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之死

楚王韩信在受封回到家乡后,送了很多钱财给那位曾在河边舍饭给自己吃的老婆婆,还任命曾让自己忍受胯下之辱的屠户为中尉,称他是一位勇士,至于留宿过他的亭长,韩信只给了他一点点钱,并谴责他是个意志不坚的人。
 
项羽手下有一名将领名叫钟离昧,和韩信是很好的朋友,项羽战败自刎后,钟离昧得知韩信在楚国封王,为了躲避刘邦的追杀,他跑到出国去投靠韩信。有人把钟离昧的去向告诉了刘邦,刘邦一听自己器重的功臣竟然和敌军将领呆在一起,不由得怒气冲天,立刻吩咐别人去捉拿钟离昧。
 
恰巧韩信在楚国大整军队,不管去哪儿都率军前往,因此很多人都说韩信有造反的苗头。这话正好说到刘邦的心坎里去了,韩信也听到了传言,他想向汉高祖解释,又怕越描越黑,不知怎么办。刘邦问陈平有什么计谋,陈平说不如谎称高祖要巡游云梦泽,请百官前来觐见,韩信不来也得来,到时候就可以把他关起来审问。
 
韩信知道觐见只是刘邦的一个借口,自己肯定会被抓起来,他跑去和钟离昧商量对策,钟离昧轻蔑地说:“看来我是逃不过一死,但你别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刘邦迟早会杀了你。”说完钟离昧就拔剑自杀了,韩信把他的头割下来献给刘邦,以示自己的忠心。没想到刚见到刘邦,就被左右侍卫用绳子捆住了。韩信对刘邦说:“看来别人说的没错,‘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如今你已得天下,我也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成了一个威胁。”刘邦被说得面红耳赤,但没有释放韩信,只是把他带回洛阳,贬为淮阴侯,软禁起来。
在禁足期间,韩信和张良一起整理了自秦朝到现今的兵书,一共一百八十二本,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兵书整理。他们还对军纪做了些补充和调整,韩信写了三篇用兵之道,如今已经失传。
 
韩信知道自己的谋略是刘邦最顾忌的,自此之后他不再参与政事,不上朝也不随高祖出行,每天都待在府里唉声叹气。他为自己被贬为淮阴侯感到愤愤不平,讨伐项羽时自己尽心尽力,现在居然和周勃、灌婴平起平坐,韩信感到很不公平。有一天,韩信去樊哙府上做客,樊哙高兴得跑出大门,跪在地上迎接他,韩信不但不领情,还在心里嘲讽自己落败到和樊哙交往的地步。
 

斩韩信
韩信被诛,固然有刘邦忌惮功臣的因素,但韩信恃功自傲,也是其身亡的原因之一。

列侯陈豨被刘邦封为巨鹿郡郡守,临行前来看望韩信。韩信悄悄地问陈豨愿不愿意跟着自己,陈豨发誓忠于韩信。韩信就把自己想谋反的想法告诉他,并说:“巨鹿郡的军队是汉朝最精锐的,而你是高祖器重的人才,如果说你要造反,高祖肯定不信,等到他相信之后,你的势力也壮大了,到时候你我联手,一定能推翻汉朝。”陈豨一直对韩信的计谋深信不疑,他答应韩信,等到势力壮大之后,必定会起兵造反。
 
公元前197年,也就是汉高祖十年,陈豨造反的消息传进汉宫。刘邦决定亲自出马镇压,他打算让韩信随自己出征,韩信推脱身体抱恙,刘邦也不勉强。等刘邦带兵出城后,韩信就在府中和门客们商量如何攻进宫殿,结果有一个门客走漏了风声,韩信很快抓住了他,把他关在府里。这位门客的弟弟去韩信府上要人,被韩信恐吓了一番,于是他把韩信密谋造反的事情告诉了吕后。吕后顿时发觉事情重大,可是无凭无证奈何不了韩信,吕雉就找丞相萧何帮忙。萧何说,不妨让我去告诉他陈豨被杀的消息,然后把他带来朝中。吕雉连忙派人在宫殿里埋伏起来,等韩信来了之后,将士们便把他抓起来带到吕后面前。韩信还想找萧何求情,可哪里还有萧何的影子?这便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由来。
 
吕后命人在长乐宫的钟室里杀死了韩信,还要杀光他的父族、母族、妻族。一时间,长安腥风血雨,随处都能听到哀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