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义灭亲

周武王将商朝周围的地区和商朝的移民分封给他的弟弟康叔,建立了卫国,都城就是商朝遗都朝歌。卫庄公姬扬是卫国第12代君主,在位时间为公元前757年至公元前737年。据《左传·隐公三年》和《史记·卫世家》记载,卫庄公的正室妻子为齐庄公的女儿庄姜。庄姜不仅貌美,而且温柔贤惠,美中不足的是一直没有生育。
 
后来,卫庄公又娶了陈国的历妫、戴妫两姐妹。厉妫生下孝伯,但不幸孝伯早死,戴妫生了姬完和姬晋两个儿子,姬完就是以后的卫桓公。庄姜对姬完视若己出,非常疼爱,卫国人曾作诗《硕人》赞美庄姜。庄姜还把一个宫女献给庄公做妾,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为州吁,深受庄公宠爱。州吁恃宠而骄,暴力好武,胡作非为。但庄公对他的为非作歹只是听之任之,这样一来,他就更加肆无忌惮。
 
大夫石碏见庄公如此纵容州吁,深感不安,劝谏道:“疼爱孩子的真正的做法是将他们引导到正路上来,而不是放任他们,以致误入歧途。骄奢淫逸是导致邪恶的恶习,是给孩子过度的宠爱造成的。很少人能够把持自己做到宠而不骄,一旦养成了骄横的习惯,就不会甘居人下,不甘居人下就会生出很多祸端。因此最好能赶紧确定太子的人选,并好好地督导教育公子州吁。”但卫庄公不以为然,依旧放纵州吁。
 
石碏的儿子石厚,喜欢和州吁混在一起。两人经常一起驾着车过街穿巷,游玩田猎,骚扰百姓。石碏知道后很生气,用鞭子重重地责罚了石厚,并把他关起来,不准他再与州吁来往。石厚竟破门翻墙逃跑,跑到了州吁府中,从此就住在了那里,天天跟着州吁胡作非为,祸害百姓,家也不回了。石碏无可奈何。
 
后来,卫庄公去世,姬完继位,称卫桓公。桓公生性懦弱,石碏知道他不会有什么作为,于是告老还家,从此不再参与政事。这下州吁就更加横行霸道,没什么忌惮了。他整日与石厚谋划着如何篡夺王位。不久后,周平王去世,新的周桓王继位,卫桓公打算亲自前往周王室吊贺。这时,石厚想出一条毒计,让州吁怀揣短剑在西门为桓公设宴饯行,他们派兵埋伏在门外。酒过三巡之后,就用短剑杀了桓公。如果有人不服,就出兵镇压。州吁大悦,依计而行,席间趁桓公毫无防备,抽出短剑,刺向了桓公的胸膛。因为伤势过重,桓公当场毙命。桓公的随从迫于州吁的武力,只得降顺。后来州吁宣称桓公暴毙,自己继承王位,拜石厚为上大夫。桓公的弟弟姬晋为了保命,逃到邢国去了。
 
州吁虽然成功继位,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刚即位三日,外边关于他弑兄夺位的事就传得沸沸扬扬了。于是州吁跟石厚说,想要在邻国立威,以此来震慑国人,但不知该攻打哪个邻国。石厚说,郑国跟卫国素有嫌隙,可以攻打。于是他们就贿赂鲁、陈、蔡、宋等国,征青壮年去攻打郑国,搞得百姓苦不堪言。
 
在与郑国作战时,石厚打了一个胜仗,然后对州吁说郑国兵力很强,不适合长久与之交战,小胜足以立威,可以班师回去了。当他们的军队走到卫国的郊野时,听到有人唱道:“一雄毙,一雄兴。歌舞变刀兵,何时见太平?恨无人兮诉洛京!”
 
州吁见仍无法收服民心,很忧心,便让石厚出个主意帮他坐稳国君的位置。石厚说,自己的父亲在国民中素有威望,如果能请他出来参与政事,百姓一定信服。于是,州吁命人带上厚礼去拜访石碏,请他参政。但是石碏推说病重,不能处理政事。于是,石厚自己回家向石碏请教安定君位的良策。
 
石碏心想可以借机除掉州吁这个祸害,便给他出主意说:“周天子为天下共主,诸侯即位,如能朝见天子,就是得到了天子的肯定,天子都肯定了,国人自无话可说。”石厚觉得很有道理,但又有所顾忌,说道:“无缘无故地就去朝见天子,一定会引起天子的怀疑,最好能有人通情引见。”石碏答道:“陈桓公对周天子非常忠心,从不漏朝贡,因此深受周天子赏识。陈国跟卫国素来友好,如果你能和新主一同前往陈国,请陈桓公在周王面前说情,周王一定会愿意见你们。”
 
石厚赶紧去见州吁,把父亲的话告诉他。州吁非常高兴,当即准备了一份厚礼,和石厚一起前往陈国去了。他们走后,石碏赶紧写了一封密信,派亲信快马加鞭地送往陈国。密信被陈国大夫交给了陈桓公,只见信上写道:我们卫国福浅,竟发生弑君夺位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虽然这是州吁所为,但逆子石厚从旁相助,也罪无可恕。这两个逆贼不除,卫国就永无宁日。现在此二人已经前往贵国,希望贵国能借机处死这二人,替卫国除害
 
。陈桓公看完信,问群臣的意见。大家都说,卫、陈两国素来交好,应该帮他们除害。于是,陈桓公做了一番部署,只等州吁、石厚自投罗网。
 
不久,州吁和石厚就来到陈国。陈侯派人出城迎接,给他们安排了下榻的地方,并说,陈侯会在次日在太庙中见他们。州吁没想到会受到陈侯如此殷勤的招待,大喜过望。
 
第二天,陈桓公在太庙居于主位,群臣排列整齐,等着州吁和石厚前来。不一会儿,州吁和石厚进入太庙,站在了宾客的位置上。这时,陈国的大夫一声令下,埋伏在庙里的士兵一涌而出,将石厚和州吁抓了起来。
 
州吁的众多随从等在太庙外,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陈国大夫把石碏的书信宣读了一遍,大家这才知道要借陈国之手除掉州吁和石厚。众人都觉得理应如此,于是都没说什么。陈桓公本想将州吁、石厚就地正法,但是群臣都说:“石厚是石碏的亲生儿子,现在还不知道石碏的想法。不如让卫国的人自己来处理这两个人,免得以后落人口实。”陈桓公觉得很有道理,就将石厚、州吁两人分开关押,让他们不能商量对策,同时派人星夜兼程地赶往卫国,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
 
石碏见到陈国的使者,知道已经成功将州吁、石厚拿下,便到朝中召集众位大臣,把陈侯的书信给大家看。众人知道州吁、石厚已经被陈侯抓了起来,都非常惊讶。石碏说会集百官,要大家一起给他们定罪。百官都表示请石碏定夺。石碏说,这两个逆贼罪无可恕,应明正典刑,以谢先灵,并派右宰丑前往陈国去执行。众大臣都说:“弑君夺位州吁是首恶,一定要正法,但石厚是从犯,可以从轻处罚。”石碏大怒说道:“州吁犯下这等大罪,都是因为逆子从旁协助。你们替他说情,无非是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想替我徇私。看来,我要亲自前往,诛杀此贼才行。要不然,怎么对得起祖先!”石碏家臣羊肩说:“您不要动怒,我愿代替您前去。”于是,石碏就让右宰丑和羊肩出使陈国,处决州吁和石厚。
 
右宰丑同獳羊肩到达陈都后,先去见了陈桓公,感谢他帮助卫国除害,然后就各自去处决州吁和石厚了
石碏派人到邢国去接回姬晋,让他继位掌管卫国,他就是卫宣公。卫宣公即位后,将州吁的罪行昭告天下,重新给桓公办了丧事,尊石碏为国老,允诺石家可以世世为卿。从此以后,陈国和卫国的关系更加亲近了。
 
石碏大义灭亲,得到后人的赞许,《左传》中对他的评价是:“真纯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