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尹放太甲

在伊尹的协助下,汤成功推翻了夏朝的统治,建立了商朝。商朝建立之初,百废待兴,汤又在伊尹的帮助下完善了各项典章制度,使商迅速恢复了社会秩序,走上正轨。商汤在位三十年,临终时,因为特别信任伊尹,把辅佐继任帝王的重任嘱托于他。
 
商朝时,继承的法则是兄死弟及,没有弟弟,才轮到儿子继承。商汤没有弟弟,因此应该是长子太丁继位。可是汤还在世时,太丁就死了,因此按照礼法,应该由太丁的弟弟外丙继位。于是伊尹便扶持外丙继承了王位。外丙在位三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仲壬继位,仲壬体弱多病,注定也是个短命君王,在位四年就病亡了。这时能继承王位的只有商汤的孙子、太丁的儿子——太甲了。此时的太甲只有十岁,但伊尹还是毫不犹豫地扶持年幼的太甲登上了商朝君主的宝座。他自己则掌握大权,尽心尽职地从旁辅佐,教给太甲如何区分是非对错和治理国家的方法,希望把太甲调教成一代贤君。
 
太甲年幼少不更事,开始还能听伊尹的教导,谨言慎行,恪守祖辈的礼法,认真对待政事。可是,他小小年纪就登上权力的顶峰,众星捧月般地长大,而且自幼丧父,没有受过严格的管教。没几年,他顽劣的性情就开始滋长,自认是一国之君,万人之上,没人能管得了自己,渐渐变得忘乎所以,对伊尹的教导也开始不耐烦起来。他觉得伊尹虽为宰相,却是奴隶出身,自己凭什么要听他的教训。因此,当伊尹给他讲祖宗的规矩,向他传授汤立下的法度,用历史上贤君的故事教育他时,根本听不进去,而且表现得很敌对。渐渐地,他变得恣意妄为,喜声乐,醉酒宴,一再地破坏礼法。更可怕的是,他竟越来越像夏桀,喜欢滥用民力,暴虐嗜杀,百姓苦不堪言,对他的不满越积越深。
 
对于太甲的无心长进,暴虐成性,伊尹和群臣都忧心忡忡,一再规劝,提醒太甲作为一代君王,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然而,太甲根本听不进伊尹的规劝,不但一意孤行,甚至还变本加厉。伊尹非常忧虑,担心如果继续放纵太甲这样胡闹下去,汤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天下,就会被他葬送。
 
为了商朝的天下,为了能把太甲调教成一代明君,伊尹决定对太甲下一剂猛药。正好快要到汤的忌日了,按规矩,君主要带领朝廷上下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太甲贪玩,根本不想主持这种规规矩矩、枯燥乏味的仪式,可是伊尹一再强调身为汤的子孙,继承了汤打下的天下,这件事他责无旁贷,除非他不想做这个君主了。太甲无奈,勉为其难主持祭奠,带领群臣来到了汤的墓地——桐宫。祭奠一开始,伊尹宣读祭文,向汤的亡灵宣告,为了商朝能千秋万代,要将幼主留在桐宫,让他反思自己的言行,帮他领悟治国的道理。太甲听完祭文,才知道自己要被囚于桐宫,接受训导,一下就慌了神,可是群臣百官都在场,显然大家都支持伊尹的决定,他已经骑虎难下,只能听从了。
 
太甲住进了桐宫,但国家大事不能无人管理,伊尹便摄政当国,代行天子职责。为了教导太甲上进,伊尹给他写了《伊训》、《肆命》、《祖后》三篇训词:《伊训》中说,腐败、淫荡、逆乱之风是丧家乱国的根本,身为君主要想让国家长治久安,就要修身养性,多听贤臣的意见;《肆命》是讲分辨是非的方法,清楚地说明应做什么样的事情,不应做什么样的事情;《祖后》则专门讲商汤时候的典法制度,教育太甲祖先的规矩不可破,不能为了贪一时之快,而背弃祖训,为所欲为。
 
桐宫远在商都郊外,虽是商朝开国之君汤的陵墓,却非常简陋,跟普通人的墓没什么两样,只有一座又低又矮的宫室,以便每年到此祭奠。太甲是享乐惯了的人,怎能甘心呆在这里受苦。为了能让太甲安心悔过,伊尹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年事已高,本没有争权夺位的野心,可是先王临终托孤,辅佐幼主,自己重任在身。为了不辜负先王的嘱托,不能对你放任不管。你还是商朝的国君,但是在执政之前要多学习、走正道,修身养性,提高治国安邦的能力。所以要趁着这次机会,在这里好好学习如何做一个英明的君王。”
 
太甲知道此事已经无可挽回,再加上伊尹的一番话也让他有些感触,便不再反抗,表示会老实地呆在桐宫学习。太甲在此,没有高床软卧,没有锦衣玉食,远离前呼后拥,远离奢华的享受,也远离各种诱惑,每天他早晚守候着祖父商汤的陵墓,读着伊尹写给他的训词,过着简朴的生活,心竟真的渐渐平静下来。
 
太甲逐渐了解到祖父历尽艰辛,打下商朝天下,还能俭以修身,仁以立德,由衷地崇拜起祖父来,再想想自己对国家没什么贡献,就登上王位,却不思治国,只贪图玩乐,还暴虐地对待百姓,真羞愧难当。同时,他想到伊尹对自己苦心教诲,自己却不能理解,懊悔不及。于是,太甲下定决定要好好读书,做一个不负祖父亡灵的明君,学习为君为政所必需的德行与知识,掌握国家法度,以及如何应对国家的困境。
 
就这样,在不断地学习与悔过自新中,太甲在桐宫一住就是三年。这三年间,太甲真的脱胎换骨了,他认真学习,以祖父为榜样,严格要求自己,尤其注重修炼自己的德行。伊尹也经常派德才兼备的人给他授课,同时了解他在桐宫的情况。经过一番了解,伊尹确定太甲已经改过向善,也具备了一定才识,可以回来当君主了。于是,伊尹带领文武大臣来到桐宫,用隆重的仪式把太甲接回了亳都,让太甲归位主政,自己只从旁辅佐。
 
经过三年的蜕变,太甲归位后,果然完全改掉了过去的顽劣性情。他虽然年纪轻轻,却成熟沉稳,对待国家大事从不懈怠,还发扬商汤的德政,勤俭爱民,凡是为大局着想,从不做违反祖制和朝廷法律的事。在他和伊尹的统治下,商朝社会稳定,百姓安康,诸侯臣服,进入了一个稳定发展鼎盛时期。《史记·殷本纪》中说太甲复位后,“诸侯咸归殷,百姓以宁”。太甲因此赢得了群臣和百姓的尊敬,被称为“太宗”。伊尹又作《太甲训》三篇,褒扬太甲的德政。
 
不过,太甲当政期间,对国家大事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伊尹,直到太甲的儿子沃丁继承王位八年后,伊尹才去世。据说,他去世的时候,天降大雾,三日不散。沃丁感念他对商朝鞠躬尽瘁的功德,亲自主持丧事,用天子之礼厚葬了他,将他安葬在亳都的郊区。
 
伊尹不仅是辅佐汤夺取天下的开国元勋,而且是名副其实的“五朝元老”,他以其卓越的才能和忠诚,为商王朝延续六百年的统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贤能相国圣人,史称“元圣”。在甲骨卜辞的记载中,伊尹不但被列为“旧老臣”之首,受到隆重祭祀,而且还与汤同祭,单独享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