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公招贤纳士

秦国地处西陲,本是居住在秦亭(今甘肃张家川)附近一个姓嬴的部落。周朝初期,发展为一个小国,平王东迁时,秦襄公鼎力相助,因此被封为诸侯,并赐给岐山以西之地,定都于雍(今陕西凤翔南)。秦襄公正式立国之初,秦国国小民弱,在各大诸侯国争相做霸主的春秋时代,实在跟其他强国无法相比肩。后经文、宪、武、德、宣诸公,秦的疆土不断东扩,到穆公继位时,国势逐渐强大起来,占据了大半个关中。
 
秦穆公名任好,在位39年(公元前659~前621年),是秦国历史上一位很有作为的君主。他在位期间,对内勤政爱民,对外积极扩张,将今甘肃、宁夏等地收归为自己的国土,开始了秦国在诸侯中争霸的历史,在部分史料中被认定为春秋五霸之一。
 
公元前659年,秦穆公继位,当年他就亲自带兵跨过黄河,灭掉茅津(今山西芮城东)的戎人,开始了扩张疆土的事业。秦穆公雄心勃勃,立志称霸天下,但苦于身旁没有贤才良臣来辅佐,于是四处搜求人才。他曾在伯乐晚年,让伯乐推荐善于相马的人才。于是伯乐推荐了他的朋友九方皋。秦穆公召见了九方皋,请他去寻一匹好马。三个月后,九方皋向秦穆公报告说,自己在沙丘边找到一匹骏马,是匹黄色的母马。穆公派人把马找来,却发现那是一匹黑色的公马。穆公很失望,对伯乐说,你推荐的朋友连马的颜色和雌雄都分辨不清,怎能辨别什么样的马是好马呢?伯乐却说,真正的骏马不是凭形体外貌和筋骨来鉴别的,而是凭似明似灭的神气。九方皋能洞察马内在的实质、精髓,而忽略了它的表象,看重更重要的内容,而忽略不必在意的外在形式。九方皋相马的方式,具有比鉴别马更宝贵的意义。秦穆公将信将疑,后来一试,那果然是一匹天下少有的骏马。这件事使他大受启发,于是派人到各处去搜罗人才,而且选用人才更是不拘一格,以此广招天下贤达之士。
 
秦穆公一心想要向东扩张,首当其冲的是其东邻晋国。晋国的安全受到威胁,于是晋国国君晋献公积极扫灭周围小国,扩大领土,增强实力。后来,晋献公假途借道,灭掉虞、虢两国,从而控制了崤函地区,卡住了关中通向中原的咽喉要道,使秦国东进的道路受阻。
 
秦穆公五年,秦穆公为图称霸向晋国求婚,晋献公将自己女儿穆姬嫁与秦穆公为妻。晋献公灭虞时,俘虏了虞公及其大夫百里奚,就把百里奚作为陪嫁的奴隶,随嫁秦国。在去秦国的路上,百里奚偷偷逃走,跑到宛(今河南南阳)时又被楚国人捉去。当秦穆公得知百里奚为贤才时,急忙派人去找。这时百里奚已经被楚国抓去了,秦穆公就用五张羊皮把他赎回,拜为上卿。百里奚推辞说,自己的朋友蹇叔见识高远,比自己更有才能,是当世的贤才,请秦穆公任用蹇叔,自己甘愿辅助蹇叔。
 
穆公派人将蹇叔接到秦国,向他请教立国之道。蹇叔说,要想立国必须德威并用,但是德义是根本,刑威只能作为补充。如果一味地讲求仁德,而没有刑罚立威,那么国家就强大不起来;如果只靠刑罚立威,而不布施仁德,又会失尽民心。秦穆公又问如何才能在诸侯中称霸。蹇叔指出,称霸诸侯,要立信于各国,不能存有贪小便宜,急躁冒进的想法,同时还要看清形势,先急后缓。穆公则进一步问,秦国要怎样才能在中原称霸。蹇叔说,齐桓公的霸业已衰。秦国地处西方,要先平定戎狄,保证后方的稳固,等待中原时局变化的同时养兵蓄锐,想要取代齐国的霸主地位便指日可待。蹇叔的雄才大略让秦穆公佩服不已,于是任蹇叔、百里奚为左右相国,同掌朝政。
 
穆公九年(公元前651年),晋献公去世,晋国因争权发生内乱。秦穆公派百里奚带兵迎接出逃的公子夷吾回国继位,是为晋惠公。之前,晋惠公曾允诺将河西八城割给秦作为帮助自己继位的谢礼,但继位后却自食其言。晋国的大臣丕豹逃到秦国,受到穆公重用。
 
公元前648年,晋国大旱,秦穆公送给晋国大量粟米帮他们渡过难关。两年后,秦国发生饥荒,晋国不仅不知恩图报,帮秦国救灾,反而趁火打劫,在饥荒的第二年发兵攻秦。秦晋双方在韩原展开激战,秦军生擒晋惠公,后在周襄王和穆姬的调停下,秦晋结盟,晋惠公将太子圉送到秦国当人质,并将晋国黄河以西的土地割给秦国,秦穆公将晋惠公放回。此一战,使秦的东部疆界扩至龙门。
 
秦穆公本欲继续向东,朝中原地区扩展。公元前625年,秦穆公不听蹇叔的劝谏,发兵崤山,结果三将被俘,全军覆没。晋扼住了秦国东进的咽喉,于是穆公决定向西发展。
 
当时,秦国的西部生活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戎狄部落和小国,如陇山以西有昆戎、绵诸、翟,泾北有义渠、乌氏、朐衍之戎,洛川有大荔之戎,渭南有陆浑之戎,各个部落都有自己的首领,各自为政。在这些部落中,较为强大的是西戎的是绵诸(在今甘肃天水东)、义渠(在今甘肃宁北)和大荔(今陕西大荔东)。但他们生产落后,仍保留着很多原始的生活习惯。狄戎强壮彪悍,善骑射,个性野蛮,常常突袭秦的边地,烧杀抢掠,扰乱秦国百姓的安定。
 
秦国在蹇叔、百里奚等贤臣的辅佐下,迅速发展起来,也引起了这些狄戎的注意。因此,秦穆公向西发展时,非常谨慎,采取先强后弱,各个击破的策略。在这些部落中,西戎的绵诸部落生活的地方与秦疆土相接。绵诸王听说秦穆公贤能,便派谋臣由余前来考察。
 
秦穆公为了震慑狄戎各国,隆重接待由余,向他炫耀国威,展示秦国华丽壮观的宫殿和充足的粮食储备,同时也向他了解西戎的地形、兵势。穆公想收服由余,内史廖说,西戎闭塞,肯定没有歌舞乐曲,给绵诸王送去,一定能消磨他的意志。于是穆公选了十二个漂亮的女乐送给绵诸王。动听的音乐、优美的舞蹈,让绵诸王享足了眼耳之福,从此沉浸于饮酒享乐之中,不再理会国事。很快,绵诸国内政事混乱,国政一塌糊涂。这时,百里奚才放由余回国。由余回国后,劝谏戎王要勤于政事,但是戎王不与理会,君臣关系由此恶化。秦穆公趁机派人规劝由余,并对他以礼相待,终使他归附于秦国。
 
由余长期生活在戎人中,对他们的生活状况、生活习惯和地势地形非常了解,因此秦穆公向他讨论统一西方戎族的策略。在由余的帮助下,公元前623年,百里奚带兵包围了绵诸,绵诸王还在享用美酒,就被秦军活捉了。接着,根据由余的计划,秦国先后灭掉了西方几十个戎人建立的国家,开辟国土千余里。
 
秦国征服狄戎,消除了西方的忧患,周襄王得到消息,非常高兴,特地派遣召公送去金鼓,表示祝贺,希望他擂鼓继续平定戎人的进攻,史称“秦穆公称霸西戎”。
 
西进大大扩张了秦国的领土,连西南的巴国都来朝拜。这时,秦国的国界东起黄河,西达狄道(今甘肃临洮),南至秦岭,北临朐衍戎(今宁夏盐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