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勃夺军

公元前180年,吕后临终前把南北两军的军权交给了吕禄和吕产,还嘱咐他们两人在自己死后派重兵把守宫殿,不得给自己送葬,以免被刘氏子孙和大臣们挟持。吕后去世后,吕氏集团打算趁刘家没有推举出新皇帝的时候起兵造反,可是朝中不少重量级的大臣都拥护刘氏家族,尤其是灌婴和周勃、陈平等人,都是开国元老,吕家人不敢轻举妄动。
 
朱虚侯刘章的妻子是吕禄的女儿,有一天,妻子把吕家人谋划造反的事情告诉了刘章,刘章一听就知道事情非常严重,他连忙把这件事告诉哥哥刘襄。齐王刘襄得知吕家人准备叛乱后,先一步起兵镇压他们,他一方面联络其他刘姓诸侯王,让大家联合起来,一方面去朝中请求陈平、周勃等大臣的帮助。陈平和周勃一听刘襄有意推翻吕氏集团,纷纷表示支持。
 
当时南北两军的军权都握在吕禄、吕产手中,周勃想调兵,却不知去哪里找军队。吕禄有一个好朋友,名叫郦寄,两人感情十分深厚,周勃想从吕禄手中得到军权,硬抢是抢不过来的,干脆使点小计谋。周勃趁郦寄不在家的时候,把他的父亲带到自己府上,等郦寄回家找不到父亲时,周勃派人告诉他,只要他能劝吕禄把军权交出来,他的父亲自然就会平安地回家。郦寄没办法,只好去找吕禄,他对吕禄说:“眼下吕后刚去世没多久,朝中人心惶惶,齐王刘襄虎视眈眈,赵王您此时又率领军队驻守在都城,难免会让人以为您想造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还是把军权交给周勃比较好。刘襄一看您撤兵了,他的军队也会撤退,大臣们自然也不会对您表示怀疑,这不是挺好的吗?”
 
吕禄听了,觉得郦寄说得有理,就把北军的军印交给周勃。周勃拿着军印一路跑到北军军营,士兵们看到周勃接管了军队,纷纷表示愿意帮助刘氏家族,就这样,周勃带领着北军和齐王刘襄一起对抗吕氏集团。
 
在谋划叛变之前,吕禄和吕产就约定一个日期打算攻占宫殿,当吕禄把军印交给周勃的时候,吕产并不知情,那时他正命令灌婴出兵去镇压齐王的军队。灌婴根本不愿意和吕氏苟同,他暗地里和齐王取得联系,约定双方先按兵不动,等吕氏集团按捺不住有所行动后,迅速把他们消灭。吕产见灌婴迟迟不肯行动,干脆亲自率军攻入皇宫,他还以为吕禄会在宫中和自己里应外合,其实吕禄早就回到自己的封地去了。等吕产带着军队进入皇宫后,朱虚侯刘章的军队从四面围住了吕产,吕产还笑着说刘章不自量力,直到等了很久也没见吕禄出现,吕产才明白大势已去。刘章在交战中杀死了吕产,接管了南军,然后刘襄、周勃和灌婴联合起来打败了吕氏集团,历史上把这件事情称为“荡涤诸吕”。
 

骑马俑 西汉
马昂首嘶鸣,骑俑肃穆端庄,整个造型大胆概括,体现了汉人激越昂扬的精神风貌。
 
吕后执政时逼死了很多刘氏家族的子孙,汉高祖活下来的儿子只有两个,淮南王刘长和代王刘恒。铲除吕氏集团后,大臣们开始讨论立谁为皇帝。经历了外戚吕氏集团的腥风血雨之后,大臣们无意再扶持一个外戚强大的皇帝,按理说齐王刘襄在镇压叛乱中功劳很大,可是他是孙辈,要是汉高祖没有儿子的话,倒还可以考虑他,最让大臣们不放心的是,刘襄舅舅的势力很强大,因此陈平和周勃不可能立刘襄为帝。淮南王刘长虽然不错,奈何他母亲一族的势力不比刘襄的舅舅弱,现在只剩下代王刘恒,刘恒的母亲薄姬行事作风一向严谨,而且家中也没有能够炫耀的势力,大臣们一致决定立刘恒为帝,史称汉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