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庄王一鸣惊人

楚国地处汉南,自立国以来,对周王室时而臣服时而背叛,是中原诸侯的心腹大患。后来,楚国君主熊通干脆僭越自称为王,是为楚武王。楚国经过楚武王、楚文王、楚成王几代人的治理,扩地千里,逐渐强大起来,时时刻刻觊觎中原。中原诸侯为称霸打出“尊王攘夷”的口号,主要针对的就是楚国。齐桓公称霸时,楚国被限制在昭陵,后来晋文公称霸,在城濮大败楚国,楚国仍无力北进。
 
公元前628年,野心勃勃的太子商臣弑成王自立,他就是楚穆王。楚穆王有称霸中原的野心,但也知道晋国的实力不容小觑,于是韬光养晦,积极实施复国强兵的政策,以壮大楚国。但此时,晋国赵盾当政,军政号令都出自他一人,赵盾对内对外都非常强硬,尽管楚国在楚穆王的苦心经营下,可以在江淮、汉阳横行无忌,但因为受到赵盾强势的压制,因此依然无法进军中原。
 
公元前613年,楚穆王带着没能称霸中原的遗憾,暴病身亡。年纪轻轻的嫡长子熊旅即位,他就是一鸣惊人的楚庄王。楚庄王继位时,楚国国内贵族若敖氏家族势力强盛,野心勃勃,随时可能谋逆,庄王新立,国内政局很不稳定。此时的宿敌晋国,也看准了楚国的弱点,对楚国虎视眈眈。这种内外忧患的局势使刚刚继位的庄王面临着极其严峻的考验。
 
楚庄王即位第一年,晋国正卿赵盾南下夺取郑国,郑穆公附晋。晋国联合宋、鲁、陈、卫、郑、曹、许等国国君在新城结盟。陈、宋本来是依附于楚国的,这次会盟后也转向了晋国,把矛头对准楚国。
 
第二年,晋以蔡国不参加新城盟会为借口,派军讨伐楚国的邻国蔡国。蔡国一面坚决抵抗,一面派人向楚国求救,楚庄王没有出兵相救。在晋国猛烈的攻击下,蔡都失陷,蔡国国君为了免于亡国,和晋国结城下之盟。这件事让蔡国国君悲愤不已,第二年就去世了。
 
第三年秋,楚国发生大饥荒。周边各族纷纷起来反叛,先是巴国东部的山戎族趁机袭扰楚国西南边境,楚军出击;接着,东方的夷、越之族也趁机作乱,扰乱东南边境,占领了阳丘,直接威胁訾枝。一直臣服于楚国的庸国鼓动各蛮族部落如麇、百濮等趁机作乱,准备攻打郢都。
 
三年间,各地的告急文书纷至沓来,如雪片般飞到郢都。国内外形势一步步恶化,但楚王宫依然歌舞升平。年轻势弱的楚庄王即位三年,不发政令,不理国事,整天在后宫饮酒作乐。他还在宫门口挂了一块儿大牌子,写着:“有敢谏者,死无赦!”
 
一边是晋国在赵盾的领导下,在中原横行无忌,如日中天;一边是楚庄王躲在深宫之中,花天酒地,不理政务。楚国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形势非常紧张,那些依傍着楚王的大臣们忧心如焚,后来,大夫伍举终于忍不住了,去觐见楚王。庄王左拥右抱,满脸的醉意,正在看歌舞,看到伍举,便醉醺醺地问:“大夫是来喝酒的,还是来看歌舞的?”伍举说,今日自己听到一个谜语,可是怎么也猜不出来,所以特来请教。庄王听说猜谜,也来了兴致,让伍举赶紧说说。伍举话里有话地说:“有一只五彩的大鸟,飞到了楚国的山上,可是历时三年却既不引颈高歌,也不展翅飞翔,您说这是什么鸟儿?”庄王听罢,知是暗讽自己,笑道:“我知道是什么鸟。你不要小看他,他三年不飞,飞起来就会直上云霄;三年不鸣,一旦鸣叫必会一鸣惊人。”伍举听庄王这样说,才放下心来,高兴地回去了。
 
可是,又过了几个月,庄王依然还是整天喝酒打猎,耽于淫乐。大夫苏从决定冒死进谏。他进入宫中,刚见到庄王就放声大哭。庄王不解地问:“什么事让先生这么伤心?”苏从说:“我自己要死了,我固然伤心,但是更令我伤心的是楚国也要灭亡了!”楚庄王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自己要死?这又和楚国灭亡有什么关系?”苏从说:“我是来劝谏您勤于政事的,您一定会杀了我。重臣看进忠言者被杀,大王再整天游玩打猎,花天酒地,就没人敢说什么了,这样楚国离灭亡也就不远了!”庄王大怒,说:“你既然知道要死,干嘛还来送死?”苏从说:“您要是杀了我,我会因为忠君直言而被人赞扬,而您却会因此亡国,成为亡国之君了。”
 
楚庄王被深深触动,当即传令解散女乐,表示会听从苏从的进谏。从此以后,庄王真的远离酒色,勤于政事。这三年来,庄王也在暗中观察,谁是忠臣谁是奸臣,早就了然于心。当政后,他诛杀了数百人,也提拔了数百人,伍举、苏从等都被委以重任,楚国人都非常高兴。
 
楚庄王亲政的当务之急就是平定庸国的反叛。于是,楚庄王联合秦国和巴国,亲自指挥军队向庸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各部落被楚国强大的军队慑服,纷纷与楚庄王订盟退兵,楚庄王乘胜一举灭掉庸国,取得了亲政以来的第一场胜仗。平定庸国一战,显示了楚庄王的杰出才干,巩固了楚国的后方,加强了与巴、秦的联系。此后,庄王的统治已趋稳定,于是便打算继承他父亲的意志,北上图霸中原。
 
楚国争霸中原最强劲的对手就是晋国,它西抑秦东制齐,秦、齐虽强却仍不是晋国的对手。但这时的晋国,晋灵公已经逐渐长大,开始亲政。虽然实权仍掌握在赵盾手中,但灵公与赵盾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使赵盾在对外争霸上受到牵制。这就使楚庄王有机会趁虚而入。
 
随着楚国的稳定与实力的增强,中原一些国家看风使舵,重新考虑自己与楚国的关系。公元前608年,本来依附于晋国的郑国,主动与楚结盟。这时,陈国国君去世,楚庄王不派人前往吊唁,即位的陈灵公气愤,就与晋结盟。楚庄王立即亲领大军攻陈,接着又攻宋。晋国率宋、陈、卫、曹诸国联军攻郑以救陈、宋。
 
公元前607年春,楚国为了打击晋国,命郑国攻宋,宋军大败。同年,晋赵盾联合卫、陈攻郑,楚庄王立即命子越领兵救郑,赵盾悄然退兵,说明楚国的实力正在上升。
 
晋国在对外争霸中处于不利地位,国内又爆发内乱,晋灵公被赵穿所杀,晋成公即位,率军攻打郑国,郑被迫与晋和,订立了盟约。不久,楚庄王亲领大军北上,攻打陆浑之戎,楚军直接陈兵周天子都城洛邑附近,向周王室示威。周王惊慌,赶紧派大夫王孙满去慰问楚军。楚庄王接见王孙满,故意问:“相传大禹曾铸九鼎,不知九鼎的大小轻重如何?”九鼎象征九州,是代表天子权力的传国重器。楚庄王问九鼎,毫不掩饰不臣之心。王孙满见楚国军队气焰旺盛,不敢责备,委婉地回答说,国家要强盛靠的是德行,跟鼎的轻重没关系,不必打听。庄王觉得取代周王室的时机还没到,就撤兵回楚国了。这件事说明楚国的实力已经空前强盛。
 
楚庄王大军凯旋,才知道国内若敖氏家族发生火并。令尹子越占了上风,占领郢都,驻兵蒸野,只等王师归来,争夺王位。子越拒绝和谈,楚庄王带兵与子越在皋浒决战。关键时刻,楚庄王亲自击鼓,下令反攻,子越被一箭射死。叛军失去领袖,军阵大乱瞬间溃散。楚庄王乘胜将叛军一网打尽。平定这次叛乱之后,若敖氏家族的势力被连根拔起,楚庄王将军政大权都集中到了自己手上。
 
后来,为了壮大楚国的实力,庄王拜贤能的隐士孙叔敖为相。孙叔敖开垦荒地,兴修水利,鼓励生产,楚国的国力更加不可一世。
 
公元前598年,郑国同楚国在辰陵结盟,但郑国首鼠两端,不久又和晋国交好。郑国这种墙头草的做法,令楚国非常生气。第二年春天,楚庄王派大军包围了郑国国都,郑国向晋国求救,但晋国的援兵迟迟不到,郑国坚守了三个月,最后还是被楚国攻破。郑襄公投降,和楚国交换人质,签订盟约,表示会一心归顺楚国。
 
到郑国投降之后,晋国才派出援军,走到黄河岸边就得到消息,说郑国已经投降楚国。晋军中的主将荀林父、士会等人打算撤军回晋。荀林父新上任,在军中没什么声望,中军副将先縠等人竟不听主将劝告,擅自率军渡过黄河。荀林父无奈,只得率晋大军仓促渡过黄河。
 
当时,楚庄王驻军于邲,虽知道晋军已经渡过黄河,但仍试图求和。晋军渡河后驻于敖、镐一带,内部主战、主和两种意见相持不下。后来,荀林父派人去与楚讲和休战,但派去的都是主战的将领,他们违抗主将命令,竟主动挑战。
 
晋军实际上没作交战准备,两军一交战,楚国大军蜂拥而至,荀林父一下就慌了,赶紧指挥撤退,擂鼓宣称先渡过黄河的有赏。晋军一片混乱,纷纷跑向渡船,争先抢渡,没上船的紧紧扒住船舷,先上船的为了摆脱他们用刀砍扒住船舷的手,很多人落入水中。士会率领的上军较谨慎,设下埋伏,使上军得以全军而退,损失并不严重。到黄昏时,晋军残部已溃不成军。楚庄王不想对晋军赶尽杀绝,因此没有乘胜追击。这就是晋楚在城濮大战后的第二次大战——邲之战。
 
这次作战,充分体现了当时的楚国政治稳定,举国团结一心,国力强盛。一时间,晋国不敢再与楚国抗衡,从此楚国声威大振,终于得偿夙愿,称霸中原。
 
庄王称霸中原,不仅使楚国威名远扬,也使楚国融入了中原文化,为华夏的统一,民族精神的形成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影响深远,后世对他评价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