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之变

唐宪宗即位后,任用了一批有才华的大臣,使得吏治得以革新,又通过削藩,使得藩镇势力有所削弱,重振了朝廷的威望,开创了唐朝中兴的局面。此后,唐宪宗变得骄傲自满起来,开始信奉仙道,不理朝政,最终被宦官所杀。
 
唐宪宗死后,宦官王守澄和陈弘治拥立李恒为帝,李恒就是唐穆宗。唐穆宗病死后,他的儿子李湛被立为皇帝,李湛就是唐敬宗。唐敬宗登基后,整天忙于游乐,根本不把国家大事放在心上,他只当了两年皇帝,就被宦官所杀。唐敬宗死后,宦官刘克明等人假冒唐敬宗的名义,想拥立李悟为帝,并利用这些机会打压其他宦官。内枢密使王守澄非常愤怒,迎立唐敬宗的弟弟李涵为帝。以裴度为首的朝廷大臣大力支持王守澄,于是,王守澄命令禁军将领将李悟等人杀死,立李涵为帝。李涵即位后改名为李昂,他就是唐文宗。
 
唐文宗即位后,王守澄等人因拥立有功受到了重用。唐文宗无法忍受宦官专政,打算利用朝中大臣与宦官对抗。
 
公元831年,唐文宗与宰相宋申锡密谋除掉宦官。这次密谋并没有成功,因为这件事被京兆尹泄露了出去。唐文宗并没有因此而放弃除掉宦官的想法,两年后,唐文宗生了一场大病,王守澄把医术高明的郑注推荐给唐文宗。
 
郑注不但治好了唐文宗的病,还得到了唐文宗的信任,成为了唐文宗的心腹。后来,王守澄又把进士李训推荐给了唐文宗。唐文宗认为,郑注和李训是王守澄推荐给自己的,与他们密谋除掉宦官,不会引起王守澄等人的怀疑。于是,唐文宗便与郑注和李训秘密商议除掉宦官之事,并把李训提拔为翰林侍讲学士,把郑注提拔为太仆卿。第二年,唐文宗又将李训提升为宰相,任命郑注为凤翔节度使。李训和郑注没有辜负唐文宗的厚望,成功地除掉了王守澄、陈弘志等人。
 
此后,掌握禁军实权的宦官仇士良就成为了唐文宗要除掉的对象。
 
郑注和李训原打算在埋葬王守澄那天,由郑注带兵去护卫,同时请求唐文宗,让神策军护军中尉以下所有宦官,全部到河旁送葬,到那时将墓门关起来,命令携带武器的亲兵杀死宦官。李训担心计划成功后,消灭宦官的功劳都将归于郑注。于是,他与同党商议,让郭行余等人多招募一些私兵,同时调动韩约统领的金吾兵和御史台、京兆府官兵,抢在郑注之前消灭宦官,随后再把郑注除掉。这件事李训只和几个同党及宰相舒元舆密谋,其他朝廷官员全不知情。
 
一天早晨,唐文宗召见百官,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没有按规定报告平安,而是奏报说:“昨晚在左金吾衙门后院的石榴树上有甘露降临,这是祥瑞的象征。”于是,韩约行礼下拜称贺,宰相也率领百官向唐文宗祝贺。李训和舒元舆都劝唐文宗亲自到那里看一下,接受上天赐给的祥瑞。
 
唐文宗很想亲自去看一下,于是先派宰相和中书、门下两省的官员到左金吾后院察看甘露。过了很久,那些人回来了,李训奏报说:“我们去检查过了,那不像是真正的甘露,不能着急宣告全国,否则全国各地就会向陛下祝贺。”唐文宗又派左、右神策军护军中尉仇士良、鱼弘志率领宦官们再次去察看。
 
仇士良率领宦官们到左金吾后院去察看甘露。韩约十分紧张,两腿直哆嗦,仇士良发觉不对劲,就询问他为什么会这样。过了一会儿,一阵风吹起院中的帐幕,很多手执兵器的士卒暴露在他们眼前,兵器碰撞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朵。仇士良等人大惊,急忙往外跑,趁守门的士兵还没有把门关好前逃了出去。
 
仇士良等人急忙跑到含元殿,向唐文宗报告说发生了兵变。李训当时正好看见了,他大叫金吾士兵说:“快来上殿保护皇上,每人都有重赏!”
 
仇士良对文宗说:“事情紧急,请陛下赶快回宫!”随即搀扶着唐文宗坐上软轿向北跑去。
 
李训拉住文宗的软轿不放,大叫道:“我还有朝政要奏报,陛下不可回宫!”金吾兵此时已经登上含元殿。同时,李孝本率领御史台随从二百多人从西边冲来,罗立言率领京兆府担负巡逻任务的士卒三百多人从东边冲来,一齐跑上含元殿击杀宦官,直杀得宦官血流如注,大声喊冤,十几名宦官或死或伤。文宗呵斥李训,宦官郗志荣乘机挥拳向李训的胸部打去,将李训打倒在地。软轿进入宣政门后,大门紧跟着被关上,宦官都大呼万岁。当时正在含元殿上朝的百官都被吓得四散而走。见唐文宗已进入后宫,李训知道大事不好,于是就换上随从官吏的绿色官服,骑马逃跑了。
 
得知道唐文宗参与了李训的密谋,仇士良等宦官愤恨难消,把唐文宗羞辱了一番。唐文宗非常害怕,只好忍气吞声。
 
仇士良等人命令左、右神策军副使刘泰伦、魏仲卿等人,各自率领禁兵五百人,拿着武器、明目张胆地从紫宸殿冲出讨伐贼党。王涯等宰相在政事堂正要吃饭,忽然听报有一大群士兵从宫中冲出,逢人就杀,王涯等人急忙狼狈逃跑。中书、门下两省和金吾卫的士卒和官吏,总共有一千多人,都争先恐后地向门外逃跑。
 
仇士良又下令,分兵把各个宫门关闭,彻底搜查南衙各司衙门,逮捕“贼党”。结果,各司的官员、担任警卫的士卒、正在里面卖酒的百姓以及商人全部被杀,死者有一千多人,血流成河,各衙门的官印、办公用具及其他很多东西都被捣毁或者抢走。仇士良等人又派出骑兵一千多人出城追捕逃亡的“贼党”,同时派兵在京城彻底搜捕。
 

宫中乐舞俑 唐
这组乐舞俑均跪坐或盘坐,手中分别持箜篌、拍板、横笛、排笙、琵琶、箫等乐器,作演奏状。唐代宫廷的表演艺术融会了中外许多民族的乐舞,新编乐舞极为活跃。
 
舒元舆换了衣服,一个人骑马从安化门逃出,被骑兵追上逮捕。王涯在永昌里的一个茶馆被逮捕,并被押送到左神策军中。王涯已年过七旬,因为无法忍受酷刑,只得违心地承认与李训一起谋反,企图拥护郑注为帝。
 
李训的远房表弟李元皋担任朝廷户部员外郎,其实李元皋根本没有得到李训的提拔重用,但也被逮捕杀死。前岭南节度使胡证是京城的巨富,他的财物引起禁军士卒的觊觎,于是禁军找了一个借口,对他家进行搜查,他的儿子也被抓住杀死了。这时,京城的恶少也都乘机报仇,随意杀人,无故抢夺商人和百姓的财物,导致整个京城混乱不堪。
 
几天后,百官上朝,大明宫右侧的建福门直到太阳出来才刚刚打开。百官只被允许每人带一名随从进门,里面禁军严阵以待。到宣政门时,大门还没有打开。百官的队伍由于没有宰相和御史大夫的率领,非常混乱,根本就不成班列。唐文宗来到紫宸殿,询问宰相怎么没有来。仇士良回答说:“宰相王涯等人参与谋反,已经被逮捕投进监狱。”说完后,把王涯的供词上呈给唐文宗。唐文宗召左仆射令狐楚、右仆射郑覃上前辨认王涯的供词。文宗很伤心,问他们二人那供状是不是王涯的笔迹。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唐文宗说:“如果这是真的,那简直罪不容诛!”于是,他命令狐楚与郑覃二人参与决策朝廷的政策,同时又命令狐楚起草制书,把平定李训、王涯等人叛乱的事情宣告朝廷内外。在制书中,对王涯的谋反事实,令狐楚只是泛泛而论,根本没有切中要害,由此还引起仇士良等人的不满,令狐楚因此也没有被提拔为宰相。
 
这时,京城街坊和集市混乱的局面一直没有得到改变。朝廷命左、右神策军将领杨镇、靳遂良等人各自带领五百人在街道的主要路口分兵把守,敲击街鼓来警告百姓,又杀了十几个罪犯,才使局面安定下来。
 
李训向终南山逃去,投靠他的老朋友僧人宗密。本来宗密想为李训剃发,将李训扮成僧人藏在寺院中。可是,宗密的徒弟们都担心李训会为寺院招致灾祸,就没有收留李训。李训只好出山,打算到凤翔投靠郑注。当他前往凤翔时,周至镇遏使宋楚把他逮捕,戴上刑具送到京城。走到昆明池,李训清楚神策军的手段,担心会遭受毒打侮辱,便对押送他的人说:“不管谁抓住我,都会得到重赏,从而变得富贵!听说禁军到处搜捕我,如果他们看到我,肯定会把我抢走。你们不如把我杀了,把我的首级送到京城!”押送他的人同意了,于是杀了李训,把李训的头送到京城。
 
左神策军出兵三百人,带着李训的首级在前,押着王涯、罗立言和郭行余在后;右神策军出兵三百人,押着舒元舆和李孝本,到太庙和太社献祭,之后又将他们带到东、西两市游街示众,百官被命令前往观看。游街后,宦官把他们腰斩,首级挂在兴安门外示众。李训等人的亲属,不论亲疏老幼,全部惨遭毒手。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甘露之变”。此后,宦官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根本不把唐文宗和朝廷官员放在眼里。公元840年,唐文宗在忧愤中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