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说拜相

盘庚迁殷以后,权贵和百姓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建设新都城上,因此阶级矛盾得到缓解,商朝的国势处于上升阶段。后来,盘庚去世,王位相继传给了弟弟小辛和小乙。小辛和小乙在位时间都不长,且没什么建树。小乙去世后,就由小乙的儿子,也就是盘庚的侄子——武丁继承了王位,成为商朝的第23个君王。
 
相传武丁还年幼时,父亲就让他到民间游历,广泛地接触社会生活,以便体察民风、增长见识和锻炼才能。武丁来到黄河两岸的百姓中间,了解当地人们的生活,认识了很多平民和奴隶。他从不以王子的身份自居,非常谦虚好学,甚至还和这些人一起参加劳动。在民间生活了几年,武丁掌握了劳动的技能,重要的是体验到生活的不易和劳动的艰辛,了解了很多社会底层的实际情况。
 
小辛、小乙两代君王在位时,一直受着西戎的威胁,武丁即位时,朝政已衰。但武丁胸怀天下,志向远大,即位后便决意振兴大业。《史记·殷本纪》中记载:“帝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为此,他下令群臣到各地去寻访、举荐贤能之士。
 
那时,在虞、虢两古国的交界处,有个叫傅岩的地方。贤人“说”不知怎么沦为奴隶,来到傅岩做苦役。傅岩是陆盐运销到黄河以南的交通要道,高山耸立,到了夏季,山顶的积雪融化,山涧水流暴涨,往往形成洪水淹没道路,中断交通。这里的奴隶们就用惯用的土石阻拦洪水的方式,收效甚微。说在和许多奴隶一起劳动的过程中,善于观察,勤于思考,针对洪水发明了版筑术,就是在两块木板间填满泥土,然后把泥土夯实,就筑成了厚实的土墙,这在当时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这种方法不但能很快建起堤坝,而且建出来的堤坝坚不可摧,后来,大家甚至用这种方法来筑路造房。说因此闻名遐迩,从此靠版筑维持生计,虽有才干,却无从施展。
 
后来,武丁在全国范围内征选贤人,负责在傅岩筑防洪堤坝的百工就向武丁举荐了说。武丁听说了他的事迹,便亲自去面见他,请教治国平天下的办法。说谈吐不凡,对答如流,分析问题极为深刻。武丁觉得说的确是经世济民的奇才,相信他就是那个能辅佐自己建功立业的人,暗自下定决心要重用他。
 
但是,武丁也知道,要启用说必然会遭到王公大臣的强烈反对,因为人们心里有很深的贵贱等级观念,而说恰巧就是个奴隶。怎样才能不拘一格地选用人才呢?自己刚刚即位,政事还不是很熟悉,需要王公大臣们的支持,因此重用说的事情只能先缓一缓,想想办法。
 
为此,武丁三年来没有处理政事。每天上朝,他都一言不发,只听大臣们议论,自己则从旁观察,了解国事的同时,也可避免受奸佞小人的左右,还要寻找启用说的机会。大臣们不知武丁在想些什么,各个都谨言慎行。三年来,武丁发现群臣和百姓都非常重视祭祀活动,每次都盛大隆重,可见人们很迷信鬼神,武丁就利用这一点,想出了一条妙计。
 
一天,上朝时,武丁假意睡着,还轻轻地打着鼾,大臣们见此,没人敢叫醒他,也不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武丁醒来,揉揉眼睛说,他梦见先王汤告诉他上天要赐予他一个贤人,辅佐他处理政事。大臣们面面相觑,不知是真是假。于是,武丁就说出自己梦中贤人的模样,并让画师画了下来,命人去寻找。
 
既然是天意,大臣们当然不敢怠慢。先是对照各级官员,没有找到和画像相符的,接着就开始到民间去找。终于在傅岩找到一个跟画像上一模一样的人,这个人就是说。大臣们把说带到武丁跟前。武丁笑道:“他正是我梦到的贤人。”这时,大臣们虽然知道说是奴隶,但因为是上天指派来的,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武丁任命说为大宰,说当即权倾朝野。
 
说当上大宰后,对武丁忠心耿耿,毫不保留地奉献出自己的聪明才智,辅佐武丁。他大力改革政治,“嘉靖殷邦”,使得商朝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得到振兴,贵族和平民都没有怨言,阶级矛盾也有所缓和,商因此复兴起来。国力强大后,武丁对鬼方、土方、羌方、人方、虎方等方国发动了大规模战争,征服了许多小国,扩大了领土,捉获了大量俘虏做奴隶。商王朝的统治达到鼎盛时期,史称“武丁中兴”,或是“殷道复兴”,武丁一朝,成为商代后期的极盛时期
 
武丁在位59年,是盘庚以后最好的商朝国君。他凭着雄才大略创造了商王朝的鼎盛时期,是历史上的一代明君,死后,被称为高宗。而辅佐他成就大业的说,被武丁尊为圣人,后来因为他是在傅岩从事版筑时被武丁启用的,因此便称为“傅说“。
 
傅说品德高尚,才干超群,他提出的治国方略,挽救了商朝的没落,是殷商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及建筑科学家。他身为奴隶时,创造了“版筑术”,如今俗称打墙,是我国建筑科学史上的巨大成就,也推进了人类建筑史的进步;为相后,成为著名的中兴之相,留下了《说命》三篇,收录在儒家经典之一的《尚书》里。全文分上中下三篇,其中通过君臣间对话的方式,集中反映了他的政治理想和远大抱负。上篇记录的是傅说与武丁初见的过程,和他谈论君王要虚心纳谏的主张;中篇记录傅说和武丁讨论治国方略的对话;下篇则是君臣互相勉励的言辞,其中“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为千古不朽的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