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祖还乡

韩信的死讯传开后,有一个人慌了神,他就是英布。
 
英布也是秦末起义运动的领袖之一,后来追随项羽,战功赫赫,楚汉之争时被刘邦收买,汉朝建立后被封为淮南王。韩信被杀后,彭越也因为造反被杀,刘邦还命人把彭越剁成肉酱,装在袋子里分给每位诸侯王,以示警告。英布这才知道刘邦是想把重要的功臣都除掉,以绝后患,他心里怕得很,连忙吩咐府中加强防备,整顿军队,紧密注意其他诸侯国的动静。
 
有一天,英布最喜爱的侍妾生病了,就去大夫家中治疗。大夫家对面住着侍中贲赫,他想趁机攀附英布,买了好些东西去大夫家看望英布的侍妾,几次之后就和英布的侍妾熟悉起来。侍妾在和英布闲聊时提到贲赫,说他是个很不错的人,英布生气地质问她是如何认识贲赫的,侍妾便把贲赫看望她的事情说了出来。英布大为恼火,认为侍妾和贲赫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要把贲赫抓起来。贲赫知道后吓得面无血色,整天躲在家里,这更让英布觉得自己猜得没错,发誓一定要把贲赫逮到。贲赫再想解释也难了,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坐着马车去长安,打算向汉高祖状告英布集结军队造反。英布连忙派兵去追赶贲赫,可是没有追上。贲赫在汉高祖面前历数英布可能叛变的征兆,刘邦有些为难,贲赫所说的情况没有真凭实据,如果贸然去抓英布,可能会造成误会,说不定真的会引起叛乱。丞相萧何在一旁提醒着说:“臣以为淮南王不会做出如此事情,说不定贲赫和他有仇,暗中诽谤,皇上可以先把贲赫关进大牢,看看淮南王有什么反应。”英布见贲赫迟迟不归,又打探不到朝廷的动静,只听得刘邦派人前来调查自己,便以为集结军队的事情已经败露,仓促之下把贲赫家满门抄斩,随后举旗叛变。使者一看淮南王果真造反了,慌不迭地回去告诉汉高祖。
 
汉高祖把贲赫放了出来,封他为期思侯,接着问众人该如何处理淮南王的事情。大部分将领都说应该出兵讨伐,杀死英布,汝阴侯滕公的门客薛公对刘邦说:“淮南王造反在情理之中。当初皇上册封韩信、彭越、英布三人,如今韩信和彭越都死了,英布当然害怕自己也会被皇上杀死,这才选择造反。”刘邦于是问薛公有什么办法,薛公说:“假如英布聪明的话,皇上就该着急汉朝的安危了,不过英布绝对会选择对他自己不利的攻势,皇上大可放心。”刘邦不解,薛公接着说:“英布造反后首先会朝吴国发动进攻,占领下蔡和越国之后,他会把辎重的金银珠宝都搬到越国去,自己躲到长沙,这样看来,他的行为对汉朝没有一点影响。英布以前是在骊山服劳役的农工,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只要能保证生活富足就行,也不会想着给天下百姓做点善事,他造反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处于安全的位置。”刘邦一听,不由得大声叫好,薛公因此被封为千户侯。英布的淮南王称号被废除,刘邦改封皇子刘长为淮南王。
 
公元前196年,刘邦亲自出征迎战英布,在蓟县和英布大战一场。汉军几次重创英布的军队,英布反攻一直不得力,汉军把英布赶到长江以南的地方,最后英布被别人骗往番阳,在当地百姓的家中被人杀死。
 
汉军大获全胜,可是刘邦在战斗中不幸被箭射中胸口,调养了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军队回长安时经过刘邦老家沛县,想到自己如今已成了一番伟业,刘邦决定回去看望乡亲父老。于是军队在沛县驻扎下来,刘邦和父老乡亲们痛痛快快地畅饮了十几天,谈笑风生,期间刘邦有感而发,吟唱了一首诗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四海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这就是闻名后世的《大风歌》。刘邦一边唱,一边怀想着往事。想当初自己四处征战,总算成就了宏伟大业,可追随自己的人越来越少,有些人留下是个祸害,必须要杀;如今忠诚的人又有几个呢?又该去哪里寻找能辅佐刘家政权的人呢?想到这儿,刘邦心潮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