于己不利,召集众人商议退守,以避敌锋芒,最后选定退守晋阳。赵氏为防备不测,对晋阳经营多年。当初范氏和中行氏支持邯郸叛乱,赵简子就曾退保晋阳。赵简子曾特别嘱咐襄子,如果晋国有难,可以退到晋阳。赵襄子继位后,对晋阳地区的百姓减少赋税,让百姓们得到了好处,赢得了民心。对赵氏来说,这是最为可靠的堡垒。
 
赵襄子撤退到晋阳后,发现这里城池非常坚固,储备非常充足,但是他们仓促退兵,没有带够充足的御敌兵器。谋士张孟谈告诉他说,当年晋阳就是为战备而修的,因此修筑宫室选用的材料都是可以用来制造武器的。于是,他们将宫室里的铜柱锯下,制造箭镞和剑戟,用宫室墙垣的材料造箭杆,从而制造了充足的兵器。这下只等与那三家联军开战了。
 
公元前454年,智伯瑶率领韩、魏二家攻打晋阳,鏖战三个月都没能攻下,此后围困了一年多,还是未能攻克。眼看着战事拖延,智伯瑶不禁焦急万分。一天,他在城外察看地形,看到晋阳城东北的晋水绕过晋阳城往下流去,突然,他萌生了一个主意:如果改变晋水的水路,把它引到西南边来,不就可以水淹晋阳城了吗?有了主意他赶紧下令兵士们动工,在晋水旁边挖开一条河道,直通晋阳,并在上游筑起水坝拦水。
 
不久,雨季来临,上游又有堤坝拦截,晋水被蓄积起来,水位猛涨。智伯瑶见时机已到,下令开坝放水。大水汹涌咆哮着灌向了晋阳城,城里马上变成一片汪洋。老百姓的房子被水冲垮倒塌,生火做饭的灶膛里青蛙跳进跳出,百姓们只好吊起锅子来做饭,后来城中粮食耗尽,竟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尽管如此,百姓们依然支持赵襄子坚守,不肯投降。
 
智伯瑶觉得攻破晋阳指日可待,得意地带着魏桓子、韩康子查看水情。智伯瑶对自己的这个计策非常得意,忘乎所以地说:“现在我才知道,水也可以灭亡一个国家。”这话让魏、韩二人心里一惊,马上联想到自己的城池:安邑是魏家的城池,周围有汾水环绕;平阳是韩家的封地,被绛水环绕着。智伯瑶可以用晋水灌晋阳,也可以让汾水灌安邑,绛水灌平阳。两人想到今天的晋阳,很有可能明天就是安邑、平阳,魏桓子的胳膊肘暗地里轻轻地碰了碰韩康子,康子踩了一下桓子的足背回应,二人心照不宣,已经有意反戈一击了。
 
智伯瑶正高兴地想着马上就可以攻破晋阳城了,根本没有留意韩、魏两人的轻微举动。但是,他的臣属郄疵注意到韩、魏二君面露忧虑之色,他分析说当初三家约好,攻灭赵氏后平分其土地,现在晋阳将破,二人却一点都不高兴,肯定是顾虑到自己的利益。有了顾虑他们一定会反叛。智伯瑶不相信郄疵的说法,甚至把他的话告诉了魏桓子和韩康子。韩、魏二君当然不会承认,智伯就相信了他们。郄疵为了避祸,请智伯瑶把他派到齐国出使。
 
晋阳城形势越来越严峻,赵襄子担心即便是百姓支持,也要守不住了。危难时刻,他与张孟谈谋划,派张孟谈去策反韩、魏二君。张孟谈潜出城外,见到正在犹豫的二君。三人一拍即合,约定里应外合,一起消灭智氏,然后平分智氏的封地。
 
赵襄子已经与韩、魏两家达成共识,智伯瑶满心以为很快就要攻破晋阳城了,对此一无所知,仍高枕安眠。第二天夜里,赵襄子派军卒悄悄杀死智伯瑶守堤的士兵,掘开水坝的西侧,晋水反冲向了智伯瑶的军营。军营里当即乱作一团,熟睡中的智伯瑶被混乱声吵醒,这才发现兵营里全是水。他不知是怎么回事,一阵惊慌,这时,四面八方响起喊杀声。赵军从城中杀出,韩、魏二家从两边夹击,已经攻进了智伯瑶的军营里,智军大败,智伯瑶自己也被杀。
 
这次战斗结束后,智氏被灭族,赵、魏、韩三家瓜分了智氏的领地。
 
公元前403年,韩、赵、魏三家派使者去见周威烈王,要求把他们封为诸侯。
 
周天子早已名存实亡,知道就算不同意也没用,反而自己尴尬,不如顺从了他们,于是正式封韩、赵、魏三家为诸侯。“三家分晋”之后,中国历史进入战国时代。春秋五霸之一的晋国灭亡,韩、赵、魏,再加上秦、齐、楚、燕四个大国,形成了历史上的“战国七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