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敬瑭卑躬屈膝做皇帝

李存勖在建立后唐以前,曾南下攻打后梁。在与后梁的猛将刘交战的过程中,李存勖尚未摆好阵势,刘便率军突袭。在这危急关头,李存勖的部下石敬瑭挺身而出,掩护李存勖全身而退,立下大功。此事过后,石敬瑭不仅得到了李存勖的大加赞赏,更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将。
 
石敬瑭在家中排行老二,自幼寡言少语,却对兵法十分感兴趣。战国时期的大将李牧和汉朝时期的大将周亚夫是他最崇拜的两位名将。成年之后,石敬瑭投入李存勖麾下,跟随李存勖的养子李嗣源四处征战。李嗣源曾数次遭遇生命危险,都被石敬瑭所救。李嗣源因此非常器重石敬瑭,让他统领“左射军”的亲兵,甚至还把自己的女儿永宁公主嫁给他为妻。
 
在战场上,石敬瑭骁勇善战,屡立奇功。在政治上,他也非常有谋略,就连他的岳父李嗣源在遇到一些问题时,也会征求他的意见。石敬瑭曾在陕州、魏博、河东等地任职,他为官清廉,政绩优秀,深受百姓欢迎。
 
就在石敬瑭在河东任职期间,李嗣源因病去世了,其子李从厚登基。李从厚将李嗣源的义子李从珂从陕西调到河东任节度使,同时将石敬瑭调去镇州,担任成德军节度使。哪曾想就在这时,李从珂起兵造反。李从厚派兵镇压,结果他派出的军队竟向李从珂投降了。李从珂带着军队,直接攻入都城洛阳。李从厚仓皇出逃,在途中恰遇石敬瑭。原来石敬瑭是受李从珂的邀请,前去与其商议军政要事。为向李从珂邀功,石敬瑭竟杀掉了李从厚所有的随从,并生擒了李从厚。后来,李从厚便死在了李从珂手上,同时也将帝位拱手让给了李从珂。
 
让石敬瑭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帮助李从珂解决了心腹大患,非但没有换来对方的信任,反而成了使自己成了对方的眼中钉。石敬瑭有家回不得,只能滞留在都城洛阳,愁病交加,憔悴不堪。他的妻子永宁公主见状,唯有求救于自己的母亲曹太后。李从珂只是李嗣源的义子,跟曹太后并没有血缘关系,可他从小就受到的曹太后恩宠。曹太后请求他将自己的女婿石敬瑭放回去,他便答应了她。李从珂这样做,一方面是给曹太后面子,另外一方面则是觉得石敬瑭已经病入膏肓,再难成什么气候。
 
在岳母和妻子的帮助下,石敬瑭终于回到了河东。身体康复以后,为了让李从珂对自己放松警惕,石敬瑭假装仍在病中,无力管理河东地区。与此同时,他又请求李从珂将大量军粮囤积到河东,以便迎接契丹随时可能发动的进攻。李从珂信以为真,因为当时契丹确实时常骚扰后唐边境。实际上,抵御契丹的进攻不过是石敬瑭的一个借口,他真正的目的是对付李从珂。
 
石敬瑭的狼子野心瞒过了李从珂,却没有瞒过河东的将士。有将士想拥立石敬瑭为帝,竟在李从珂的使臣面前冲着石敬瑭高喊万岁。这个突发的变故叫石敬瑭手足无措,竟把带头叫自己万岁的三十六名将士全都杀了。即便如此,石敬瑭还是无法放下心来,他向李从珂上书,要求将自己调往别处担任节度使。这当然不是石敬瑭的本意,他之所以要这样做,无非是为了试探李从珂是否已对自己起了疑心。
 
大臣薛文通认为,石敬瑭谋反是迟早的事,不如就将他调到别处,杀他个措手不及,李从珂接纳了这个建议。石敬瑭明白自己的野心已经被李从珂洞悉,无奈之下,只得尽量拖延时间。他以自己有病为借口,继续停留在河东,并宣称李从珂不过只是先帝的义子,根本没有继承帝位的资格,叫李从珂退位,让李嗣源的亲生儿子李从益即位。这下终于将李从珂激怒了,他先是罢免了石敬瑭的一切官职,随即出兵攻打石敬瑭。
 
尽管先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但石敬瑭依然不是李从珂的对手。在这样的危急关头,石敬瑭选择了向辽国的君主耶律德光求援。耶律德光亲自带兵前来,将李从珂的后唐军队击败。石敬瑭建立了后晋,登基成为后晋高祖。
 
石敬瑭接受了耶律德光这么大的恩惠,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其实,双方一早就谈妥了条件,只要耶律德光帮助石敬瑭登上帝位,以后石敬瑭建立的政权便会对辽国自称为儿国,每年都会向辽国进贡大量的财物,并将今天的河北以及山西北部的幽云十六州全部割让给辽国。
 
从这时开始,每年后晋都会将三十万匹帛进贡给辽国。另外,虽然石敬瑭比耶律德光足足大了十岁,但并不妨碍他尊称耶律德光为父皇。幽云十六州面积广阔,且地理位置十分显要,在辽国占据了这片地区以后,中原与辽国之间的屏障——长城就落入了辽国的势力范围之内。此后,辽人要想入侵中原,简直易如反掌。石敬瑭在成为“儿皇帝”的同时,也成了祸害中原百姓的罪人。
 
石敬瑭当上皇帝以后,日子并不好过。辽国的使臣时常对他出言不逊,甚至大加指责,他非但不能生气,还要给对方赔笑脸,说好话。后晋的朝臣大多主张奋起反抗辽国的压迫,只有少数几名大臣,如桑维瀚等坚持对辽国忍气吞声。石敬瑭听从了桑维瀚的劝告,继续做这个卑微的“儿皇帝”。与此同时,后晋国内不断发生叛乱,各地将领纷纷起兵造反,争夺皇位。在平叛的过程中,石敬瑭的两个儿子都死了,石敬瑭自己也一病不起。未等将叛乱平息,这位“儿皇帝”就一命呜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