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濬楼船破吴

野心勃勃的司马昭杀死了魏帝曹髦,又消灭了蜀国,势力变得越来越大,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消灭吴国,就一病呜呼了,他的儿子司马炎接替了司马昭晋王的位子。司马炎比司马昭还要狠,他当上晋王没几个月,就废了魏元帝曹奂,自己做皇帝,魏国就此灭亡。
 
公元265年,司马炎在洛阳称帝,建立晋朝,史称西晋。司马炎称帝后,追封父亲司马昭为文帝,庙号太祖;追封伯父司马师为景皇帝,庙号世宗;追封祖父司马懿为宣皇帝,庙号高祖。
 
这个时候的吴国皇帝是孙皓,是孙权的孙子。孙皓为人残暴,做事嚣张,不但个人生活奢靡腐败,大修宫殿、沉迷美色,还颁布了一系列严酷残忍的刑罚来欺压老百姓,大臣和百姓虽然心里憎恨他,可都不敢说出来。在孙皓的挥霍下,吴国国力渐渐衰弱。
 
司马炎登基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掉吴国。眼看吴国皇帝孙皓把国家管理得一团乱,百姓怨声载道,司马炎和大臣们都觉得攻打吴国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发兵南下。
 
公元279年,晋武帝司马炎命令镇南大将军杜预、安东将军王浑、益州刺史王濬各自带领大军分三路朝吴国都城建业(今江苏南京)进攻。杜预负责中间战场,首先攻打江陵;王浑负责东面战场,从横江地区(今安徽当涂)逼近吴国;王濬则从水路进军,沿着长江向东进攻吴国。
 
王濬是个很有才智的人,在下令讨伐吴国之前,他就猜到司马炎不久便会发兵攻吴,于是他在益州命人开始造船,以便从水路进攻。他要求船工把船造得比以往都要大一些,一艘船能容纳两千多人,船上还有城墙和城楼,简直和陆地上的防御设施一模一样。哨兵可以站在城楼上观察周围的情况,士兵们也可以在城墙上作战。因为有这个优势,王濬的战船也被称为“楼船”。
 
造船的事情当然不能让吴国知道,可是船工们在削木材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小块碎木片掉进河里,这些木块顺流而下飘到东吴境内,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这个人是吴国的一个郡县的太守,名叫吾彦,他发现江面上一段时间以来总会从上游飘来一些碎木块,直觉告诉他上游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蜀汉已经灭亡,司马炎称帝建立了晋国,吴国岌岌可危。吾彦认为晋国在秘密造船,准备攻打吴国。
 
吾彦急忙把这件事上奏给孙皓,孙皓一点儿也不重视,反而责怪吾彦大惊小怪贪生怕死,他说:“晋国有什么可怕的,他们该防着我不去攻打他们,怎么可能来侵犯吴国!”吾彦心里不同意孙皓的说法,但不敢反驳,既然皇帝不管,那么就由自己来加强戒备。吾彦让下人在江面地势险要的地方打了很多粗大的木头桩,然后用铁链把木桩衔接起来,这样一来,船只就不能在江面上行走了,然后吾彦又在江底安放了很多一丈多高的铁锥,一旦船只经过铁锥上面,就会被扎出许多洞。所有的防御都部署好了之后,吾彦悬着的那颗心总算落了下来。
 
经过几个月的奋战,杜预和王浑顺利地攻占了各自战线上的城镇,只有从水路出发的王濬大军停在秭归不能前行。眼看前方不远就是吴国边境了,可江里的铁链和铁锥让楼船寸步难行,王濬苦思冥想了几天,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王濬让士兵做了很多木筏子,筏子上摆着稻草人,身上都穿着盔甲,手里拿着刀剑等兵器,接着让一些熟识水性的士兵拖着这些木筏子朝下游游去。筏子经过铁锥上方,被铁锥刺穿,但铁锥也卡在木筏上出不来,木筏继续往下流动,铁锥就被带走了。然后就是悬挂在木桩之间的铁链,这些铁链不能带走,也不好拔除,王濬想了想,决定用火攻。他命人在木筏上架起好几个大火炬,里面灌满了麻油,然后把木筏拖到木桩旁边,火焰把木桩和铁链都烧着了,等到木桩烧坏了,铁链烧断了,船只就能顺利地通行。
 
杜预大军已经攻下了江陵,士兵们都很兴奋,个个士气高涨。这个时候,军中有人提议休整一段时间再进攻。杜预说:“现在士兵们斗气高涨,应该一鼓作气打到建业,就好比劈竹子,只要把上面把几节劈开了,下面的竹子只需轻轻拨弄几下就会自然离开。”之后,杜预便联合王濬的水军一齐向建业扑过去。
 
东面战场的王浑也十分顺利地打到了建业,三支军队集结起来对吴国发动猛烈进攻。孙皓没想到晋军真的打到自己的国家里来了,可悲的是他一点准备也没有,临时手忙脚乱地任命丞相张悌去江边迎战王濬。张悌带着三万人马来到江边,抬头只见晋国水军的旗帜遮蔽了天空,在风中呼啦啦地抖动,再看看晋军士兵的气势,吴军早就吓破了胆,交战还没几个回合,张悌就灰溜溜地带着残兵败将回去了。
 
王濬的水军继续朝建业城逼近,慌张的孙皓又派将军张象前去抵御。然而张象的一万士兵看到气势汹汹的晋军后,一个个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没等晋军开战,吴军就缴械投降了。孙皓愁得不知该怎么办,这个时候,另一个名叫陶濬的将军上前请奏,说自己可以击退敌人,他请孙皓给自己拨两万水军,保准摆晋军打得落花流水,还在孙皓面前讽刺晋国水军的船太小啦,水兵太无能啦。听得孙皓的心里又生出了一丝希望,他准许陶濬使用吴国最好最大的战船,还把指挥令交给他,陶濬便兴冲冲地出发了。
 
可是吴国的水军士兵才不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一个残暴、以欺压百姓为乐的君主,他们在得知陶濬即将出发迎战晋军后,一个个都从军营里逃跑了,陶濬也不敢回去向孙皓复命,索性也逃出了建业。
 
王濬的水军顺利攻入建业,战船布满建业城附近的江面,船上的士兵全部进入建业城,一时间鼓声如雷,到处都能听到晋军的欢呼声。孙皓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挣扎的机会了,便让大臣把自己的手反绑起来,带头走出皇宫向王濬投降。
 
至此,三国时期正式宣告结束,司马家族建立的晋朝统一了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