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使楚

晏子名婴,字平仲,春秋时期齐国的上大夫,史称“晏平仲”,是继管仲之后齐国又一位名相。晏婴在齐国辅政长达50余年,历任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朝卿相,以善于辞令,思维敏捷闻名于诸侯,是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和外交家。
 
晏婴接任上卿一职的时候,已经是齐灵公末年。此时,齐国国势日渐衰微,早已不是当年的中原霸主模样。齐灵公昏庸无能,穷兵黩武,他想要立宠姬所生的公子牙为太子,就派原来的太子公子光出守即墨,并改立公子牙为太子,为了除掉公子光,还发兵攻打鲁国,以致国弱兵疲,人民困苦。晏婴内辅国政,屡进忠言,可惜齐灵公充耳不闻。公元前555年,晋国率领诸侯联军与齐灵公在平阴大战,结果齐灵公兵败逃亡,第二年就生了重病。大夫崔杼、庆封等从即墨迎回公子光,并杀了公子牙母子。齐灵公得到消息,吐血而亡,太子光即位,是为庄公。齐庄公为了提高自己的威望,不听晏婴的劝告,执意对外用兵。后来齐庄公和崔杼的妻子私通,被崔杼知道后设计杀死了。接着,崔杼和庆封拥立齐庄公的异母兄弟杵臼为国君,就是齐景公。晏子继续辅助齐景公,竭心尽力地拯救齐国的内忧外患。多次出使,都靠着善辩的口才和敏捷的反应不辱使命,捍卫了齐国的国格和国威。
 
有一次,齐景公派晏子出使楚国。楚王知道后,就想借羞辱晏子,灭灭齐国的威风,于是事先做了一番准备。他知道晏子身材矮小,就命人连夜在城门旁边开了一个五尺高的小门,并告诉士兵等齐国使臣来到时,不要开大门,让他从小门进。
 
第二天清晨,晏婴来到楚国都城的城门下,看见城门紧闭,便停下车派人去叫门。守城士兵说:“听说齐使身材矮小,城边的小门就可以入城了,因此没开大门。”晏婴当下就明白了楚王的用意,微微一笑,大声对守城士兵说:“出使狗国的人才从狗门进去。请你代为禀报,问楚王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是出使的是狗国,我自然会从这个小门进去;如果不是狗国,就不该从这个狗门进去吧!”
 
守卫将话传给楚王,楚王无奈,只好改道让晏子从大门进城。晏子入朝,楚王故意派身材高大的武士罗列在两旁迎候,以嘲讽晏子身材短小。晏子就对接待他的礼官说:“我此次出使楚国,是为了齐楚两国的友好交往,并不是来宣战的,没有必要用这些武士迎接吧!”礼官见势不妙,赶紧尴尬地命武士们退下。
 
晏子进入楚国国都,来到下榻的馆舍。楚国众大臣设酒宴为他接风,席间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楚郊尹斗成然首先发难,说:“听说当初姜太公封到齐国时,比秦、楚都要强,生产的货物都卖到了鲁国和卫国,但是齐桓公过世后,多次被宋、晋侵犯,早上和晋国结盟,晚上又和楚国结盟,齐国的君臣四处奔走,寻找靠山。景公的志向,晏婴的才能,也没有比桓公、管仲差呀,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
 
晏子从容不迫地说道:“周王室不振,诸侯连年征战,春秋五霸迭兴。兴衰成败,是每个国家发展的规律:晋国称霸前,晋文公在外流亡十九年;秦穆公时威振于西戎,其死后秦国再也难现往日的辉煌;就说楚国吧,不也是自楚庄王后,多次被晋国和吴国侵扰,苦不堪言吗?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景公认识到这一点,于是与诸侯搞好关系,怎么能说是寻找靠山依附别人呢?你是楚国的名臣,难道不懂得随机应变吗?怎会提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斗成然无言以对,羞愧地退到一边。
 
接着,大臣阳丐很不服气,上前一步,质问道:“听说你是个头脑机敏,勇敢忠义之人,可是崔杼、庆封二人祸乱齐国,为了讨伐这两个人那么多的忠臣义士死而后已,而你既是齐国的世家大族,不去讨贼,也没有弃官明志,更没有拼死保护君主,还眷恋高位,留在朝廷,不觉得羞愧吗?”
 
晏子说:“志向远大的人,不受小节的拘束;贤臣为社稷而死,为昏君而死者都是沽名钓誉之徒,并不见得就是忠臣。今先君并非为国家社稷而死,我虽不才,怎能随便轻生?况且国家有变,我不离去,是为了迎立新君,重振社稷,并非贪图高位。如果这时大臣们不是死了,就是离开了,国家大事又有谁来做呢?况且哪个国家没发生过内乱,难道楚国就没有这种事吗?怎就单单责怪我们?”阳丐讨了个没趣,也退了下去。
 
楚右尹郑丹上前紧追不舍地问:“这只是你冠冕堂皇的说辞,齐国多次发生内乱,你只是隔岸观火,明哲保身,而没有实际的本领,单靠逞口舌之利来欺世盗名,不觉得羞耻吗?”晏子回答:“那些叛乱我都没有参与,而且我有力保君王,这只是能屈能伸,未见得就事不关己,单纯的旁观!如卿所言,我承认自己资材平凡,愧居高位,但无意在这里逞口舌之快,只是问有所答罢了。众位竞相提问,如果我拒不回答,岂不是太无礼了?”郑丹也无话可答。
 
楚太宰启疆又发问:“你贵为相国,代表齐国的威仪,难道不该穿体面一点的衣服,驾乘豪华一点的车马吗?可是你衣着破旧,马车简陋,听说你身上这件狐裘,已经穿了三十年了,这是不是太吝啬了呢?”
 
晏子笑答:“你的见识何以如此短浅,自从我居相位以来,父母妻族都衣食无忧,而且,还能救助七十多户人家的生活。我自己虽然生活简朴,但却可以扶危救困,帮助众人,这样君王的德政不是更能得到彰显吗?”启疆叹服。
 
楚王车右囊瓦不满地说道:“君王将相,必相貌绝伦,雄伟无比,这样才能立功当代、留名后人。可是如今相国您,身身不满五尺,手无缚鸡之力,不觉得自惭形秽吗?”
 
晏子坦然自若地答道:“秤砣虽小,却可压千斤:舟桨空长,还是得依附水而起作用,纣王堪称勇武绝伦,却免不了亡国丧命。你自恃高大,不也只能给楚王驾车御马?我虽身材短小,却可以独当一面,为国家社稷效劳。”囊瓦脸红不言。
 
楚大夫伍举见这多人都说不过晏子,赶紧解围,说:“晏平仲是难得一见的奇才,楚王还在等着召见,各位就不要跟他较劲了。”
 
楚众大臣没有占到丝毫上风,怏怏不乐地回去了。
 
晏婴去拜见楚灵王。楚灵王瞥了他—眼,见他果然矮小,傲慢地大声说:“堂堂的齐国是不是已经没有人了?”晏子知道楚王有心刁难,只顺势答道:“我们国家人丁兴旺,都城临淄居民众多,大家都展开衣袖,就可以遮天蔽日,大家都抹一把汗,就像下起了大雨,街上往来的人群,热闹拥挤,走路时接踵摩肩,怎么会没有人了呢?”
 
楚灵王便笑着问:“既然如此,为什么派你这样的人来出使呢?”
 
晏子坦然自若地答道:“您有所不知,我们齐国对派出的使节非常讲究,贤德而有才能的人,就出使好的国家;愚蠢无能的人,就派去出使不成器的国家。在众多使臣中,我最不起眼,也没什么才能,于是就被派来出使楚国了。”楚王本想辱人,现在却自取其辱,半天说不上话来,又不好责难,只好对他以礼相待。
 
晏子凭着机智,没使齐国受辱。楚灵王碰了一鼻子灰,很不甘心。
 
第二年冬天,晏婴再次出使楚国。楚灵王听说这次出使的还是晏婴,便想趁这次出一出上次被晏子抢白的气。
 
晏子来到楚国,楚灵王命人摆上酒宴,亲自招待。宴席间,宾主相谈甚欢的时候,忽然看见两名公差绑着一个人从殿下经过。楚王故意生气地说:“这是怎么回事,没看我在招待贵宾吗?”两名公差答道:“他犯了偷盗罪,正等候发落。”楚王又好像很随意地问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士兵答道:“他是齐国人。”楚王看着晏子,故作不解地问道:“难道齐国人就喜欢当盗贼吗?”
 
晏子离开坐席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说:“我听说橘树生长在淮河以南的土地上,结出的果实就是橘子,但移栽到淮河以北的土地上,就只能结出又苦又涩的枳,它们看上去相同,味道却千差万别。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水土不同。齐国人在齐国时,可以安居乐业,到了楚国就做起了盗贼,难道楚国的水土容易让人去偷盗?”
 
楚灵王顿时无言以对,沉默了好一会儿,苦笑了起来,说:“是不能和圣人开玩笑的,寡人这是自取其辱了……”接下来,楚王便恭恭敬敬地接待晏子了。
 
晏子不愧为一个杰出的外交家,面对大国的责难和羞辱,他坚持原则,灵活应对,不仅为自己在诸侯国中赢得了崇高的声誉,还一次又一次地维护了齐国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