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规曹随

刘邦手下有很多能人异士,萧何就是其中一个。他在沛县拥护刘邦起义,一直跟随在刘邦左右,多次出谋划策,可以这么说,刘邦的伟业中少不了萧何的累累功绩。在刘邦攻入咸阳时,别人都沉迷在满室的金银珠宝和各色美女之中,只有他急匆匆地跑到秦朝丞相和御史的府中,把所有秦朝的户籍、地图、律法文献等搜集起来,不准别人随意践踏,也不准别人出入丞相府和御史府。他挑选出几个手脚麻利、踏实可靠的人整理这些珍贵的资料,一一妥善地保存好。可能有人要说了,留着这些干什么用,等刘邦建立国家之后,来次大规模统计不就可以了。但是仔细一想,事情哪有这么容易,放着现成的资料不要,非得劳师动众才好?秦朝的典制规定,丞相辅助皇帝管理国家事务,御史管理各级官员,这两个人掌握的资料就相当于一个国家的全部国情,除了军队之外,丞相和御史差不多把朝政全部握在手中。萧何以前在县衙里当过差,自然明白这些,因此他在攻占咸阳城后首先想到的是把这些有关国家国情的资料都抢过来,用以备用。
 
而作为后来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在进入咸阳后就赖在金碧辉煌的秦宫里不肯走了,要不是樊哙和张良劝阻他,恐怕会落得个和秦二世胡亥一样的下场。当刘邦看到萧何把秦朝的文件资料都搜集起来后,感到十分汗颜,直说自己比不上他,并称赞萧何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多亏了萧何的资料,刘邦才对当时全国的人口、文化、地理等方面有了详细的了解,也为汉朝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汉朝建立后,萧何在刘邦的“约法三章”基础上,参考秦朝法律,加了些符合当时社会情况的律法,经他的调整,律法一共分为九部分,称为“汉律九章”。相比秦朝严苛残忍的律法来说,汉律显得更人道一些。汉高祖刘邦驾崩后,汉惠帝刘盈继续任命萧何为丞相,那时候萧何已经垂垂老矣,但仍不间断地操持国家大事。
 
公元前193年,萧何因为长年操劳而病倒在床,汉惠帝亲自去探望他,顺便把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若丞相百年之后,该由谁来接替您的职位?”萧何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汉惠帝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汉惠帝迟疑地问:“丞相觉得曹参怎么样?”萧何听了之后,不顾虚弱的身体就要爬起来给汉惠帝磕头,嘴里连连说道:“如果皇上能让曹参担当丞相的话,汉朝必将永远繁盛下去。”这之后没多久,萧何就去世了。
 
萧何和曹参以前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因为发生了一些矛盾,两人渐渐疏远。萧何一直都认为能接替自己的只有曹参,曹参也理解这一点,因此在他死后,曹参就吩咐家人打点行李,说自己很快就会去朝廷当丞相。几天之后,汉惠帝的使者就来到曹参家中,宣布由他接替丞相一职。
 
曹参继任丞相后,没有对国家的律法和政策做任何的修改,一切事务都按照制定好了的制度执行,百姓们安居乐业,官吏们恪守其职。只有在选拔官员的时候,曹参才会下足功夫,他总是亲自筛选,专挑不善言谈、耿直忠厚的人委以重任,那些油嘴滑舌的人都被他一顿呵斥,赶了出去。
 
大臣们看到曹参总是不理国事,既纳闷又不解,他们纷纷登门相告,希望曹参能做出一两件改革的事情。曹参却对他们的话之置若罔,每来一位大臣,曹参就拿出甘冽醇厚的美酒招待他们,一杯接一杯地喝,不让他们有说话的机会。等大臣们喝醉之后,想说的话自然也就说不出了。
 
丞相府和其他大臣的住处隔得很近,时常能听到隔壁传来喝酒划拳的声音,丞相府的人都很厌恶那些大臣的作为,不过他们敢怒不敢言,因为曹参曾经吩咐过,敢在私下议论官员的,一律严惩。曹参从不会揪着别人的小错误大做文章,在他的管理下,朝廷中少了很多官员之间的是非。
 
汉惠帝和众多大臣一样,对曹参的不作为产生了疑惑。惠帝以为他看不起自己年轻,不愿扶持自己。曹参的儿子曹窋在朝廷任中大夫,惠帝便趁他休假回家的时候嘱咐他问问曹参为什么迟迟没有做出任何行为。曹窋回家后就询问父亲,没想到被父亲拿着竹板打了两百下,差点没把他打得起不来,曹参一边打一边骂儿子不好好辅助皇帝,乱嚼舌根。回朝后,曹窋把父亲打他的事情,以及父亲说的话都告诉惠帝,惠帝吃惊不已,连忙召曹参前来询问。曹参得知惠帝的疑惑后,先是脱帽跪了下来,然后才开口问惠帝:“和先皇比起来,皇上觉得自己更英明一些吗?”惠帝惭愧地说:“我怎么能和先皇相比,差得远了。”曹参又问:“那依皇上来看,微臣的能力比得上萧何丞相吗?”惠帝笑着说:“你比他差一点。”曹参这才严肃地说:“没错,先皇比皇上要英明,萧丞相也比微臣有能力,他们在开朝初期制定了一系列法律和政策,足以保证百姓和社会的生活生产,既然他们做得面面俱到,我们还能做出比他们更了不起的举措吗?先皇打下了江山,把国家的根基稳固了,眼下我们要做的是守住这片江山,而不是想着怎么规划它,因为前人已经帮我们规划好了,我们只要照着他们指定的政策来实施就可以了,否则社会会陷入混乱之中。这样一来,皇上还会觉得微臣做错了吗?”
 
汉惠帝恍然大悟,不由得对曹参大加称赞。后人就用“萧规曹随”来形容按照前人的经验做事。曹参当了三年的丞相,他按照萧何制定的法规管理国家,百姓个个拍手称赞,西汉的政治、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百姓的生活水平也日益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