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的夏桀

少康的中兴之举使夏朝出现了繁荣昌盛的局面,稳固了夏王室的统治地位。这之后,夏朝又绵延了四百余年,一直传到第十七代君主——桀。
 
夏桀,又名癸、履癸,是夏朝的末代君主,夏桀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文才卓越,武艺超群,仅凭双手就可以将铁钩拉直,就算是赤手空拳也可以敌过虎豹的攻击。如此文韬武略、才干超群的人,本是可以普济天下、造福苍生,成为一个受万民景仰爱戴的英明君王的。但是很遗憾,夏桀没有把自己的聪明才干用在管理天下,造福百姓上,而是用在荒淫无度,暴虐享乐上了。
 
夏桀的上一位君主发在位时,就德政不施、民不聊生,夏国开始衰败,那些日益强大的诸侯国,对夏王室虎视眈眈。夏朝危机四伏,内忧外患重重,已呈现江山迟暮的形势。到了夏桀即位,他空有才干,却不思锐意进取,挽回颓势,只知道极尽享乐之能事,骄奢自恣,更加重了夏朝的危机。
 
夏桀喜欢饮酒,而且要喝没有一点杂质的酒,吃得食物也非常讲究。为了满足他的口腹之欲,他命臣子们到处去搜罗美酒,寻找美食,奔忙的同时还战战兢兢,因为桀极其暴虐,伺候他的人动辄得咎。
 
夏桀还亲奸佞,远贤臣。他的臣子中有个叫赵梁的小人。此人就会阿谀奉承,看到夏桀贪图享乐,就投其所好,专门找些享乐的方法献给夏桀,因此受到夏桀的重用。太史令终古见夏桀荒淫奢侈,百姓深受其害,痛心不已,进宫哭着向夏桀进谏道:“自古以来,被人民拥护,受百姓爱戴的都是那些勤俭爱民的君王。像大王这样集天下之力,供一人享乐,会失掉民心,长此以往,就只有亡国了。”这话让夏桀很不受用,他勃然大怒,斥责终古危言耸听,多管闲事。终古见夏桀如此冥顽不灵,知道夏的统治不久矣,于是弃他而去,投奔了商汤。
 
夏桀贪得无厌,需求无度,为了满足自己的享乐,便对各诸侯国横征暴敛,要他们不停地进贡,如有不从,就滥施征伐。当时有个叫有施氏的部落,地理位置优越,气候适宜,因此农业发展得很好,物产丰富。有施氏本是个非常恭顺的侯国,每年都会给夏王室进贡。可是,夏桀见有施氏富饶,就要加重他们的贡赋,有施氏不甘被欺凌,拒不缴纳。
 
桀大怒,于是召集其他侯国的首领开会,纠集了数万大军东征,讨伐有施氏,借此可以对其他诸侯起到震慑作用,让他们乖乖地朝贡。有施氏国小力衰,面对桀纠集的几万大军,拼尽全力抵抗,可是寡不敌众,眼看就要被灭,有施国君为了日后复仇,决定屈膝投降,答应进贡美女和珍宝。为了让桀息兵,有施氏倾尽多年来积攒的珍奇宝物,并挑选了众多年轻美貌的姑娘,一起进贡给夏桀。
 
在众多美女中,有个叫妺喜的,貌美出众,有诗称赞其美丽,写道:“有施妺喜,眉目清兮。妆霓彩衣,袅娜飞兮。晶莹雨露,人之怜兮。”夏桀一见,满心欢喜,当即休兵,带着妺喜回了夏国。妺喜对夏桀说,自己本是有施国君的义女,因仰慕夏王,是主动要求来侍奉夏王的。说得夏桀心花怒放,当即把妺喜封为王后。夏桀觉得,原来的宫殿无法与妹喜的美貌相衬,决定重新为她建造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于是,他下令征调百姓,大兴土木,为妺喜建造了一座高高耸立的宫殿。宫殿的顶端好似耸入了云霄,因为太高了,远远看去,就像要倾倒似的,因此这座宫殿被命名为“倾宫”。宫内琼楼玉宇,象牙走廊,白玉床榻,其奢华程度可见一斑。《竹书纪年》中记载夏桀“筑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
 
本来有施氏把妺喜进献给夏桀,就是为了倾覆夏朝的。如今夏桀果然对她百般宠爱,千依百顺,唯恐她不高兴。妺喜便想尽办法让夏桀浪费民力财力,搞得民怨沸腾。
 
妺喜有个怪癖,喜欢听绫罗绸缎撕裂的声音,她说“裂帛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而且每次听到都会发出笑声。夏桀见妺喜喜欢,就下令宫人将百姓进贡的精美绢帛搬来,叫力大的宫女在她面前一匹一匹撕开,以博得妺喜会心一笑。夏朝处于农业时代初期,织造业刚刚兴起,上好的绸缎布帛非常昂贵,可是就这样被白白地撕掉,简直是暴殄天物。
 
每天,夏桀都陪着妺喜到倾宫上,观赏美景,纵情享乐,可妺喜还是时不时地流露出思乡之情。为此,夏桀模仿有施氏房屋的样子,建造了一些新民舍,在其间种上各种奇花异草,每当妺喜思念家乡的时候,就带着她到这里来观赏,以解思乡之苦。夏桀还派人到民间搜罗了三千美女,让她们练习歌舞,供妺喜欣赏。
 
夏桀的奢侈无度加重了百姓的负担。百姓们不知何时就会被征发去参加劳役,生产生活遭到破坏。夏桀却根本不体恤百姓疾苦,依旧拼命地宰割人民,榨取百姓的血汗。人民痛苦异常,敢怒而不敢言,因为稍有微词,就会被施以酷刑。
 
夏桀的荒淫暴虐,使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大臣关龙逄痛惜百姓,屡次劝谏,可夏桀根本听不进去。关龙逄曾进言道:“天子爱护百姓,亲近贤才,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天下才能长治久安,可是,大王如今只顾奢侈奢侈享乐,荒淫无度,百姓有如在水深火热之中,恨不得夏朝早些灭亡。大王,百姓已经离心,想要维持王室的地位,只能赶快改正过错,挽回人心呐。”
 
这话让夏桀一下子火冒三丈,他说:“我的统治就像天上的太阳,太阳会灭亡吗?太阳灭亡时,我才会灭亡。”然后还下令,将关龙逄杀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向桀进忠言了,而那些惯于谄媚奉承的小人则充斥在桀的周围,每天把夏桀哄得晕晕乎乎,以为天下太平。其实,百姓们早已忍无可忍了,走在路上,就故意指着太阳说:“那个太阳啊,他什么时候灭亡,我愿与他同归于尽!”
 
夏桀的暴虐无道,荒淫成性,加重了百姓的负担,也消耗了国力。作为一国之君,他的做法必定会给百姓,也给他自己带来巨大的灾难。夏朝的统治已是危如累卵,天下正酝酿一场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