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浞篡位

后羿取代了相正式自立后,自恃射箭技艺无人能敌,足以震慑四方,便以为可以安享太平了。于是,他也跟太康一样,过起了骄奢淫逸,纵情于酒色的日子,甚至比太康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还亲小人,远贤臣,对武罗、伯因、熊髡、龙圉等能臣的劝谏不予理睬,却对狡猾奸诈的寒浞委以重任。
 
寒浞为东夷族伯明氏的后人,其祖先因在黄帝时立下大功,而被封到寒地(今山东潍坊市一带),属地称伯明国,也称寒国,后来,族人便以“寒”为姓。寒浞从小就任性妄为,而且不受教化,因为太过顽劣被伯明氏的首领驱逐了出来。寒浞受到驱逐后,听说有穷国的国君后羿推翻了夏朝的国君,自立为王,就对他特别崇拜,打算去投奔后羿。他来到夏的都城,住了十几日后才辗转见到后羿,并靠着聪明伶俐,能言会道,讨得了后羿的欢心。后羿力排众议,把他留在了身边,当了个小头目。为了站稳脚跟,寒浞刻意地掩盖起了自己的本性,表现得非常谨慎,他一边向朝中的权贵示好,一边想尽办法取得后羿的信任。后来,他受命带兵征讨反叛的诸侯国,大获全胜,后羿由此对他信任有加,一再提拔。短时间内,寒浞已经平步青云,位极人臣了。
 
此时的后羿,已经开始变得腐化堕落,终日饮酒作乐,他自持善射,就经常率众田猎。而寒浞就想尽办法满足后羿,以博得他的欢心:后羿好色,寒浞就搜罗各地美女进献给他;后羿贪酒,寒浞就选来全国最好的美酒给他享用;后羿耽于田猎,寒浞就从各地挑选良驹,并训练了一批打猎高手,专供后羿田猎时调用。后羿被哄得满心欢喜,把朝政大权都交给了他。寒浞的权势越来越大,个人私欲也开始膨胀起来,开始利用权势,笼络朝中大臣,暗暗培植自己的羽翼。
 
后羿一点也没有觉察,大臣武罗、伯因、熊髠、尨圉等人向他进谏,说寒浞引诱君主沉迷享乐,用心险恶,应给将他免职治罪。但后羿完全被寒浞蒙蔽了,根本听不进大臣们的进言,还一意孤行,任命他为宰相,让他总理朝政,这下寒浞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些忠良之士都心灰意冷,而此时的寒浞却是洋洋得意。他已经不能满足居于人下,成功拜相让他有了更大的权利,从而朝取代后羿又迈进了一步。别看寒浞表面上对后羿极尽阿谀奉承,讨好谄媚之能事,背地里却在咒骂他,恨不得他早点升天。
 
又过了三年,这期间寒浞联合亲信,害死武罗、伯因、熊髠、尨圉等忠于后羿的贤臣,并在朝堂上下布满了羽翼,控制了整个朝廷。寒浞见时机成熟,便开始寻找时机杀了后羿,自己登位。
 
一日,后羿又外出打猎,寒浞趁机发动政变,占据了朝堂,历数后羿罪状,声称要废黜这个昏庸的君主。接着,他带兵埋伏在后羿归来的路上。后羿射猎归来,没想到路边伏兵蜂拥而出,将其乱箭射死。
 
寒浞杀了后羿,随即自立为王。据说寒浞即位后,曾疯狂地屠杀有穷氏族人。很多人害怕遭到杀害,都移居到了边远地区,那些没有走的也都改名换姓,到别的诸侯部落去藏身,从此,中原再也没有了有穷氏族人的踪迹了。
 
太康之所以失国,都是因为贪图享乐,政事废弛,使得王道受到质疑。后羿驱逐太康,明知他何以被废,却还是走了太康的老路,实在有些可悲。
 
寒浞成功杀了后羿,夺取了王位,但是他还不能完全放心,因为他知道夏王室的真正继承人相还活着,只是他需要时间养精蓄锐,好斩草除根。当年,相被寒浞驱逐后,逃到了帝丘,后又迁到斟灌,大约在今山东寿光东。相曾试图复国,联合诸侯斟寻氏和斟灌氏,兵分三路攻打寒国。因为寒浞有所防范,而且有他的两个儿子寒浇和寒戏相助,相最后无功而返,再次逃到帝丘。这时,曾被相征伐过的淮夷、风夷、黄夷等部落来到帝丘,表示愿意归附于相。
 
寒浞派两个儿子对夏族百姓发动突然袭击,并大获成功,掠夺了大批的财物,俘虏了大量奴隶。寒浞看夏族如此不堪一击,便坚定了灭夏的信心。
 
第二年,寒浞又派儿子寒浇对帝丘发动总攻。经过两次作战,斟灌氏和斟寻氏两大诸侯都被灭掉,帝丘的力量更加微弱了。寒浞紧接着发兵攻占了帝丘,到这时,寒浞占领的夏王朝的统治所有区域,寒浞谋权篡位,夏朝的统治被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