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次当和尚的梁武帝

南齐萧宝卷即位后干出了很多荒唐的事情,不但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大兴土木,搞得民不聊生,还非常残忍地杀害了很多忠臣。萧懿就是被萧宝卷所杀的忠臣之一。
 
萧懿临死前对萧宝卷说:“皇上杀了我没关系,但是我非常为朝廷担忧,我的弟弟萧衍现在就在襄阳,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萧宝卷的残暴统治早已惹得天怒人怨,萧懿死后,萧衍果然起兵向都城建康杀来,将建康外城团团围住。宦官黄泰平杀死萧宝卷,并把他的脑袋砍下来送到了萧衍手里。萧衍入城后,废掉了萧宝卷的帝号,封为东昏侯。此后,萧衍又派兵四处征讨,各地的官员纷纷投降。萧衍拥立萧宝融为帝,自己则当上了掌管朝政大权的大司马。
 
公元502年,大权在握的萧衍逼迫萧宝融禅位,自己当上了皇帝,改国号为梁。萧衍便是梁武帝。
 
萧衍当上皇帝之后,每天五更就起床批改公文奏折,非常重视听取别人的意见,选拔官员务求清正廉明。此外,他一直过着非常俭朴的生活,从不讲究吃穿,每天只吃一顿饭,饭食多以蔬菜和豆类为主,他穿的衣服也都洗过了很多次。
 
萧衍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他信佛之后,既不吃荤腥,也不近女色。他还要求以后祭祀时用蔬菜代替猪牛羊等动物。此外,他还在建康建造了一座同泰寺。这座寺庙规模宏大,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他每天早晚都要去同泰寺里烧香拜佛,还去寺院里受菩萨戒。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儿子萧统、萧纲、萧绎及朝廷里的很多官员全都信奉了佛教。南朝的佛教因此进入鼎盛时期。
 
有一次,南海(今广东广州)刺史萧昂向萧衍报告,说有一个名叫达摩的高僧从印度来到了南海。萧衍非常高兴,立即派人赶到南海,把达摩高僧接到了建康。
 
萧衍看到达摩后问道:“我为佛门做了很多事,度僧、写经、建塔、造寺这些事情一件不落,依高僧之见,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应该获得多少功德呢?”
 
达摩悠然地回答说:“一点儿功德也没有。”
 
萧衍疑惑不解,问道:“为什么呢?”
 
达摩回答说:“虽然你为佛门做了很多事,但那些全是表面文章,与实在的功德相差甚远。”
 
衍听后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过了一会儿,他又问达摩:“佛学的真谛是什么?”
 
达摩回答说:“所谓绝对的真谛,根本就不存在。心里装着佛,那你的心就是佛。”
 
萧衍觉得这句话有些莫明其妙,便有些不高兴,就没有继续向达摩提问。达摩觉得萧衍根本不懂佛法,所以也就不想继续和他交谈,便转身离开了。
 
几天后,萧衍看到了师父志公禅师,便把他与达摩的谈话内容讲了出来。志公和尚听说达摩的名字后,立即眼前一亮,并迫不及待地追问达摩的下落。萧衍非常轻蔑地说,达摩已经离开了。志公听后懊悔不已,埋怨萧衍不该让达摩离开。他对萧衍说:“达摩能够说出常人不敢说、不能说的话,还能把佛教的真谛讲给我们听,皇上真不该这样怠慢他啊!”
 
萧衍后悔莫及,立即派人去追达摩。但是,达摩已经去了北方,萧衍只能徒呼奈何。
 
公元527年,年迈的萧衍为了显示自己对佛教的虔诚,竟然亲自跑到同泰寺“舍身”出家当和尚。这下可把朝廷里的官员们给吓坏了,朝廷里还有很多事等着萧衍这个皇帝处理呢!于是,萧衍只在同泰寺当了三天和尚,就被大臣们接了回来。回到皇宫后,萧衍宣布大赦天下,将年号改为大通。不久之后,萧衍想到,普通的百姓出家之后,需要向寺院交一笔赎身费后才能够还俗,而他这个当皇帝的还俗,竟然没有向寺院交钱,实在说不过去,于是便再次到同泰寺“舍身”出家。大臣们知道这件事后,立即跑到同泰寺,请求他回宫处理朝政。可是不管那些人怎么说,萧衍就是不走。有一个大臣说:“皇上‘舍身’出家,我们要把他请回宫,必须要先为他‘赎身’才行啊!”大臣们觉得他的话有道理,就用一亿钱为萧衍赎身,这才把萧衍接了回去。
 
几年之后,萧衍再次“舍身”出家。为了表示对佛教的虔诚,这次他不止将自己的身体“舍”了出去,还把宫里人和全国的土地也都“舍”了出去。这次大臣们花了二亿钱,才把他从同泰寺里赎出来。
 
又过了一年,萧衍再次跑到同泰寺出家当和尚。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出家为僧了。大臣们又花了一亿钱才把他赎出来。
 
萧衍晚年不理朝政,一直想要出家为僧,导致侯景之乱暴发,最终落得一个被活活饿死的下场。