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夷、叔齐宁死不食周粟

在中国历史上有这么两个兄弟,他们的思想、言行如出一辙,虽然不是孪生兄弟,却比孪生兄弟更能心意相通。他们就是商周时期,孤竹国的两个王子伯夷和叔齐。
 
孤竹国位于如今的冀东地区,是冀东滦河之滨最早的奴隶制诸侯国之一。商朝时,孤竹国是位于北方边陲的一个小国。商朝初年,大约公元前1600年,商分封同姓诸侯,孤竹国是其中之一。
 
相传伯夷、叔齐是孤竹国国君的长子和三子,此时已经是商朝末年。孤竹国君在世时,深感商纣统治残暴,孤竹国小,想要独善其身,尤其需要一位贤德的明君,长子伯夷和三子叔齐都有贤才,可担此重任,但是他更倾向于让叔齐即位。后来,孤竹国君去世,叔齐觉得伯夷为长兄,按照礼法王位应该由他来继承,就想把王位让给伯夷。但是伯夷推让说:“你来继承国君的位置是父亲的遗命,不可随意更改。”为了让叔齐安心继位,伯夷逃出了孤竹国。尽管如此,叔齐还是不肯当国君,而且也于不久后逃走了,好在先逝的国君还有个二儿子,百姓就推举他当了国君。
 
出逃的伯夷和叔齐在渤海之滨相遇,两人觉得这样也好,不当国君就可以免于受残暴的纣王的钳制。于是两人决定隐居在此,和东夷人一起生活,等待清平之世的到来。后来,他们听说西方的周部族强盛起来,周文王品德高尚,在他的治理下西周百姓安居乐业,他们觉得那里就是自己向往的地方,很适合他们颐养天年。于是,兄弟二人不辞辛劳,跋山涉水,来到周族的领地岐山。
 
这时,周文王已经去世,武王即位。武王听说来了两位贤才,派周公姬旦前去迎接。周公允诺他们一定能让他们得到与才华相称的待遇。兄弟二人觉得这并不是自己理想中的仁道,因此对投奔西周非常失望。
 
后来,周武王率领大军,用车拉着其父亲周文王的牌位,浩浩荡荡奔袭商纣。他们二人用身体挡在武王的马前,进谏道:“父亲去世,不料理后事,却起兵征伐,是为不孝;身为臣子,却要弑君篡位,是为不仁!”伐纣是众望所归,也已势在必行,岂是两个老头几句话就能阻止的?武王身边的将士想要杀掉伯夷、叔齐,但被军师姜尚制止说:“此二人是讲义气的人,不可杀害他们。”然后,命人将他们扶到一边去了。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的大军与商纣王临时组织的奴隶军大战于牧野。商纣王众叛亲离,奴隶兵不愿为其卖命,纷纷阵前倒戈。武王大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把商朝灭掉了。周武王灭商后,建立了周朝,成了天下的宗主。
 
但是伯夷、叔齐觉得,周趁着商朝政局混乱,运用计谋和策略,宣扬德行来取悦百姓,靠军队的力量征伐杀戮,还假借鬼神的名义美化战争,虽然商纣残暴,但这种做法夺取天下实在是太可耻了。伯夷、叔齐耻于在周朝为民,发誓再不吃周朝的粮食。但是,天下虽大,莫不是周朝的土地,所以粮食也都是周朝的。于是,两人互相搀扶着来到首阳山上隐居,靠采山上的野菜为食。周武王曾派人请他们出仕,并说愿让他们来统治天下,但他们还是拒绝了。后来,他们在采野菜时,遇见一位妇人,那妇人说:“你们坚守气节,不肯吃周朝的粮食,可是这些野菜也是周朝的呀,为什么却可以吃!”他们觉得这妇人说得很对,于是决定连野菜也不吃了。就这样过了七天,他们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这时他们唱起了歌:“登上那首阳山哪,采这里的薇菜。西周用以暴制暴的方式,改变局面啊,还不知这是不对的。先帝神农啊,虞夏啊,这样的盛世,恐怕一去不复返了。哪里是我们的归宿啊?哎呀,可叹,我们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不久,他们就饿死在了首阳山上。
 
伯夷、叔齐让国,宁死不食周粟的行为得到了孔子的大力推崇。孔子称伯夷和叔齐为“古之贤人也”,认为他们的行为充分体现了“仁”的道德标准,虽然他们最后饿死了,但是他们“求仁而得仁”,没什么可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