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伐纣

西伯姬昌在位五十年,还没来得及完成灭商大计就溘然长逝。虽然直到去世,姬昌都没能真正向商发起进攻,但是在姜尚的辅佐下,他为子孙后代推翻商朝的统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姬昌去世后,谥号文王,他的儿子姬发即位,就是周武王。武王继承了他父亲的遗志,积极为进攻商朝做准备。为了便于进攻商都朝歌,他还将都城由丰迁至镐。
 
此时的商朝,在暴君纣王统治下,政治已十分腐败。为了试探商朝的实力和天下对攻打商朝的反应,武王在继位的第二年,以祭奠文王为名,率大军先西行至毕原(今陕西长安)的文王陵墓,然后转而东行向朝歌前进,抵达黄河南岸的孟津(今河南孟津东北)。武王自称太子发,在军中竖起父亲西伯昌名字的大木牌,意在文王仍是大军统帅。闻讯赶来参加参加会盟的有八百多诸侯。在盟会上,武王举行了誓师仪式,并发布誓词,众诸侯力劝武王立即攻向朝歌。但是武王和姜太公认为,商朝的军事实力仍不可小觑,攻打商朝还不是时候。于是,以“诸位不知天命”告诫大家要静待时机成熟,并下令全军渡过黄河,班师回西土,等待时机。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孟津观兵”,通过这次大规模的军队检阅,武王看出人心向周,商纣王已经众叛亲离。
 
商朝西面的危机刚缓解,东夷又乘机大规模攻商。纣王集结重兵朝东夷发起了进攻。在对东夷的作战中,双方战斗激烈。东夷人勇猛善射,可是商军配备精良,武器都是青铜打造,精巧锋利,杀伤力大。不仅如此,在战斗中,商军甚至组织象队参战,古书中有“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的记载。商军在战斗中占尽优势,东夷的军队一批批倒了下去,众多夷人成了俘虏,沦为奴隶。
 
纣王指挥商军乘胜进军,势不可挡,一路冲杀,一直打到了长江下游,降服了大多数东夷部落,俘虏了成千上万的东夷人。为了永绝后患,纣王甚至开通了一条大道,通往东夷,以便东夷起事时,可以迅速调兵镇压。自此,中原和东南一带得以互通,加强了中部和东南部的联系,使商朝的文化得以在东南地区的长江流域广泛传播。长江流域自然地理条件优越,当地人又吸收了先进的农耕文明,发展非常迅速。
 
但这次征战旷日持久,不断发兵加重了民众的负担,商朝国力大损,加速了灭亡,因此《左传》中有“纣克东夷而陨其身”的说法。
 
根据《左传》的记载,纣王很可能就是在这次征伐东夷的战争中,路过有苏氏部落,掳获了妲己。纣王有了妲己后,对她宠爱有加,虽然连年征战使得国力空虚,他却不思进取,反而更加骄奢淫逸,造鹿台,制炮烙之刑。良臣比干、箕子忠言进谏,一个被杀,一个被囚。太师、少师见纣王已不可救药,带着商朝宗庙祭器,逃离朝歌,商王朝内部矛盾更加激化。
 
武王跟姜尚认为时机已到,是时候发兵了。于是,武王通告各诸侯国,果断决定向朝歌进军,进行灭殷的最后决战。
 
大约在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率领兵车300辆,卫军3000人,士卒4.5万人,在孟津渡过黄河,到达朝歌郊外70里处的牧野(今河南卫辉南),与周同盟的庸、蜀、羌、微、卢、彭、濮等方国的兵车4000乘会合。
 
战前,武王举行了誓师大会,向全军发表誓词,即《尚书·牧誓》。誓词中列举了纣王只唯妲己妇人之言是听,背弃祖先等罪状,说明伐纣是恭行“上天之意”,同时要求将士们在作战中要严明纪律、英勇杀敌。
 
周武王的大军都已兵临朝歌郊外,商纣王这才惊醒,赶紧停止歌舞宴乐,召集大臣商议对策。此时,纣王的军队主力在外地,城内兵力空虚,不得已,纣王把囚犯、奴隶、战俘武装起来,凑了十七万人开向牧野,仓促应战。
 
双方在牧野展开决战,周军士气高涨,奋勇冲杀;商军则人心涣散,毫无斗志。武王利用人们对商纣的怨恨不满,鼓动兵士起义。结果,商军临时组织的军队阵前倒戈,掉转矛头为武王的军队开道,杀入朝歌。这就是著名的“牧野之战”。
 
纣王见大势已去,连夜退回朝歌,登上鹿台,自焚身死。周武王完全占领商都,商朝就此灭亡,之后,武王建立周朝,史称“西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