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高犒师智退秦军

晋楚城濮之战中,晋国大败楚军,成为中原的霸主。之后,晋国多次召集诸侯会盟,陈、蔡、郑本来是归附楚国的,但见晋国强大,也投靠晋国加入了盟约。但郑国首鼠两端,明知和晋国有盟约,因为害怕楚国,背地里又跟楚国结了盟。
 
晋文公知道后就想会和诸侯去征伐郑国。大臣们认为晋国本国的兵力足够对付郑国,不必让众诸侯劳师相助。晋文公曾经跟秦国约定,如有战事互相配合,于是只通知了秦国。秦穆公一心想要东扩,接到消息,就亲自带着兵马到了郑国,和晋国的兵马分别驻扎在郑国都城的东、西两边。秦晋当时两个最强大的国家兵临城下,郑穆公吓得手足无措,赶紧派口才颇佳的烛之武去说服秦军退兵。烛之武给秦穆公分析说,郑国是晋国的邻国,秦晋两国灭了郑国后,晋国就会变得更加强大。这之后,说不定晋国就会向西进犯秦国,因此秦国得不到一点好处。接着,他说如果秦国和郑国讲和,将来秦晋来往,郑国还可以接待秦国的使者。秦穆公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单方面和郑国讲和,并派了三个将军带两千人马,留守郑国,帮他们守卫北门,自己则带着其余兵马悄悄回国了。
 
晋军发现秦军不声不响地走了,非常生气,晋文公因为受过秦穆公的恩惠,没有出兵追击,但依然猛攻郑国都城。郑国见秦已撤兵,但晋国仍在进攻,只好又派人到晋国的军营中乞降。晋文公见郑国投降了,就把郑国拉到自己一边,与之订了盟约后,撤兵回去了。秦穆公得到消息,听说郑国又投靠了晋国,很生气,但是他不愿破坏和晋国的关系,因此,没有再发兵攻打郑国。
 
公元前628年,郑文公去世了,公子兰继承君位,是为郑穆公。当年冬天,晋文公也去世了,他的儿子晋襄公继位。秦穆公觉得到了和晋国一争高低,谋求霸业的时候了。这时,留在郑国的将军杞子也从郑国偷偷送信给秦穆公说,他们已经掌握了郑国北门的钥匙,如果派兵偷袭,一定会成功。蹇叔和百里奚认为,劳师袭击远处的国家,人家一定会事先得到消息,不会成功,劝秦穆公不要去。但是秦穆公已经下定决心,不肯听两位老臣的劝告,命百里奚的儿子孟明视为大将,蹇叔的儿子西乞术和白乙丙为副将,领兵车400辆偷袭郑国。蹇叔和百里奚预知这次行动必然失败,自己的儿子可能没命回来,于是哭着给将士们送行。
 
秦军经过周地往东走,于公元前627年二月进入距郑国还有八十公里的滑国地界(在今河南省)。郑国有一位叫弦高的商人,经常来往于各国之间做生意,此时赶着牛到洛邑去贩卖,正好碰到远程奔袭的秦军。他和同行的人商量说,秦军一路穿越各诸侯国行军前来,肯定是想趁着郑国没有防备来偷袭,可是要向郑国报告已经来不及,于是他一面派人连夜赶回郑国向郑穆公报告,一面把牛群赶到秦兵营地,谎称自己是郑国派来的使臣,要求见秦国主将。
 
秦军本欲偷袭郑国,现在郑国竟然遣使来到军中,孟明视有些吃惊,亲自接见了这个自称使臣的人。弦高对孟明视说,自己是奉郑国国君之命,特地带着礼物来慰劳秦军的,接着,就献上了四张熟牛皮和十二头肥牛。
 
郑国使臣老远地跑来犒劳军队,说明郑国已经知道秦军要来袭击,早已有了准备,要偷袭是不可能了。于是,孟明视当即改变主意,取消袭击郑国的计划,率军返回秦国。
 
再说郑穆公得到秦军要来偷袭的消息后,一面赶紧下令准备迎战,一面派人到把守北门的秦军那里去观察动静,发现他们手持武器,已做好作战的准备。郑国的大臣皇武子便对秦国的三个将军下了逐客令。三个将军知道计划泄漏,郑国已经有了准备,他们已经呆不下去了,于是连夜带着人马离开了。
 
因为弦高的机智,郑国避免被秦国灭亡的命运,郑穆公和百姓们都很感激他。郑穆公想给他高官厚禄以嘉奖他爱国的义举,但是弦高说,忠于国家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接受封赏,自己就成了外人,因此拒不接受。弦高犒师的爱国故事从此就流传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