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高指鹿为马

秦二世胡亥登基之后,奢靡残暴的性格比他的父亲秦始皇还要厉害,他一方面让大批工匠去修筑始皇陵,一边又在全国各地抓人去修阿房宫,还有大批壮丁被派去修长城、守边关。前前后后被抓来服劳役的百姓多达好几百万人,百姓叫苦连天,国家更是花费了不少金钱。每个人都恨透了这个暴君,秦二世胡亥却认为自己这么做没有错,在他看来,当皇帝就是为了享乐,天下都是自己的,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任何东西都能得到,这才是一国之主的意义所在。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继位后便迫不及待组织了一次巡游,他想效仿秦始皇,让普天下的百姓都看看他的威严。他先朝东边行进,一直走到大海附近,然后往南到达会稽郡,接着来到辽东半岛,游玩了好一阵子才回到咸阳。他觉得意犹未尽,又征集了五万名壮丁驻守咸阳,还下令全国寻找奇珍异兽,统统进献到宫里来。
 
秦二世做出的这些事情,除了自身残暴和喜好享乐之外,还有一个人在他身边推波助澜,那就是赵高。
 
自从赵高做了丞相,朝堂之上都是他说了算,秦二世胡亥对他十分信任,恨不得把所有事情都交给他处理,自己好天天在后宫玩乐。赵高巴不得胡亥这么做,他用花言巧语把胡亥骗得团团转,逐步掌握了皇帝的实权,他还把自己的亲戚和信赖的人都安插进重要的部门。赵高觉得皇帝的位置离自己越来越近,唾手可得,他每天都在思考怎么把皇位抢过来。可是他不知道大臣们会不会拥戴自己,他想知道有多少人会站在自己这边,有多少人会极力反对,于是他想出一个荒唐至极的办法。
 
赵高从外面找来一只鹿,上早朝的时候,他牵着这只鹿走到大殿上,秦二世一看,觉得很奇怪,就问他:“丞相今天为什么带一只鹿来上朝呢?”赵高胸有成竹地说:“陛下,您看错了,这是一匹马,不是鹿。”秦二世大吃一惊,随即又笑着说:“丞相看错了,这是鹿,不是马。”赵高一看时机成熟了,就笑着对秦二世说:“陛下要是不相信我,不妨问问大臣们,让他们说说这到底是鹿还是马。”说着便面对着大臣,脸上露着笑意。大臣们明白了赵高的诡计,一些胆小怕事、阿谀奉承的人立刻说这是一匹马,一些正义的大臣却坚持说这是鹿。秦二世胡亥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里很是疑惑,但是他对赵高的依赖已经非常深了,因此他犹犹豫豫地说:“看来是寡人看错了,这的确是匹马。”赵高心里窃笑不已,他很清楚胡亥只可能听自己的话,所以才敢这么嚣张。
 
这之后,赵高便想尽一切办法把那些在朝堂上反对自己的大臣都杀光了,甚至连他们的家人都没放过。
 
赵高仗着秦二世对自己的宠信,在朝廷之中翻云覆雨,他在无形之中助长了秦朝的暴政,因此也加速了秦王朝的灭亡,但他自己也没有落得一个好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