缇萦救父

汉文帝即位后,以仁孝治天下,他宣扬简朴生活,以德服众,以孝治家,并带头示范,他经常穿着粗糙的深色衣服,后宫的嫔妃们也衣着简朴,没有华丽的打扮。一时间长安城里四处都能听到百姓的称赞声。
 
公元前167年,临淄有个名叫淳于意的医生因为治死了病人,被县令抓起来送往长安受刑。淳于意以前是太仓令,为官时清廉严谨,从不欺压百姓,因此名声很好。淳于意平时就很喜欢看书,尤其是医书,在做官的几年中,因为不愿意和其他官员同流合污,不做违背良心的事,他索性离开官场,成为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
 
有一天,一个富商来找淳于意给自己的妻子看病,淳于意看了看病情,就开了些药给病人吃,谁知病人吃了药之后一连几天都没好转,最后竟然死掉了。富商一看妻子被医死了,立刻把淳于意扭送到官府去,要求官府给他判刑。官员一调查,病人确实是在吃了淳于意开的药之后死去的,于是便草草定罪,判淳于意“肉刑”,也就是把淳于意的鼻子割掉,两只脚任砍一只,还要在脸上用黑炭刺字,因为临淄不能执行肉刑,淳于意必须要被押解到长安去。
 
淳于意家里没有儿子,只有五个女儿,他被关进囚车后,看着围在旁边的五个女儿,难过地说:“可怜我一生为民,上天怎么不赐给我一个儿子呢?眼下情况危急,却没有儿子为我卖命奔波,可见老天要亡我啊!”女儿们一听父亲的话,哭得更伤心了,最小的女儿却因此感到气愤。小女儿名叫淳于缇萦,从小思想就和别人不一样,听到父亲遗憾没有儿子的话之后,缇萦告诉父亲和家人,她也要跟着去长安,替父亲伸冤。大家都劝她不要去,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困难重重,就算到了长安也不一定能找到解救父亲的办法。缇萦很倔强,执意要跟着囚车一起走。
 
来到长安后,父亲被押送到监狱里,缇萦找人替自己写了一封信,来到宫门前,请求守门人帮自己把信交给皇帝。
 
汉文帝接到了缇萦的信,又得知递信的是位小女孩,顿时感到很好奇,只见信中写着:
 
“我叫淳于缇萦,父亲是曾任太仓令的淳于意。因为一个病人死掉了,父亲被判有罪,要接受肉刑。父亲在做官时两袖清风,深得百姓爱戴,他不可能故意害死病人,而且肉刑对于受刑人来说实在过于残酷。一个人犯了错,本来有心悔改,可是鼻子被削掉了,再也长不出来,别人一看就知道他犯过罪,不会用善意的态度对待他。同样的,脚被砍断了,再也张不出第二只脚,刺在脸上的字也洗不掉,受刑的人一辈子生活在过去的过错之中,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我替他们难道悲哀,我愿意进官府为奴为婢,只希望能给父亲赎罪的机会,不让他抱憾终生。”
 
汉文帝看完信后感慨万千,没想到淳于意小小年纪的女儿竟有如此深谋远虑。文帝把大臣召集起来,对他们说:“一个人犯了罪应当接受处罚,但惩罚他的目的是为了让他改过自新。可他的鼻子和手脚都残疾了,脸上也烙下了印记,只会让他心生憎恨,何来悔过呢?还是想一个更好一点的惩罚方式吧。”
 
大臣们凑在一块儿商讨起来,最后他们决定把肉刑改为打板子。判割鼻子的改为打三百板子,判砍脚的改为打五百板子。汉文帝采纳了大臣的意见,废除了肉刑,用打板子代替,趁这次改革的机会,汉文帝还把株连罪也废除了。缇萦的一片孝心不仅换来了父亲的安全,还给汉朝的律法制度带来一次改革,这对一个小女孩来说,实属不易。
 
后来在执行打板子的过程中,发现汉文帝废除肉刑固然是件好事,但三百板子或五百板子打下去,往往会把一个人打死,反而变得更加残忍,他的儿子汉景帝就把板子的数量减少了,才真正地有益于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