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之乱

晁错死后,汉景帝命令七国诸侯军队停止叛变,没想到吴王刘濞公开表示自己要做皇帝,根本不把汉景帝放在眼里。袁盎带着诏书去见刘濞,劝他退兵,刘濞自称为皇帝,对景帝的诏书嗤之以鼻,还派一队士兵把袁盎软禁在军营中,准备把他杀掉。袁盎一看情况不对,就趁天黑偷偷溜了出去,马不停蹄赶回长安,把吴王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汉景帝。景帝这才知道自己被吴王骗了,偏偏晁错已经被杀,大错铸成,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把叛军镇压下去。
 
正在这时,和诸侯军队交锋的校尉邓公回到长安来汇报军情,景帝连忙问他战况如何,邓公说:“吴王铁了心要造反,他已经准备几十年了,就算皇上不削他的封地,他也会造反。况且晁错已被腰斩,我想天下谋士怕是再也不敢开口了。”景帝不解,邓公接着说:“晁错本来担心诸侯王的势力日益膨胀,最终成为朝廷的威胁,这才建议削藩,实则加强了朝廷的皇权,然而他却被皇上处死,这样一来,谁还敢直言不讳呢?”景帝羞愧万分,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应对,突然间,他想起汉文帝临终前的嘱托,于是把周亚夫找来,封他为太尉,镇压诸侯军。
 
公元前154年,太尉周亚夫带领大军和吴、楚两军交战,骊寄率军攻打赵军;栾布率军攻打齐军;大将军窦婴则带军驻扎在荥阳,密切注意齐军和赵军的行踪,如发现异常,就立刻赶去增援。窦婴本来还想推辞,景帝以国家安危为由,强令他接受大将军一职,窦婴无可奈何,只好答应。
 
周亚夫出兵后,了解到吴楚的军队正在攻打梁国,心里顿时有了对策。他和景帝说:“现在吴楚两军正围攻梁国,如果正面和他们交锋,难免会有大的损失。楚军向来勇猛善战,个个凶狠异常,不如我们用梁国作为诱饵,趁他们全力战斗的时候,先把吴楚军队的粮草截下来,然后再和诸侯军交战。”景帝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批准了。
 
周亚夫带着军队来到灞上,路上遇到一个谋士,谋士建议周亚夫不要直接赶去梁国,而是从右边包抄过去,并说诸侯军一定会在半路上设下埋伏。于是周亚夫取道蓝田,经过武关来到雒阳,果然发现了埋伏在这儿的敌军。
 
梁国此刻被诸侯军围了个水泄不通,正急着等待援军的到来,听到周亚夫率军出征之后,梁王立刻给他写信求助。周亚夫嘴上说着很快就来,其实他只是远远观望着,并不行动。梁王急得团团转,又写了封信给周亚夫,还是没盼到援军,梁王无奈,写信向景帝求助,景帝吩咐周亚夫去攻打围困两国的诸侯军,周亚夫依然没有动静,只命令将士把诸侯军的粮草抢了回来,还把他们的运粮军给俘虏了。手下的士兵看到周亚夫迟迟不发兵打仗,有些捉摸不透,还以为周亚夫是在帮助诸侯军,军心难免有些动摇。周亚夫也不解释,任凭士兵们胡乱猜测。
 
吴王刘濞看到粮草被周亚夫截住后,心里也慌了神,士兵们没有粮食,怎么会有力气打仗呢?刘濞咬咬牙,决定先把周亚夫除掉。
 
刘濞趁着晚上天黑,派遣一队士兵偷偷潜入周亚夫的军营制造混乱。当时周亚夫正躺在营帐里休息,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叫喊声和奔跑声,周亚夫知道这是敌军来刺探军情。他没有出去控制局面,任凭士兵们在营中东奔西跑,大呼小叫。这是他使的一个小计谋,故意让诸侯军以为自己的军队纪律散漫,不堪一击,这样他们就会骄傲自大,盲目地发起进攻,那个时候,也就是他们露出破绽的时候,打败他们轻而易举。果然没过多久,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士兵们也各自回营帐休息。刘濞从回来的士兵口中得知周亚夫军营的情况后,哈哈大笑几声,得意洋洋地宣布第二天发动进攻。
 
第二天,诸侯军打算从东边袭击周亚夫的军营,大批士兵朝军营涌来,周亚夫细细思考了一会儿,认为刘濞是想把注意力全部引到东边,真正的进攻方向应该是西边,于是周亚夫命令一小部分士兵假装在东边奋力抵抗,自己则带着大部分士兵埋伏在西边。过了一会儿,隐隐约约看到前面走来大队人马,领头人正是吴王刘濞和楚王刘戊。等吴楚两军走近后,周亚夫率领士兵突然间冲到他们面前,诸侯军措手不及,匆忙迎战。由于粮草都被周亚夫截住了,吴楚士兵好几天没有吃上一顿饱饭,现在又受了惊吓,根本没有力气打仗,一个个丢下兵器跑了。吴王见此情景,知道这回必定要败在周亚夫手里,他也不管楚王和其他士兵的安危,带着自己的亲信一溜烟逃跑了。楚王这才知道刘濞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他恨自己轻信了吴王的话,没脸向景帝认罪,只好拔剑自刎。再说吴王和随从逃回吴国后,一些忠义大臣和百姓恨死了他,就偷偷商量着把吴王杀死。吴王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自己,还以为可以东山再起,没等他反应过来,几个大臣就把他捆住了,直接摁在地上,一刀结果了性命。随后,大臣们把吴王刘濞的脑袋献给汉景帝。
 
吴王和楚王一死,其他诸侯王纷纷缴械投降,汉景帝把他们统统判处死刑。至此,周亚夫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平定了七国之乱,汉朝的江山保住了。周亚夫得到重赏,成为景帝最宠信的臣子,五年之后,又被任命为丞相。
 
景帝没有废除诸侯王的后代的爵位,但制定了许多约束他们的律令。诸侯王以后只能在自己封地之内征收田地租税,对封地内的官吏升迁和政府事务没有权力干涉。这样一来,诸侯王的权力大大削弱,再也没有能力和朝廷抗衡。
 
公元前141年,汉景帝驾崩,十六岁的太子刘彻即位,他就是汉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