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崤山之战

秦国行军几千里,经过好几个诸侯国来偷袭郑国,晋国早就得到情报。此时晋文公去世,晋襄公刚刚即位,晋国将军先轸认为这是打击秦国的好机会,向襄公建议说,崤山是秦军的必经之地,那里树木丛生,悬崖峭壁林立,山路盘旋曲折,只容得下一辆战车通过,地势十分险要,可以凭借崤山之险拦击秦军。晋襄公听从他的建议,亲自率领大军开到崤山,安排士兵砍倒树木堵住道路,在那上面插了一杆三丈高的晋国的红旗,并在周围派兵埋伏,以红旗放倒为出击信号,接下来就只等秦军到来了。
 
商人弦高谎称郑国使者,使秦军以为郑国已经有所防备,不得不放弃偷袭计划,但他们行军千里,不愿无功而返,于是顺路消灭了小国滑,抢到大量财物后,便迅速率军回秦国。秦国大军走到渑池时,白乙丙曾提醒孟明视,快到崤山了,一定要当心。但孟明视自恃秦军强大,认为没人敢来偷袭,因此进入崤山后,看到路上堆在道路上的树木上插着一根晋国的大旗,仍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命士兵放倒大旗,清除树木开路。
但是,红旗刚一放倒,晋军就从四面八方杀了过来,秦军被团团围住,无路可退,无奈退到堆乱树木的地方,但是那些树木上被撒了硫磺等易燃的东西,秦军一退到这里,就有无数的火箭射了过来,那些树木顿时着起火来,山谷里成了一片火海。三百乘战车和数千兵士全军覆没,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三员大将都成了晋国的俘虏。
 
晋襄公得胜回朝,十分高兴,打算把秦军的三员大将杀了,庆祝胜利。但晋襄公的母亲文嬴是秦穆公的女儿,她听说孟明视等三人被俘,不愿同秦国结仇,就跟晋襄公说:“秦国和晋国原是亲戚,关系一向很好。孟明视等人为了争功,伤了两国的和气,秦君肯定怨恨他们。但是如果杀了他们,两国可能会结下深仇,不如放回他们去,秦君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听母亲这样说,晋襄公觉得也有道理,就把孟明视等三个俘虏放了。先轸听说孟明视被释放了,赶紧跑去见襄公,责备襄公不该把将士们浴血奋战抓到的俘虏轻易放掉,气愤之极,竟不顾君臣之礼,一个劲地吐唾沫。晋襄公也后悔,赶紧派将军阳处父带领一队人马去追赶。孟明视三人被释放后,怕晋君后悔,快马加鞭地逃跑。跑到黄河边时,已经有晋兵追上来。他们赶紧跳上河边的一艘小船,拼命地划起船来。等阳处父赶到河边,船已经离岸。阳处父没有船,在岸边冲他们大喊道:“我们主公备了几匹好马送给你们,让你们可以尽快赶回秦国,请你们回来收下。”
 
孟明视知道是圈套,当然不肯上当,他站在船头,行了个礼说:“晋君的大人大量我们已感激万分,不敢再接受礼物。如果回去后还能保命,那三年后一定再来报答贵国的厚恩!”就这样,孟明视等三人侥幸逃脱。
 
阳处父回去后,将孟明视的话回报给晋襄公,晋襄公悔不当初,但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了。
 
秦穆公得知秦军全军覆灭,很后悔自己不听蹇叔的劝告执意伐郑。孟明视等三个人回到秦国,穆公身穿素服,亲自出城到郊外迎接他们。孟明视等人急忙跪下请罪,秦穆公哭着说:“你们哪有什么错?是我不听从你们父亲的话,害你们打了败仗。我不能因为小过失而抹杀大功啊。”秦穆公不但没有怪罪他们,还恢复了这三人的官职。孟明视等人十分感激,下定决心不忘国耻,立功赎罪。
 
从此以后,他们一心一意操练兵马,认真演练阵法,发誓要报仇。公元前626年,孟明视认为秦军已经具备相当的实力,可以打败晋军了,于是向秦穆公请战。秦穆公则派孟明视等带兵,继续东进的战略。晋惠公也料到秦国不会就此罢休,因此也一直在积极备战。秦军和晋军在彭衙遭遇,厮杀一场,秦军再次失败。接连两次战败,秦东进的道路被阻,只好转而向西发展。
 
孟明视本想雪耻,却再次吃了败仗,以为这次秦穆公定不会饶恕他。但是没想到秦穆公还是没有怪罪他,并继续让他执掌兵权。孟明视感激不已,开始反思过去失败的教训,并反省自身。在提高自己作战指挥技术的同时,将自己的财产全部变卖,用来抚恤伤亡将士的家属,并亲自练兵,与士兵们同吃同住,同甘共苦。这时,晋国大将先轸的儿子先且居奉晋襄公之命,率晋、宋、陈、郑四国联军来攻打秦国。秦军正是紧张练兵的时候,孟明视经过冷静的分析,认为四国联军士气昂扬,而秦国还没做好准备,因此下令紧闭城门,不与应战,同时继续加紧训练。结果,晋国又攻占了秦国的两座城。很多人认为,孟明视接连战败,因此变得畏首畏尾,建议秦穆公解除他的军权,但秦穆公依然对他充满了信心。
 
公元前625年,秦军已经被孟明视训练得兵强将勇,战斗力十分顽强了。他觉得到了征伐晋军,报崤山之仇的时候了,于是向秦穆公请求亲自挂帅出征。秦穆公调给他五百辆兵车,同时还有装备精良的兵器和充足的粮食,还专门拨出粮食和钱财给出征兵士家属,让士兵们可以后顾无忧。经过精心的准备,将士们斗志昂扬,下定决心和晋国一较高下。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三位将军率领秦国大军,浩浩荡荡地奔向了晋国。
 
秦军渡过黄河后,孟明视下令将渡船全部焚毁,表示这次要和晋军决一死战。孟明视亲自担任先锋,率领同仇敌忾的秦军,一路势如破竹,在晋国的土地上纵横驰骋,没几天就抢回了过去被晋军攻占的两座城池,然后又接连攻下晋国几座大城。
 
秦国大军势不可挡,晋国君臣惊慌失措,不敢迎战,晋襄公下令晋军紧闭城门坚守,不得与秦军交战。
 
秦穆公见失地已经收复,而且晋国不敢出城迎战,威风丧尽,终于洗刷了以前的耻辱,这样僵持不下对双方都没好处,于是便带领大军到崤山,在当年的战场上,埋葬尸骨,哭祭战死的将士,并发表了有名的《秦誓》,祭奠将士们的亡灵。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也跪在坟前,大哭不止,全军上下无不为之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