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王钱镠行事谨慎

从朱温建立后梁开始,中国历史就进入了五代十国时期。五代是指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这五个交替更迭的中原政权,十国则是泛指,为前蜀、后蜀、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荆南)、北汉等十余个割据政权的统称。
 
钱镠于公元907年建立了五代十国之一的吴越,定都杭州。全盛时期的吴越尽管称不上地域广阔,但也跨越了13个州,囊括了如今的整个浙江省,江苏省的西南部,以及福建省的东北部。
 
钱镠出生于杭州临安,他的父亲只是一名普通的农民。与古代的帝王出生时多出现所谓的祥瑞之兆不同,钱镠出生时,刚好有军队和马车从他家外面经过,他的父亲认为这是大凶之兆,险些因此将婴儿钱镠扔进井里,好在被人及时阻止。
 
侥幸存活下来的钱镠,年轻时曾经贩卖过私盐,后来加入了唐朝政府统辖的义军,效命于节度使董昌麾下,并不断获得升职。在与叛变的节度使刘汉宏等人作战的过程中,钱镠逐渐将两浙的地盘据为己有。其后,钱镠被任命为杭州刺史,几年后又被擢升为镇海军节度使,独霸两浙地区。公元895年,董昌叛变唐朝,做了皇帝,钱镠对其出兵。一年之后,董昌被钱镠所灭,董昌先前的地盘越州也顺理成章地落入了钱镠之手。经此一役,钱镠被唐政府任命为镇海、镇东两军节度使,并于公元902年被封为越王,两年后,又被改封为吴王。公元907年,朱温建立后梁,册封钱镠为吴越王。
 
与十国之中的其他割据政权相比,吴越国的局势算是比较稳定的。钱镠在位期间,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促进农业生产。他大兴水利工程,并治理河道,广筑堤坝,钱塘江的石塘就是由他组织修建的,因此,钱镠被吴越百姓尊称为“海龙王”。此外,他还将太湖周围的圩田不断扩张,增加粮食产量。吴越的手工业非常发达,造纸、纺织、陶瓷皆享誉中外,陶瓷之中的精品秘色青瓷更是声名远播。在此基础上,钱镠大力发展吴越的对外贸易,通过海路和中原、契丹、日本、大食进行贸易往来。钱镠在位期间,将明州(今浙江宁波)发展成为吴越的一大贸易港口,还将杭州发展成为吴越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钱镠是个非常有警觉性的人,这与他所处的混乱的社会大环境密不可分,也与父亲对他的教诲关系密切。在成为节度使之后,钱镠过上了非常奢侈的生活,平日里在舒适的豪宅中居住,外出时便以车或马代步,并带着大队随从。对于钱镠的做法,他的父亲很不认同,并向他提出了告诫。钱镠知错能改,自此之后,他不管做任何事,都力求谨慎。
 
他的枕头被称作“警枕”,是一截呈圆柱形的木头。枕在这样的枕头上,每当沉沉入睡时,人的脑袋便会从木头上面顺势滑下来,从而有效避免了沉睡。不仅如此,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耽搁大事,在钱镠的房门外通宵都有士兵把守。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守卫便会在第一时间赶来通知钱镠。有一天晚上,钱镠见到守卫在值班时睡着了,便朝墙壁上投掷了几枚铜弹子。守卫听到声音,一下子醒了过来。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守卫敢在值班时打盹了。
 
钱镠曾微服出城,夜深之时才回来。当时,城门已经关闭了,钱镠无奈,只能在门外吆喝掌管城门的小官为自己开门。那名小官并不知道他就是钱镠,以时间太晚为由,拒绝了他的请求。除此之外,那名小官还补充道,即便是吴越王亲自来叫门,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将城门打开,钱镠只好转而通过另外一座城门到了城里。此事过后,那名小官因为工作认真负责,获得了钱镠的称赞与赏赐。
 
钱镠在自己的卧室中放了一只盘子,里面装满了粉末。夜间,他若是产生了什么想法,为了防止遗忘,就会记录在盘子里的粉末上面。等到天亮时,再把这些想法付诸实践。
 
钱镠在位期间,吴越地区局势稳定,经济繁荣,百姓安居乐业。只可惜,钱镠并没有将这种谨小慎微的行事方式坚持到底。在自己的统治地位得到稳固以后,他便开始大兴土木,建造豪华的宫殿,将大量的人力物力都消耗在其中,并过上了穷奢极侈的生活,他的儿子钱元瓘即位后也是如此。沉重的赋税徭役令百姓们不堪重负,生活愈发穷困潦倒。因此,这位吴越王可以说是有功也有过,历来的史学家们对他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