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献公假途灭虢

晋国原名为唐,是西周初年周成王封给他的弟弟叔虞的封地。叔虞的子孙改名为晋,并曾先后迁都到曲沃、绛、新田等地。西周末年,晋文侯帮助周平王东迁,为东周的建立立下了大功。晋武公即位后,曾活捉戎狄首领诡诸,后来就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诡诸。武公去世后,诡诸即位,是为晋献公。
 
晋献公即位时,晋国只是一个“其土又小,大国在侧”的“偏侯”,后来之所以能一跃而成为春秋五霸之一,全靠晋献公奠定的坚实基业。他奉行尊王政策,提高晋国在诸侯中的声望;对那些顽固守旧的旧贵族予以严厉的打击,削弱了旧的奴隶主贵族的势力,又大力培养积极进取的异姓卿族,给新兴封建势力的成长创造了条件。

《周礼》书影 所谓周礼有两层意思:一是周代的礼法、政法制度,其中包括分封制、宗法制及与其相对应的政法、礼法制度,它们有力地维护了周的统治;另一层意思是礼俗,包括周代的各种文化制度、风俗。
 
晋献公还积极扩充自己的实力和拓展疆土,他决定南下夺取崤函要地。晋国的南面有虞(今山西乎陆北)和虢(今河南陕县境)两个国家。虞和虢相邻,邦交很好,不管晋献公出兵攻打哪一个国家,另一个国家都会出兵救援,两国联合会是晋国的劲敌。
 
晋献公问计于手下的大臣,大夫荀息说,虞国在虢国的北境,是晋攻魏的必经之路,于是献计先向虞借道攻虢,使虞国孤立,再寻找机会灭掉虞。他说:“要先离间两国的关系,虞国国君目光短浅、贪图小利,喜欢宝马美玉,我们就以虢国经常侵犯晋国的边境为借口,投其所好,他一定会答应借道的。”
 
晋献公有些舍不得这些珍宝,荀息明白他的心思,劝解道:“主公放心,这些宝物不过是暂时存放到虞公那里,等我们灭了虞国,它们不就又是您的了吗!”晋献公觉得有道理,就采纳了荀息的计策。
 
虞公得到晋国馈赠的宝物,爱不释手,荀息又能言善道,说得虞公当即答应借道,虽然虞国的大臣们一再劝阻,但虞公得到了晋国的好处,执意同意晋国借道伐虢。
 
当年夏,晋国攻下虢国重镇下阳(今山西平陆境),控制了虢虞之间的要道。之后,晋国故意在晋国和虢国边境制造寻衅生事,最后,终于找到了攻打虢国的借口,于是晋又故技重施,向虞借道,并承诺会将战利品分给虞国。
 
虞国大夫宫之奇听说后,坚决阻止借道给晋,他对虞公说,虞国和虢国是近邻,唇齿相依,是互相帮助互相依存的关系,如果虢国被灭,则“唇亡齿寒”,虞国一定随之而亡,因此劝虞公千万不能答应借道给晋国。
 
但虞公认为,晋、虞本是同宗,不会相欺,而且晋国特意送来宝马美玉,已经充分显示了要和虞国交好诚意,现在他们只是想借路走走,对虞国也没什么妨害。宫之奇无奈地连连叹气,他料定,虞国不久之后必会灭亡,于是带着家眷离开了虞国。
 
公元前656年,晋军攻破虢国都城上阳,虢国被灭。然后,晋就将军队暂时驻扎在虢国休整,晋国大将里克假称生病,迟迟不肯班师回晋国,虞公也没有怀疑。后来,晋献公又约虞公出城围猎,趁虞公出猎在外的时候,驻扎在虢国的军队向虞国的都城发起了进攻,晋献公把虞公抓住,虞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晋国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