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错削藩

公元前156年,汉文帝驾崩,太子刘启即位,史称汉景帝。
 
在文帝时期,晁错的治世才能就深得众人称赞,是太子刘启的老师,被人们尊称为“智囊”。景帝即位后,封他为内史,经常和他讨论国家政治。晁错对匈奴社会和他们的作战策略十分了解,提出了很多军事方面的建议;他从秦国灭亡的原因中总结出很多利国利民的政策;还大力主张发展农业,提高社会生产力。
 
景帝经常和晁错单独呆在一起商讨事情,晁错的很多建议都被景帝采纳。虽然当时的晁错只是一个内史,却比九卿还要得到皇帝的宠信。汉朝的很多律法都是由他建议而实施的。看到晁错这么得宠,丞相申屠嘉不乐意了,可他又不能想出什么办法让晁错离开皇帝身边,只好静静地等待时机。不久,申屠嘉就得到消息,说内史晁错准备在官府南面的墙上开一扇门,这可不得了。原来晁错的官府正好位于太上庙(刘邦父亲的庙)的前面,正门朝东开,进出之间很是麻烦,要绕房子半圈才能走到街道上,于是晁错打算在南面另开一扇门,这样一来进出就方便很多。不过要开这扇门,必须得把太上庙外围的墙打通,申屠嘉觉得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他准备向皇上告状,好判晁错死罪。晁错知道后连忙跑到皇帝面前,把事情的原因说了出来,皇帝一听,认为晁错并没有错,只是把外围的墙打通,并没有损坏太上庙的庙墙。申屠嘉满以为这次能治晁错于死地,没想到皇帝还是帮着他。申屠嘉又气愤又难堪,回到家不久就生了病,郁郁寡欢,没多久就病死了。
 
公元前155年,景帝任命御史大夫陶青为丞相,任命晁错为御史大夫。晁错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向景帝提出削减诸侯势力。
 
文帝在位时,晁错就多次向他提出削藩的建议。文帝很看重晁错的才能,唯独在诸侯王这个问题上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不过当时还是太子的景帝很赞成晁错的观点,大臣们则和文帝持相同意见。除了晁错,贾谊也曾提出过削藩的想法,不过他主张的是让每位诸侯王的儿子各立为王,从各自的封国立划分土地赐给他们,这样的话,诸侯王的数量多了,但每个人拥有的土地面积减少了,诸侯的势力自然也强大不起来。汉文帝虽然采纳了贾谊的建议,诸侯王却怨声载道,很多大臣也不同意这种做法,诸侯和皇帝之间的矛盾并没有消除。
 
晁错详细地向景帝说明了削藩的重要性。汉高祖立下重誓,只赐封同姓贵族为诸侯王,使得同姓诸侯王的势力异常膨大,光是齐、楚、吴三个诸侯国的领土就占了汉朝的一半江山,如果叛变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有些诸侯王犯了罪,应该用削去领地的方式来惩罚他们,尽量缩小他们的封地,那些削掉的地方由朝廷接管。吴王刘濞是诸侯王中威胁最大的,还是在文帝时期,刘濞的儿子因为和太子刘启(也就是景帝)下棋时,不慎顶撞了太子,被太子拿棋盘砸死。自此之后刘濞就心存怨念,干脆称病不来长安朝见。这可是死罪一条,但文帝怜惜他失去了儿子,只是象征性地判他杖责,没有怪罪他的意思。不过刘濞可不领情,他仗着自己封地里有铜矿,而且东临大海,竟公开采铜铸钱,烧海水卖盐,还广招江湖人士,造反的意图人人皆知。
 
晁错进一步分析,刘濞迟早会造反,早一点削掉他的部分封地,远远好过不削或者晚一点削。当他的实力被削弱后,即使还要造反,给汉朝带来的影响也不会太大。不得不说,晁错的预感没有错,推论也很正确,然而这一次,大臣们还是不赞成削藩。他们认为晁错削藩的办法比贾谊还要性急,可能会引起恶劣的负面影响。
 
景帝下令文武百官、宗室贵族一起讨论削藩,大家知道景帝肯定是赞同晁错的意见,因此谁也没有反对,除了窦婴。窦婴和晁错在朝堂上争论了很久,两人因此结下仇恨。景帝在讨论结束后颁布了诏令,削掉赵王的常山郡、胶西王的六个郡县,还有楚王和吴王各两个郡县。晁错还把汉律三十条做了些调整,引来诸侯王更加激烈的反对。
 
晁错的父亲听到这些事情后,千里迢迢从老家来到长安,希望晁错能停止削藩。晁错宽慰父亲,说自己一心为国,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父亲痛心地说:“你忍心让晁家因为你而发生灾难吗?”晁错心里也很痛苦,为了国家的安危,他毅然选择坚持下去。父亲眼看说服不了晁错,只好带着遗憾和担忧回到家,没多久就自杀了。晁错听到消息后痛哭流涕。
 
吴王刘濞看到景帝削了好几个诸侯王的封地,知道自己的封地很快也会受到威胁,他索性联络其他诸侯王,以杀死晁错为名,向朝廷宣战,其实刘濞是想着夺权篡位,杀死晁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
 
参加叛乱的诸侯国一共有七个,史称“七国之乱”。汉景帝被七国军队的气势吓坏了,慌忙和大臣们商讨对策。窦婴趁机联合袁盎一起谋害晁错,把所有矛头都指向晁错。袁盎也和晁错有过节,两人水火不容。袁盎向景帝告密,说晁错削藩并不是为了国家,而是私人恩怨,并信誓旦旦保证吴王刘濞根本就没有造反的意图。这下汉景帝对晁错的印象就改变了很多,他思来想去,既然诸侯王认为晁错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干脆把晁错杀了,平息诸侯们的怒气。
 
汉景帝于是封袁盎为太常,命他出使吴国,劝吴王退兵,朝中几位重臣又适时地递上一份谴责晁错的奏折,请求皇帝判他腰斩。汉景帝顺着大臣的意思,下令抓捕晁错,中尉来到晁错家中,谎称景帝宣他进宫,待马车走到长安东市的时候,中尉才把皇帝的诏书念给晁错听。这位一心为国的功臣最后落得个腰斩的下场,他的族人也全部被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