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后主骄奢亡国

公元557年,陈霸先建立陈朝。陈霸先在位三年便去世了,皇位传到了他的儿子陈蒨手中。陈蒨死后,陈伯宗即位。陈伯宗只当了两年皇帝,皇位便被他的叔叔陈顼夺去。陈顼便是陈宣帝。
 
陈宣帝死后,他的儿子陈叔宝继承了皇位,就是陈后主。他即位时,陈朝的大片领土已经被北周占领,北周还对陈朝虎视眈眈,打算将其吞并。因此陈后主即位时,陈朝已经日薄西山。
 
面对着这样的形势,陈后主不但不思进取,反而整天沉迷于诗文,不理朝政。他非常喜欢诗文,身边聚集了一大批文人墨客。这些人被封为高官,却不理国事,整天与陈后主一起饮酒做诗。陈后主还挑选了很多年轻貌美、懂诗文的宫女充当“女学士”,终日与这群人待在一起。他们喜欢作艳俗的诗词,并配上曲子演奏。陈后主曾作过一首《玉树后庭花》:“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陈后主登基后把张丽华册封为贵妃。张丽华才貌俱佳,她的头发有七尺长,而且又黑又亮;她的肌肤像雪一样白,双眼含情脉脉,顾盼生辉。除了美丽的容貌和出众的才艺,她还非常聪明,能够察言观色,而且记忆力也特别出众。陈后主忙于享乐,所以大臣的奏折都是先通过李善和蔡脱儿两名宦官处理,之后再送给陈后主亲自处理。有些时候,奏折太多,李善和蔡脱儿经常将奏折的内容忘记,而张丽华却记得非常清楚。她还能够一条一条地做出应答,不会遗漏一条。陈后主养病期间,只留下张丽华一个人相陪,等到病好之后,他更加宠爱张丽华了。自从陈霸先建立陈朝以来,皇宫宫殿里的陈列就非常简朴,陈后主觉得如此简陋的宫殿无法让张丽华住得开心。于是,他就命人在临光殿之前,建了望仙、结绮、临春三个阁楼。每座阁楼都达到数十丈高,设计得精美绝伦,巧夺天工。里面的窗户、栏杆及墙壁大多是用檀木所制,并用贵重的金银珠宝作装饰。阁楼下面用石头堆积成山,挖出一个池塘,栽植多种名贵的花草。每当微风吹过,数十里外都能够闻到花香。
 
张丽华凭借陈后主的宠爱,逐渐干预朝政。陈后主每天饮酒享乐,在温柔乡里流连,根本无心处理国家大事。后宫家属有人犯法,只要请求张丽华在陈后主面前说几句好话,便会安然无恙。有些王公大臣不服从张丽华的命令,张丽华便向陈后主诉苦。陈后主听说就会责骂那些大臣,使得他们再也不敢对张丽华无理。
 

历代帝王图卷·陈后主像 唐 阎立本陈后主承父祖之业,割据江南,内惑于张孔二贵妃,外惑于群小,以至国破家灭,身为臣虏,入隋后贪求爵禄,是以隋文帝叹曰:“陈叔宝全无心肝!”
 
为了满足私欲,陈后主命人大肆搜刮民脂民膏,老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傅宰是陈朝一位非常正直的大臣,他实在无法忍受陈后主的所作所为,便来劝说陈后主:“陛下!如今天下的百姓都被沉重的赋税和各种徭役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如果陛下依然不好好地处理朝政,任由朝中奸佞之人胡作非为,那恐怕您的皇位将无法继续保持下去了。”
 
陈后主非常厌恶别人跟他谈论国家大事。他不耐烦地对傅宰说:“简直一派胡言!你这是在诽谤朝政,是对寡人的大不敬。如果你愿意改正,我可以考虑饶了你。否则,立即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傅宰镇定自若地回答说:“我所说的全是肺腑之言。我的面貌与我的内心保持一致。我的面貌无法改变,我的内心又如何能够改变呢?陛下,请您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陈后主大声地喝斥道:“住嘴!”他命令手下将傅宰杀害。从此之后,朝中大臣没有一个人敢劝谏陈后主了。
 
就在陈后主偏安于东南一隅,不理朝政,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时,中国的北方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北周武帝励精图治,消灭了北齐,统一了北方。周武帝死后,周宣帝即位。周宣帝非常无能,北周外戚杨坚在他死后篡夺了北周政权,于公元581年建立起隋朝,杨坚就是隋文帝。
 
杨坚志向远大,希望能够统一南北,成为一代名君圣主。在平定北方之后,他打算灭掉陈朝。公元589年,隋朝大军开始攻打陈朝。大敌当前,陈后主却整天醉生梦生,毫不关心。他下令行修建大皇寺,寺内修建七层高的佛塔,工程还没有结束,就在一片火光中化为灰烬。边防将士将隋朝大军入侵的消息报告给朝廷。不论是陈后主,还是朝中的大臣,全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陈后主继续饮酒享乐,舞文弄墨,还非常自信地对手下说:“江南是一块神奇的地方,总是能够转危为安。以前北齐和北周都曾多次攻入江南,但江南每次不都安然无恙吗?这次隋朝的兵马再次攻过来,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自行退去的。”
 
大臣孔范说:“我们有长江天险作为屏障,隋朝军队难道能够飞渡不成?依我看,那些边将立功心切,故意夸大此事。为臣觉得自己官小位卑,如果隋军真的能够渡过长江,我一定能够做太尉公了。”
 
有人传言,隋军的很多战马莫名其妙地死去。孔范说:“实在是可惜,那些都是我们的马,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死去呢?”陈后主觉得孔范讲得不错,便大笑起来。君臣依然纵情饮酒享乐。
 
不久之后,隋朝的大军已经攻到建康城下。这个时候,骄奢淫逸的陈后主才开始准备迎敌。建康城里虽然有十几万人马,但是陈后主和孔范等人对领兵打仗一窍不通,他们只能看着军队放声大哭。隋朝大军攻入建康城后,陈朝的军队乱作一团,士兵不是投降就是被抓起来。陈后主躲到一口枯井里,但最终还是被隋军发现,成为俘虏。后来,陈后主在洛阳病死,终年五十二岁。
 
至此,陈朝宣告灭亡,隋朝统一了中国南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