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仁假义的宋襄公

公元前643年,称霸中原三十多年的齐桓公去世,他的儿子们为了争夺王位互相攻击,齐国陷入混乱。易牙、竖刁、开方三人废掉齐桓公立的太子公子昭,立公子无亏为君,公子昭逃到了宋国。
 
齐桓公在世时,宋国国君宋襄公积极维护齐国霸权,与齐国关系很好。齐桓公的儿子都是庶妾所生,地位平等,因此他担心自己死后生诸子争位,就把公子昭托付给宋襄公。宋襄公向来以仁义自称,现在公子昭果然前来投奔,他当然义不容辞,收留了公子昭。
 
宋襄公是宋桓公次子,即位之初,他任用贤臣子鱼、公孙固辅佐朝政,宋国由此大治。宋国的壮大也点燃了宋襄公称霸诸侯的雄心。正好公子昭来投奔,他就想借着帮助齐国平乱的机会,继承齐桓公的霸业,夺取齐国盟主的地位。
 
于是,宋襄公通知各国要护送公子昭回齐国去当国君,结果只有卫、曹、邾等几个小国派来些兵马。宋襄公就率领这四国联军杀向了齐国,齐国贵族本来就心向公子昭,现在还有宋国出兵相助,于是就联合起来杀了无亏与竖刁,赶走了易牙,把公子昭迎回,继承了王位,是为齐孝公。
 
宋襄公以为平定齐国之乱,拥立了齐孝公,诸侯就会对宋国刮目相看,于是就想趁热打铁,召集诸侯会盟,确定自己盟主的地位。
 
此时,宋襄公已经以霸主自居了。滕国(今山东滕州)对宋国不服,宋襄公就扣押了滕宣公。接着,他邀曹、邾、鄫几国在曹南会盟,鄫国国君迟到,他就命邾文公把鄫国国君当作祭品押去祭祀。秋天,因为曹国没有送羊给他,他觉得这是对他的不敬,于是就发兵包围了曹国。宋襄公的蛮横引起了诸侯的不满,陈国国君陈穆公倡议重修齐桓公之好,联合鲁、蔡、楚、郑、齐等国在齐国结盟,表面上是怀念齐桓公,实际上是为了对抗宋襄公。这样,在诸侯中形成了楚、齐、郑、陈、蔡等国和图谋称霸的宋国及与之结盟的卫、邾、曹、滑几个小国两大阵营。
 
宋襄公见自己不能服众,就想先取得楚国、齐国两大国的支持,以此压服众诸侯。于是宋襄公派使者去楚国和齐国,商量和他们会盟诸侯的事情。楚成王暗自讥笑宋襄公不自量力,本不想理会。但是大夫成得臣献计说,可以借此机会进军中原,争夺盟主之位,于是楚成王答应会准时赴会。
 
公元前639年,宋襄公把齐孝公拉来同楚国国君相聚在齐国的鹿地,商讨会盟诸侯的事宜。宋襄公以为盟主地位得到齐、楚的肯定,就居高临下以盟主自居,并自作主张地拟定了一份通告,称宋国要与诸侯会盟,共扶周天子,约定秋天在盂地(今河南睢县)结盟。楚成王和齐孝公对宋襄公的做法虽心有不满,但碍于情面,便同意了通告的内容。
 
秋天时,到盂地前会盟前,宋襄公的弟弟公子夷目觉得楚成王心思难测,担心宋襄公会被骗,劝他带上军队。宋襄公却说,已经与楚国约好不带军队,不能不守信。自己以诚信待楚国,楚国不会骗自己,坚持不带军队。目夷只好说,让宋襄公遵守诺言轻车前去,他带一路兵马埋伏在三里之外,以防不测。宋襄公却责骂他,这样做也是不守信义,为了防止夷目带兵埋伏,破坏他的信义,宋襄公坚持让夷目同往赴会。
 
到了盂地,楚、陈、蔡、许、曹、郑等六国之君都来了,只有齐孝公和鲁国国君没到。楚成王要争夺盟主之位,宋襄公大怒不服。楚王一声令下,前来与会的五百随从脱掉外衣,露出盔甲和刀剑。这些手持刺刃的兵士迅速占据了会盟的场所,众诸侯吓得不敢出声,楚成王令楚兵把宋襄王拘押起来,然后指挥早已准备好的楚国大军朝宋国攻去。
 
目夷趁乱逃回宋国,团结宋人坚守城池,顽强抵抗楚军,拒不投降,终使楚成王灭宋的阴谋未能得逞。楚成王把宋襄公带回楚国,以便可以要挟宋国。宋国大夫公孙固便故意放出消息,让目夷即位宋国国君。这样一来,宋襄公就对楚国没有一点用处了。后来,在齐国和鲁国的调停下,楚成王这才放宋襄公回国。宋襄公回到宋国,目夷马上退位,让襄公重登君位。
 
由此,宋襄公对楚国怀恨在心,无奈楚国国力强盛,他也拿楚国没办法。这时的郑国国小力薄,是个依靠大国的墙头草,此时见楚国强盛,就与楚亲近。不久,郑文公去楚国拜会楚成王。宋襄公认为这是个机会,想趁机讨伐郑国,出出胸中恶气。
 
公元前638年,怒气冲冲的宋襄公不顾公子目夷与大司马公孙固的反对,联合卫、许、滕几个小国出兵伐郑。郑文公向楚国求救,楚国自然出兵救援,只是救兵没直接去帮助郑国抵抗宋国的军队,而是杀向了国内空虚的宋国。宋襄公不能兼顾,只好带领宋军星夜往回赶。宋、楚两军列阵在泓水(今河南柘城北)两岸。宋、楚两军力量相差悬殊,但宋襄公报仇心切,准备同楚国交战。公孙固对宋襄公说,宋国兵力弱小,抵挡不住楚国强大的兵力,楚国此行只为救郑,现在郑国已经解围,他们已经达到目的了,主张和楚国讲和。宋襄公却说,楚国兵再强也是不义之兵,宋国兵再弱也是仁义之师,不义是战胜不了仁义的。于是,宋襄公坚持要和楚国一决雌雄,并特意做了一面绣有“仁义”二字的大旗,要用“仁义”打倒强悍的楚国。
 
天亮后,楚军开始过河。公孙固献计说,趁楚军渡过一半时,就杀过去,到时一定让他们措手不及,就会获胜。可宋襄公指着他的“仁义”之旗说,在人家渡河渡到一半时进攻是趁人之危,不合仁义之道,于是不同意。
 
楚军全部渡过河,乱糟糟地在河岸布阵。公孙固又献计说,趁楚军刚过河岸,立足未稳时发起进攻,还有取胜的机会。宋襄公生气地说:“人家还没摆好阵势,你就去攻打,怎么对得起仁义之师的称号?”于是再次错过了战机。
 
楚军已经排好阵势,列队冲了过来,宋襄公这才下令出击。结果宋军大乱,宋襄公身陷敌阵,被箭射中大腿,宋襄公的亲兵全部战死。宋襄公在部下的拼死保护下,才得以逃脱,回到宋国。宋国的“仁义”之旗,早已在战场上被践踏得破烂不堪了。
 
泓水之战败后,百姓们大骂宋襄公无能,但他还是认为自己在战争中奉行仁义没有做错。后来他箭伤复发,不久就去世了。
 
宋襄公不能因时而异,迂腐地固守古代战争原则,吃了败仗,损失惨重,自己终其一生未能真正成为霸主,含恨而终,他的图霸也成了历史上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