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月下追韩信

楚怀王成为义帝后,项羽安排他迁移到湖南长沙,暗中却派英布在半道上把义帝杀死了,从此,国家政权完全掌握在西楚霸王项羽的手中。
 
项羽为了杜绝后患,把巴蜀、汉中那块人烟稀少、环境恶劣的地区分配给刘邦,还让三位归顺自己的秦朝将领分别盘踞在刘邦的周围,随时监视刘邦的动向。章邯就是三人之一,项羽特意让他守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如果刘邦想出关的话,章邯所处的位置是必经之处。
 
汉王刘邦知道自己的势力比不过项羽,明明是自己先入关中,却被分配到最远的地方,但刘邦只能在心里发泄一通,表面上他还是遵照项羽的安排去了巴蜀之地。进入巴蜀的唯一通道是栈道,等到刘邦的全部人马通过栈道之后,张良就向刘邦献计,说应该把这条唯一的通道毁掉,不但可以表示我们没有意图谋取江山,还能以防项羽对我们赶尽杀绝。刘邦一听觉得有理,就命人放火把栈道烧了个精光。
 
栈道被烧的消息很快传到章邯那儿,章邯果然上当了,他想着刘邦是真的安心在穷地方呆着,这样一来章邯的警觉心也低了不少。不过刘邦手下的部将和士兵也绝望了,他们并不知道沛公和张良的想法,还以为这辈子都只能呆在巴蜀了,因此每个人的心情都是绝望的。等到汉王刘邦在巴蜀安定下来之后,这些想着回家的人便寻找各种机会往外逃,差不多每天晚上都会跑掉几个人。刘邦很着急,照这样下去,没多久他的军队就全跑完了。
 
正在这时,夏侯婴把一个不起眼的士兵举荐给萧何,说这个人是个难得的人才,要好好珍惜。这个士兵叫韩信,平民出身,性格直爽豪放,在家乡时因为贫困潦倒,常常吃不上饭,连给母亲下葬的钱都没有,但他一直坚持阅书无数。当地的亭长看到韩信意志坚定,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有一番作为,便邀请韩信住在家中,可是亭长的妻子嫌弃韩信,韩信一怒之下离开了亭长家,多亏一位在河边洗纱的老婆婆接济他,才没有饿死。后来有个年轻的屠户想羞辱韩信,要韩信从自己的两腿之间爬过去,要不然就和他打一架,韩信不愿和这种鲁莽的人纠缠不清,他慢慢地从屠户的身子底下爬过去,为此他遭到不少乡邻的嘲笑。当全国开始爆发反秦起义的战斗后,韩信就离开家乡去投靠项羽,他好几次给项羽提出军事方面的建议,但项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加上项羽进咸阳后的种种不得人心的做法,让韩信觉得项羽日后不可能成为一代君主,于是他弃楚投汉,随着刘邦来到封地。韩信在刘邦军中也没有得到重视,只得了个小小的官职,看守仓库,不幸犯了军法,他和同罪的十几个人被拉去刑场杀头。正在紧要关头,韩信看到夏侯婴从旁边经过,于是朝着他大喊:“汉王不是想夺取天下吗,为什么要把有谋略的人杀掉?”夏侯婴听到这话十分惊讶,原本属于高层领导人才知道的秘密居然被一个普通的士兵点破,他看了看韩信,觉得他有勇有谋,必有过人之处,于是救了他一条命。
 
萧何和韩信聊了几句之后,发现他确实满腹经纶、足智多谋,便把韩信推荐给刘邦,可是刘邦也和项羽一样,觉得韩信没有功绩,难以让人信服。韩信一看汉王的态度,顿时心灰意冷,看着身边不断有人出逃,韩信也决定离开巴蜀。
 
这一晚,韩信牵着马离开,还没走多久就听到身后传来萧何的喊声。原来萧何发觉韩信离开后,快马加鞭地赶了上来,好说歹说终于把韩信劝了回去。萧何这一次郑重其事地告诉刘邦,若想取得天下,韩信不可或缺。萧何还请求刘邦拜韩信为大将军,以后用兵打战都听他的指挥。于是刘邦设祭坛,斋戒沐浴,于全军将领和士兵面前正式册封韩信为大将军,众军哗然,但也只能服从命令。从这以后,刘邦在萧何和韩信的帮助下,一步步朝东挺进,和项羽争夺天下。
 
刘邦首先问韩信有什么好计谋和项羽抗衡,韩信却告诉刘邦,如论实力,项羽当之无愧是第一名,他的一声令下,没有人敢不服从。但项羽没有智谋,打仗光靠蛮力,虽有仁慈之心,却优柔寡断,而且生性多疑,每次行军经过各处都要烧杀抢掠,人心尽失,现在他还违背了楚怀王的约定,相信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愿意归顺在他手下,很快就会有人起兵反抗。韩信接着说,沛公入关中时体贴爱民,秦国百姓莫不拥戴沛公,本来关中王就该沛公来当,可是被项羽抢去了,百姓们都替您不值,如果沛公起兵的话,民众决定会站在您这边。项羽手下有三位秦军将领,都是投降而来的,当时他们带了几十万秦军,却被项羽全部坑杀,所以他们三人也是心有怨气,不如先从这三位秦朝将军下手,联盟也好,诛杀也好,只要把这三块封地抢到手,胜算就多了不少。
 
刘邦听完韩信的话,非常高兴,只恨自己没有早一点重用他。韩信又建议刘邦不妨以修栈道的名义,先派小部分军队引开三位将军的注意力,然后把军队主力从隐蔽的地方带出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汉元年(公元前206年)二月,刘邦派樊哙率军大修栈道,接着自己亲自带领大队人马翻过秦岭,把章邯围了个水泄不通,章邯这时才知道刘邦的真实意图,可是已经晚了,虽然奋力抵抗,陈仓还是被汉军占领,章邯带着余部匆忙出逃,后被汉军全部消灭,汉军一鼓作气把其他两个秦国将军的封地也攻打下来。至此,刘邦和项羽的战争正式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